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54章 各个“她”的反应
    陆秉打着晃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遥想五前自己的豪言壮语,现在的他想把那个满口答应的自己拉出来打埃

    玛修是在第三结束后不去的,因为斯卡哈和陆秉的...对练,不,与其用对练,改成屠宰可能更恰如其分一点...

    毕竟尼禄都要把这块庭院赏给陆秉了...

    当然这绝对不是什么荣宠...因为少女当时那嫌弃到骨子里的表情代表这份赏赐中绝对没有夹杂什么正面情绪。

    陆秉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背转过身,将手横在头顶,并在门框的相应位置划了一道...

    回头...看着那合并成一条的直线再次发出一道深长的叹息。

    虽然内在的变化他已经明确地感应到了...

    但是外在表象的问题却没有一丁点解决的迹象。

    “难道我真的得再发育一次?或者永远保持这副德行?”

    陆秉嘟嘟囔囔地推门而入,一把栽倒在床上,连解武器的心气都没了,任凭那玩意儿硌着自己沉沉睡去…

    ...

    玛修轻轻地敲门,在无应答之声后有些拘谨地撩了撩头发,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然后叹气。

    “这样怎么能够休息的好...”玛修心翼翼地蹲在床前,轻手轻脚地将床上的孩童侧翻,取下了别在孩童腰间的长刀与断剑。

    “还有鞋子...”玛修看着某人悬空的腿再次叹气,“既然在睡梦中都要潜意识地顾虑不要踢脏床铺...那就早点把鞋子脱下来啊...”

    玛修摇了摇头将武器放在陆秉的床头,然后将枕头心地垫在孩童脑后,提着那双被血浸透的鞋子轻声向外走去,最后,在临关门时到,“前辈,祝你有个好梦。”

    而在玛修清理那双染血的鞋子时,同一地域中,尤瑞艾莉正在疯狂跺脚。

    至于女神跺脚的原因?

    “可恶!为什么!我的魅力就这么廉价吗?”尤瑞艾莉愤愤地看着镜中足以迷倒众生的容颜,气愤的掰扯着由卫兵进贡的发梳。

    随着“咔吧”的折断声,尤瑞艾莉才醒过自己手中的发梳只是材料名贵...并不能经受住太大的力量。

    女神有些愁苦地塌了塌肩膀,回头,从身后的礼物箱中再次捡拾出一把梳子,嗯,金黄的琥珀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仍然剔透,如暖阳般的光晕自然而然的从其中泄出。

    女神一边梳理着丝滑的秀发一边回忆着今那个视自己为无物的孩童...

    “哼!变以后连男性本能都退化的可怜人!”尤瑞艾莉愤愤吐槽,将能力的失效归结于某饶生理退化,并且有意识的遗忘自己的能力在两三前还能把那人逼得上蹿下跳...

    “如果我们三姐妹齐上...”尤瑞艾莉发狠到,“绝对让你动都动不了!”

    只是...可能连女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中闪过的那一丝挫败和动摇...

    斯卡哈遥遥地看着玛修费力地清洗着那双黑色的鞋子,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对于自己新收的弟子,也可以通过嘴角的弧度得出结论...

    这种养成的快感不管在哪个文明都属至高。

    所以对于自己弟子的从者,斯卡哈也未尝没有在爱屋及乌下抱着调教一番的想法,只不过...

    新弟子吸收知识和技巧的速率未免太快,让她暂时没有精力顾及到盾娘。

    “不过...”斯卡哈抿了抿嘴唇,“一些礼物还是无伤大雅的吧,毕竟出师礼也是要一并准备的。”

    “只是...”斯卡哈有些踟蹰地看着盾娘,“我这样会不会破坏她的既定道路啊...”

    “嘛...”斯卡哈好笑的再次摇头,“有得用总比弹尽粮绝要好!”

    斯卡哈洞开了影之国的门扉,遥望着其中如林的死棘。

    截取了两段,斯卡哈看着手上的死棘最终熄灭了为其塑形的想法,“用途就交给他们自己去决定吧...”

    ...

    高洁的冥界之花趴在岩台上定定的看着那面巨大的镜子。

    赤裸的双足则时不时地翘起,偶尔还会踢到自己的大腿。

    近两埃列什基伽勒心情好了很多,因为自己看中的灵魂终于不会再对着那个三无的平板女神失神了。

    至于两三前的心情...

    冥界中心地带无缘无故出现的若干大坑很能明这个问题。

    “哼...”埃列什基伽勒略略收敛嘴角的弧度,轻轻点着镜中沉睡的孩童,“之前被那种毫无感情的魅惑所迷住,明你要走的路还很远!当然...这两还算像样。”

    “嗯嗯!”少女似乎很满意于自己刚才的话语,双手撑起上半身信誓旦旦地点动着自己的脑袋。

    然后轻轻划拉着镜面轻声到,“当然,不带感情的坚决拒绝...不过,带着情感的...”

    然后愣仲的女神收回手指,轻轻地搔了搔自己玫瑰色的面颊,以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嗫嚅到,“还是要好好面对的...”

    “...”

    埃列什基伽勒猛地站起,有些羞臊地跺了跺脚,随后醒来这跟某个紫毛平板几乎一模一样...

    顿脚,金发的女神深吸了一口气,遮掩般从旁边召来了金色的枪栅,轻轻抚摸,力图做到完全绝缘于某个形象。

    随后视线转回,看着酣眠的儿童咬了咬牙,一幅宽大的席布被她拽出,害怕般扔向镜子,将大半的镜面遮住。

    “只是...”埃列什基伽勒疯狂的思索着这个身体的记忆,然后娇哼到,“只不过是因为女神的羁绊可能会影响到我的接引...没错!我的本意还是要将有趣...不,孤独的灵魂接引到属于我的冥界!”

    然后仿佛被服一般,她将席布掀开一角,看着在睡梦中砸吧着嘴唇的少年点头道,“没错!我就是为了接引灵魂!在意什么的...压根没有!也不可能有!”

    只是...

    空旷的冥界并没有人倾听少女的话语,更不存在前来附和的人...

    长久的沉默和空荡的回声让少女有些灰心...

    她寂寞地逡巡了片刻,随手将枪栅放回它原来所在的地方,寂寥地摆了摆手。

    然后...寂寥的少女抱膝坐回岩台,“好想一起经历一些新鲜的事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