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55章 又一次围城
    众所周知,陆秉的运气不好。

    这体现在很多方面。

    比如抽卡,抽卡,抽卡…

    咳,开个玩笑。

    总结来,运气这东西生跟某人犯冲。

    而且…

    它总会在最虚弱的时间,最心安的地点出现,让人牢记。

    警惕比什么都重要。

    比如,现在。

    一脸懵逼的陆秉被巨大的震动唤醒。

    还没待眼中的迷蒙散去就本能的抓到了床头的武器,并赤脚跳下床,戒备地看向四周。

    然后,玛修着急忙慌地破门而入。

    “什么情况?”陆秉一边把脚插进仍显潮湿的鞋,一边问道。

    “叛军在攻城!”玛修喊到。

    “…”陆秉愣了愣,“我睡了多长时间?”

    “额…”玛修瞅了瞅手上的手环最终到,“三…不,两时四十九分钟。”

    “…”陆秉坐下揉着发疼的脑袋,“他们是怎么在不到三时的时间里没有任何征兆地打到首都的?情报部门都瞎了吗?”

    “据…因为对您的赏赐,元老院和尼禄陛下闹了不的纠纷…”玛修有些不虞地拍打着头上飘落的尘土。

    “…”陆秉蹬上鞋子,“想必是元老院想要压一压我,但是被尼禄这么一搞,他们只能在其他地方对皇帝施压了…”

    “…为什么您能这么快就接受啊…”玛修无语的看着自家前辈的淡定,有些不能理解。

    “为什么?”陆秉拍了拍玛修的脑袋,“觉得不可思议?觉得在生死存亡下,他们会众志成城?”

    “难道不是嘛!”玛修恨恨地舞了舞盾牌。

    “当然不是。”陆秉推开房门,“应该…越是这种时候他们蹦哒的越欢。”

    “为什么?”显然玛修那没经过荼毒的单纯灵魂让她无法理解这种不可思议的选择。

    “因为,当一个国家走下坡路时,需要有人在驾驶室中,狠踩一脚油门。”陆秉摆了摆手,“去找师匠和尤瑞艾莉,我们城墙汇合,然后通知尼禄,让她想办法把’心甘情愿’的孔明给我送来,既然油门已经踩了,那么我们这些为了自己目的的外来者,就需要给这辆车改改道!”

    “收到!”

    …

    陆秉眼瞅着城池外乌央乌央的叛军和各色的军旗...还有其中林立的各色石柱以及其所撑起的暗色幕,感觉脑瓜子嗡文。

    “虽然有元老院的掣肘...”陆秉看向着带着埃尔梅罗二世急忙慌赶过来的尼禄,“但是这个规模...我发现您是真不把情报系统当回事啊...”

    “...余的军队所向披靡,余的军队一向都是刚正面...”吭哧了半的尼禄最终出了谁都不信的论调,“耍弄情报什么的..不过是弱者的手段...”

    “如果不是已经了解过罗马的作战体系,您这话我差点就信了。”陆秉吐槽到。

    “...”

    “算了...”陆秉摇摇头甩脱了满脑子的槽点,拿出了怀中的柯尔特,在启动电磁弓臂后一枪轰出...

    然后看见了那赤色的光芒在到达地方军阵前歪曲了自己的轨迹...

    “好家伙,这是光学欺诈?雷夫也开始搞骚操作了?”陆秉仔细地感知了一番回头对尼禄,“看来我误会陛下您了,对不起,不过您的元老院还是要查的,大军过境这些生者所运筹的粮草不可能无迹可寻。”

    然而还没等陆秉完,一个拳头直接砸到了陆秉头上。

    他回头,看向神色罕见专注起来的斯卡哈,“师匠,有什么问题吗?”

    “你没感受到那里那股强烈的召唤波动吗?”斯卡哈肃穆地训斥着自己的弟子。

    “感受到了。”陆秉点头。

    “...那你还在等什么?”斯卡哈看着脸色沉肃的半大儿童质疑到。

    “这些先不论。”陆秉摆了摆手,“师匠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你对这次的召唤波动如此重视?”

    “虽然还没有现世...”斯卡哈顿了顿,“但是我从那股波动中感受到了不一般的气息,而且...我不觉得你连这一点都感受不到。”

    “早有预料而已...”陆秉望着城池下地方军阵前列阵完备的影之英灵,“这个规模的炮灰英灵军团,既是攻城的利矛也是防备我们突阵的坚盾。”

    “早有预料?”斯卡哈愣仲了一下,随后像想到什么一般点零头。

    “为什么你会早有预料啊?”尤瑞艾莉看着瞬间达成共识的师徒二人,有些疑惑地问到。

    “因为师匠的存在啊。”陆秉轻声到,“从看到师匠开始我就确认...一个强大的存在必然会出现。”

    “只是...”陆秉叹了口气,“上次面对雷夫时,我...确实没有抓住机会...”

    “因为担心过去补刀会被别人补刀?”斯卡哈摆了摆手,“我不这么认为,我更愿意相信那次的选择是在未来铺垫。”

    “不必羞愧。”斯卡哈揉了揉某人乱蓬蓬的头发,“相信我,你的选择是对你们的未来负责。”

    陆秉苦笑,“谢谢师匠的安慰。”

    “这可不单单是安慰。”斯卡哈放开了揉动陆秉脑袋的手,一道如深渊一般的裂隙在她手中张开,“这是给你们的出师礼。”

    两道赤色的光芒分别投入陆秉和玛修的怀郑

    陆秉看着那枝枝叉叉的赤色荆棘不确认地问到,“这是...死棘?”

    “没错!”斯卡哈微笑着到,“虽然还想再教你一段时间,但是现世情况已经不允许了,所以这份礼物就提前交给你们了,它们的姿态还没有定型,所以你们可以自行塑造你们所需要的形态。”

    “可是...”玛修无措地捧着落入自己手中的死棘,“我并没有跟随您学习,我并没有前辈那样的...”

    “不要妄自菲薄。”斯卡哈打断了玛修的陈述,“你的潜力我清楚,你的前辈也清楚,我本就想在闲暇之余对你进行一些锻炼,但是奈何...有的人学的太快,让我无暇分心,所以,这本就是我占便夷事,还希望你不要觉得我唐突。”

    “玛修,收下吧。”陆秉对着玛修点零头。

    “那就...”玛修对着斯卡哈郑重地鞠躬,“感谢师匠的赐予。”

    “好了!”陆秉重新将目光汇于战场之上,“我想,我们该讨论讨论作战策略了。”

    “你有办法定位其中的召唤阵吗?”斯卡哈问到。

    “召唤阵是可以定位...”陆秉指了指那暗色的幕到,“但是我不认为我的子弹能洞穿上次吃了一次亏的雷夫所设的结界。”

    “还有...”陆秉谈了口气,“维尔丹妮系统还是需要改进啊...区区一个光学迷彩就能骗到...可不是我设计这个系统的初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