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62章 背刺白霜
    临阵的结盟并没有让陆秉轻松多少。

    他不清楚对面匈人大王的上限在哪里,也不知道“文明破坏者”的上限在哪...

    但是他起码知道,把他逼得鸡飞狗跳的招数在对方手里跟木雕泥塑一般弹指可破。

    “你是放水了吗?在这个时候?”陆秉崩溃的质问着开启了宝具但是下一秒就被一脚踹回来的罗穆路斯。

    “你在演我...”然而还没等陆秉发出灵魂质问,他就看见阿提拉的光剑没入了罗穆路斯的胸口,并从后背穿出,“...嘛?”

    “没...”罗穆路斯张了张嘴,然后...跪倒在地。

    “实锤了啊!”陆秉在间不容发间停住了脚步,扭身,一脚踹在还懵逼着的凯撒的屁股上,把他像皮球一样踹向视线漠然的阿提拉。

    “喂!”凯撒高举着黄金剑,以不符自身体型的敏捷挡住了朝他脑袋削来的光剑,“你在搞什么!”

    “闭嘴!”陆秉高喝,“你们俩演的一手好戏啊!我这只不过是在你俩背刺我们之前消除隐患!”

    “如果我们真的想对你不利,我们刚才应该直接帮助这娘们儿!”凯撒高声怒吼。

    “那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被我捅了十几刀屹立不倒的神祖大人会被这个女人一剑干趴下了!”陆秉狂吼到。

    “因为...”黑皮大汉喘着气,仰躺在大地上有气无力地到,“这是我父亲玛尔斯的军神之剑,它的破坏力即使是性的...”

    “你什么意思!”陆秉抱着毗岚,“你是想什么...我告诉你!毗岚是最强的!”

    战场瞬间安静...

    凯撒趁着阿提拉愣神脱出了战圈,看着泪流满面的陆秉到,“那个...你现在这个表情...且不别人,骗得了你自己吗?”

    “你们这些随手拿出神器的英灵懂个锤子!”陆秉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到,“你知道这把武器的铸造嘛!你知道它承载着什么嘛!你知道它陪伴着我走过怎样的旅程嘛!你知道在无数的无眠之夜...”

    然而...

    首先看不下去的不是目瞪口呆地罗马二人组,也不是调教陆秉一段时间的斯卡哈...

    “前辈!”玛修抡着盾牌闷在陆秉的后脑勺上,“你正常一点啊!”

    “玛修...”陆秉看着自家从者那无时无刻不在彰显存在的等身大盾愤愤到,“...你也是敌人!”

    玛修满头黑线地看着自家不靠谱的前辈,有心再锤他一顿但是却被哭笑不得的斯卡哈拦住了。

    “行了,别耍宝了...”斯卡哈到,“武器虽然有强弱之分,但是再强的武器落入庸人之手也就是一根烧火棍,相反...”

    斯卡哈拍了拍尚未长回来的陆秉,“一根烧火棍在强者手中不啻于一把圣剑。”

    陆秉低头瞅了瞅毗岚清亮颤鸣的刀身嗫嚅到,“毗岚...不是烧火棍...”

    斯卡哈青筋暴起,一枪杆抽在陆秉头上,“戏精附体是吧!给老娘上!”

    总之...

    在一次的间奏之后,战局再开。

    而情况也有了一些变化,大体上来,可能就是压力的转移。

    之前,对面目光漠然的阿提拉是逮谁打谁,现在嘛...

    也不知道是刚才的状况让某人现在极度出挑,亦或是相反,反正现在阿提拉的目标转向很明显。

    就是要先弄死他...

    “先捏软柿子...还是?”陆秉举刀招架却看到那把据称来自于军神的光剑如鞭子一般缠住了毗岚,陆秉几乎瞬间改变了握刀的姿态,解放出自己的左手。

    下一刻,阿提拉单臂使力,将陆秉向自己拖拽,而那条修长健美的右腿则朝他的胸腹踹来。

    陆秉感受着那股拖拽自己的力量,确认了仓促之下,在只有一只手的情况下大概率是抵抗挡不住之后猛然拔枪,却没有对近在咫尺的阿提拉射击,反而将枪口对准霖面。

    在轰炎推举中,陆秉瞬间掠过了阿提拉的头顶,并将血光莹然的枪刃对准了匈人大王的后脑。

    但是很显然,阿提拉上帝之鞭的名号并不是烂虚名,在枪刃还未命中目标时,阿提拉就及时变换了武器的形态并回身格挡。

    “师匠!”陆秉高声呼唤让斯卡哈露出了一丝了然,手中的长枪趁着这短暂的间隙悍然投出,在千钧一发之际钉入阿提拉的手臂。

    这一击并无太大的杀伤,但是正如陆秉每一次都会在这一击下吃瘪一样,它可怕的从不是它的伤害而是它的效果。

    锁定空间的力量会废掉所有躲避的能力。

    而后第二杆枪在斯卡哈手中光华大放,“贯穿.死翔之枪!”

    “玛修!”陆秉旋身归刃,在呼唤完自己的从者后,俯低身体开始沉凝属于自己的势。

    玛修则早在陆秉被缠住时就向这边突进,而此时面对着这个机会,已经跟陆秉学坏的她,在接近的瞬间用盾牌裹挟着射杀百头的威势向阿提拉持剑的右臂砸去。

    在这一刻,斯卡哈和玛修的攻击几乎同时落在匈人之王的身上。

    但是对自己运气从不抱希望的陆秉不介意在平上增加砝码。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不存在公平,而他...则需要尽百倍的人事才有可能跟普通人站在一个相对平等的起点。

    而这样的斗争...他甘之如饴。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随着进化与进入空境的次数逐渐增加,他对于进入这种状态也愈发纯熟,至少可以让自己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进入其中而不必担心自己在凝势尚未完成时就被对方打断。

    而且,现在的他还有余裕添加一些的花活...

    陆秉紧紧盯着还处于僵持状态的阿提拉,在左手把握刀鞘的同时用无名指和中指飞速地书写着卢恩。

    而这些卢恩所引动的魔力则渗入刀鞘之中与青蓝色的长剑形成莫名的循环,让毗岚在蕴养中不断吸取着外界的大源。

    而陆秉则用燃烧着日冕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被动承赡阿提拉,在看到她手指弹动的瞬间,弹身,拔刀。

    随着刀身出窍,陆秉身边的空气迅速降温,凝固的水分子和二氧化碳化为白霜笼罩在他的身周。

    “从这点看来...”斯卡哈遥望着迅速蔓延的白霜,“他自己的刀是最强的,也没什么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