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57章 溃散
    玛修看着自家前辈如琉璃一般的手指点在暗色幕上。

    一秒。

    两秒?

    三秒…

    “前辈...”玛修虚着眼看向仍然摆着poss的陆秉。

    陆秉看着玛修鄙夷的眼神无奈的捂住了额头,“我...我在正事上什么时候不靠谱过?给我点信心好嘛!”

    “您也知道您平常不靠谱啊!”玛修吐槽到。

    “这是重点吗?”

    “咳咳…”玛修回望着身后开始合围的影之英灵,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然后问到,“重要的是…为啥没反应嘞?”

    “哪怕最快的化反也需要时间。”陆秉摇了摇头。

    “更何况,虽然有冗余…”陆秉有些惊叹地将手指深入幕,“但是从眼下这个结界来看,雷夫曾经吹得牛,貌似不能叫吹牛…”

    “为啥这样啊?”玛修红着脸看着自家前辈的手指在幕上进进出出…

    “在内部因素和外部压力之下,这个结界仍然保有这么强的自稳定性本身就能明问题了,至少…”

    陆秉想着某个分别了挺长时间的帕拉塞尔苏斯,“我的魔术导师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

    “唉?前辈的魔术导师?”玛修好奇地问到,“真好奇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一个只会做屎一样药剂的黑长直...”

    “duang!”

    玛修的盾牌直接脱手砸在霖上发出沉重的声响。

    “喂!你搞毛啊!”陆秉保持着手指的位置,弯腰探手地去拿掉落的盾牌,“这还是在战场上!专注一点好嘛!”

    “...她漂亮吗?”玛修双眼无神地接过自家前辈递过来的盾牌,声音空洞地问到。

    “算是挺美型的一个人,不过...漂亮?”陆秉一边微调着魔力和符文一边回答到,全然没注意到自家从者身上越来越浓重的黑气。

    “所以...这就是你对我不假辞色的原因嘛!”玛修从背后掐住了陆秉的脖子,“把我的纯情还回来啊!!!”

    “你俩搞毛啊!”斯卡哈从远方疾驰而来,把脸色涨红的陆秉从狂暴的玛修手中救出。

    “我也想问啊!”陆秉大口喘着气,唯一不变的则是点在暗色幕上的手指...

    “黑长直...呵呵...”玛修用失去高光的眼睛“看”着自家前辈。

    斯卡哈捂住了脸,停顿了一秒最终心累地对陆秉到,“我姑且问一下...”

    “什么?”

    “美型这个词一般是不会用在形容女性上...你所的的黑长直是男还是女?”斯卡哈眼瞅着英灵“海”开始重聚,木着脸问出了一个灵魂问题。

    “哈?”陆秉看着满身黑气的玛修还有木着脸的斯卡哈。

    “别纠结了!快回答!”斯卡哈按着玛修的肩膀如此到。

    “帕拉塞尔苏斯,现代魔术之父。”

    “男的...还是女的...”玛修继续保持着肉眼可见的低气压,一边询问一边用厚重的盾牌将扑来的影之英灵拍飞。

    “那个...玛修。”斯卡哈以脚挑枪,将前冲的影之英灵抵住,然后...赤色长枪如鞭子一般甩动,影之英灵那包裹着黑色烟雾的脖颈如无物一般被赤色长枪斩断,而那包裹着黑烟的脑袋在还没落到陆秉身前就化散成金色的粒子消弭于地之间。

    “不管是从生理上还是从情理上,女性都不能称之为‘父’。”

    “那为什么会有黑长直这种奇怪的称谓!”玛修举盾旋身,巨大的盾牌在迫退围拢的影之英灵后,裹挟着鬼哭一般的音啸飞出,而其握把上则缠绕着一根赤色的锁链,“射杀百头.盾之战技.星月!”

    “你特喵看看城墙上的埃尔梅罗二世!”陆秉低头躲过那横空的锁链,将手指从幕上撤回,“男人为什么不能留黑长直!你这是性别歧视!”

    “成功了吗?”斯卡哈高喊。

    “当然。”陆秉举起左手,一个与暗色幕如出一辙魔力模型被他平举着。

    而唯一不同的,就是模型中存在着一片星海,那各异的星辰则用颜色标注着它们的不同。

    只是...

    相比于人类所仰望的星空,这片星海却过于活跃,其中每一颗星辰都在无序地运动,碰撞。

    让人视之欲呕。

    而星海本身也在这无序的运动中慢慢积累起愈发恐怖的能量。

    “感谢那些冗余吧,如果没有它们,这个魔术压根就不可能完成。”陆秉苦笑,“还真是应了一句话...”

    “前辈,是什么话?”玛修拽着功成的盾牌回到手上若无其事的问到。

    “...”陆秉虚着眼看向玛修,直到少女被盯的满脸羞红地低下头...

    “咳!”陆秉也不去管自家没溜的从者,反而抬头看向那散发出不详气息的幕,“最坚固的防御总是被内生的矛盾所摧垮。”

    巨大的气旋在幕内有限的空间中生成,卷积着象征着水元素的粒子摩擦出狰狞的电浆,游走于幕之下。

    肆意横流的水裹挟着象征地的粒子,涌出了浑浊的泥流,咆哮着填满了所有立足之地。

    还有火与风...

    地与风...

    火与地...

    接的火龙卷在幕银蛇的映衬下拔地而起,烧融的岩浆则在离心的作用下泼洒,涂满了幕内侧。

    “奥奇丘比之祸...”

    “每一次我都怀着最深重的愧疚来歌颂灾...但是灾确是由我孕育,不得不...”陆秉望着那壮阔中带着残酷的景象苦笑到,“我还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啊。”

    “那么接下来呢?”玛修抓住了陆秉的手,用力握紧。

    而陆秉...

    则安慰般对着玛修摇了摇头,将手从她手中抽离。

    屈指轻轻敲在那略显透明的结界上。

    在玻璃碎裂的脆响中,大片的龟裂以陆秉的手指为起点开始向外扩散,蔓延...

    然后轰然炸碎。

    陆秉没有管那些重见日的叛军,尽管他们各个带伤,神情惊惶。

    陆秉向前踏步。

    叛军齐齐后退。

    再踏步...

    在恐惧的指引下,已经吓破胆的叛军做出了最符合人性的判断。

    跑,不顾一切远离这个制造了灾的‘儿童’。

    陆秉望着人群散开后暴露出的雷夫和作为将领存在的几位英灵。

    他正一边吐血一边激发着魔术,射杀着逃离的士兵。

    “回来!没死几个人!”雷夫捂住胸口大喊,“回来!”

    “别指望了,军心被打没了。”一个头戴桂冠的胖子如此到,而他也压根就没有叫住士兵的打算。

    他抬头看向继续踏步的陆秉到,“好家伙...现在的御主都这么猛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