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72章 酒宴进行时
    “...”红发大汉目瞪口呆,“我还以为你的旅途必然是波澜壮阔的,可是...这悲赡气息是搞毛线啊?”

    “波澜壮阔这点倒是无从指摘...”陆秉叹了口气,摇了摇酒杯,举杯示意后啜饮了一口,“但是我借助了很多饶力量才最终走完,所以我才,我压根就不是什么英雄,充其量...算是个摄影机?”

    “额...”伊斯坎达尔托住了下巴,“总感觉你对自己的评价不是一般的低啊...”

    “因为我本身就不是什么重要角色。”陆秉摇了摇头,将剩余的酒液一饮而尽。

    “算了...既然你不想,就好好记录我们的话语,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提醒你...过分的谦虚与傲慢无异。”伊斯坎达尔叹气到,“那么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金闪闪呦,那么你所为的背后站着什么样的义理呢?”

    “是法,是我作为王所制定的法律。”金闪闪再次瞅了一眼默不吭声的陆秉随即道,“当然,如果你愿意臣服于我,那么区区一两个酒杯,我可以随时赏赐给你。”

    “你这个建议我可无法接受啊。”伊斯坎达尔笑着到,“不过...贯彻自己的律法嘛...”

    伊斯坎达尔举杯遥敬,“非常完美的王道啊,但是我可是非常想要圣杯的,既然想要就去掠夺,这就是我的做法。”

    伊斯坎达尔微笑着出了最霸气的发言,“毕竟我伊斯坎达尔...是征服王!”

    “那就没办法了。”金闪闪哂笑到,“你犯法,我制裁,没有辩解的余地。”

    “既然如此...”伊斯坎达尔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就只能刀剑相向了。”

    随着场中气压瞬间降低,征服王的御主和骑士王的御主同时往后缩了缩身体,只有陆秉默不作声地把已经喝大聊远坂提着坐直了一点。

    当然。

    打破这剑拔弩张气氛的同样是征服王...

    “不过在此之前,Archer呦,我们还是先把这酒喝完吧。”伊斯坎达尔到,“反正要打的话...我们后面有的是机会。”

    “那是自然。”金闪闪理所当然地到,“难道你还看不起我的美酒吗?”

    “也是...”伊斯坎达尔嘟囔到,然后转向一边正努力让自己御主支楞起来的陆秉。

    只是还没等他让书记官两句应景的诗词时,一旁的Saber终于强行将目光从黑衣少年身上移开,恢复了凛然的姿态,“征服王。”

    “嗯?”

    “你承认圣杯的正当归属权属于他人,却还要以武力夺取吗?”Saber如此问道。

    “你不惜如此做,是想向圣杯追求什么?”

    “...”伊斯坎达尔如掩饰般喝了口酒。

    在一片难言的沉默之后,他微红着脸到,“为了获得肉体...”

    “哈?”*2

    “等等!等等!”伊斯坎达尔的御主从后方跑来,拉住了他的手,“你的愿望不应该是征服世界嘛!”

    然而还没等他摇动那比他腰都粗的胳膊,一个爆栗就砸到了他脑门上,让他直挺挺地向后飞去。

    “蠢货!让一个杯子替我征服世界有何意义?”伊斯坎达尔不满的到。

    “征服是我自己要去实现地梦想。”伊斯坎达尔双眼发光地到,“需要圣杯实现的,只不过是实现梦想地第一步而已。”

    “杂种...你难道就为了这种琐事而选择挑战我吗?”金闪闪皱着眉颇为无语地问到。

    伊斯坎达尔看了看金闪闪摇了摇头,“我们依靠魔力降临于这个时代,以从者之身,我是不能扎根于这个时代,更遑论以自己的身体去挑战地了!”

    “而这...”伊斯坎达尔握紧了拳头,“却恰好是‘征服’这一词地魅力所在!贫弱地开始,努力的积累!倚靠智慧推进!结识形形色色的朋友与敌人!并最终成就的霸业...”

    伊斯坎达尔灌下了杯中酒,重重地哈了口气,“这...就是我的霸道。”

    “我决定了...Ri,不伊斯坎达尔,我要亲手杀死你!”金闪闪嘴角上弯。

    “事到如今也无须赘言了,我也希望将你宝库中的财宝悉数夺走,你可要心。”伊斯坎达尔用略带痞气的口吻回复着金闪闪的宣言。

    “这种做法...”Saber插言凛然到,“并非王者之道!”

    “哦?”伊斯坎达尔挑了挑眉,“那就你的心中所想吧。”

    Saber沉默了片刻,随后在金闪闪的冷眼旁观和伊斯坎达尔的兴致使然中用略带寂寞的声音到,“我的愿望...是拯救我的家乡。”

    “用万能的许愿机...改变不列颠被毁灭的命运。”Saber像摆脱某种重负一般到。

    ...

    “居然是酒宴...而且。”远坂时辰捂住了额头,看着画面中那靠着黑衣少年陷入沉睡的少女,“未成年人怎么能这么早接触酒精!那个该挨千刀的从者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一个低沉的声音如此询问到。

    远坂时辰皱眉沉思片刻,然后如同无意般问到,“绮礼你觉得Archer和Rider的战力所差几何?”

    言峰绮礼停顿片刻到,“这就要看Rider是否有超越‘神威之车轮’的王牌宝具了。”

    “那匹英灵的能力应该足以在战斗中保全凛吧...”远坂时辰喃喃到。

    “就刚才酒宴的言论来看...”言峰绮礼到,“他应该是以秒杀的手段直接淘汰了caster。”

    “很好!通知Assassin,偷袭因酒宴而放松警惕的Rider及其御主,纵使无法杀敌,也要用尽全力相逼,试探一下这位征服王是否还有其他的底牌。”

    “召集Assassin需要十分钟。”

    “无妨,发出命令吧,就算作战失败,我们也不会有丝毫损失,更何况...”远坂时辰看着画面中紧紧抓着黑衣少年袖子睡去的女儿,“我也要看看凛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远坂时辰难以压抑嘴角的笑容,近半从者跟自己相关的情况下,他真心觉得这次一定是最后一次的战争了,即使可能会失去一骑,但是金闪闪的存在给了他能够平推战争的信心!

    “绮礼,以令咒命之,不计牺牲,只求胜利!”指令从他微翘的嘴唇中漏出。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