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53章 修行的...开始?
    瞬间将人体所有的潜力激发无疑是困难且危险的。

    潜力之所以为潜力正是因为人类在潜意识对过强的力量施加的一道锁,以免力量最终反伤人类自身。

    但是经过那一次莫名其妙的变化,陆秉虽然缩了水,但是身体强度的提升确是有目共睹的。

    因为不如茨话,之前那一连串的攻势就足以让他的肌肉和肌腱受损,而他也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之后将爆裂到极致的射杀百头融入最后一式。

    斯卡哈瞳孔微缩地看着夹杂在连绵攻势中的狠厉剑招,再次感叹于新弟子的创造性和技巧。

    只是...

    这些手段仍然杀不死她。

    繁杂的卢恩如旋风般卷起,而随着卢恩起舞的则是武神手中的...枪?

    “不管我掏出几把枪,你都应该知道,它们并非由钢铁制成,构成它们的材料对其他人来很罕见,对我来却唾手可得,那就是生长于影之国的死棘...”斯卡哈掂动着手中的长枪,然后掷出。

    陆秉瞠目结舌地看着那分裂且毫无规律的赤色枪影一一迎上自己隐藏在攻势中的剑影...

    “此枪必中!”随着斯卡哈的宣言,陆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剑影在对抗片刻后被毫不留情地戮穿,并余势不减地直指自己...

    这一刻陆秉的危机报警如洪钟大吕般聒噪起来,提醒着他眼前这玩意儿必须用尽全力抵抗,当然这也是陆秉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不管是弥雀还是孑孓这两种数次帮到他的身法在这一刻被陆秉以极高的频率交错使用。

    但是这样做的唯一作用只是暂缓了那无规律运动的枪影追上自己的时间...

    “这既不科学也不魔法!”陆秉拖着扭曲的残影愤愤地吐槽着自家老师的招数。

    “但是这很神话。”斯卡哈好整以暇地调整着右手的长枪。

    “你...要干什么!”陆秉已经注意到斯卡哈那投掷的起手式,有些肝颤地问到。

    下一刻枪影终于追上速度略缓的陆秉,并将他生生地钉在...空间上?

    “淦!”

    “贯穿.死棘之枪!”

    “师匠!”陆秉看着那第二把被投掷出来的长枪亡魂大冒,然后几乎瞬间就开始调动身上一切有可能对现下情况有帮助的物品和技巧。

    比如渡鸦之影的相位转移魔术,又比如...那摸不清来路的赤色力量。

    当然...

    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没有意外。

    但是对于陆秉来祈祷没有意外基本上就是提早买好寿材...

    因为被晃点的尤瑞艾莉已经缓过神来,一发加强的“女神视线”被紫发萝莉还不留情地射了过来...

    陆秉还没有完全将魔术和能力布控好,魅惑就淹没了他的心智...

    并不厚重的赤色力量被第二枪一击撕碎,而相位转移则基本无用...

    随后...就是钻心的疼痛。

    陆秉失神地望着没入腹中的枪杆,想要点什么却被嘴中涌出的鲜血堵了回去...

    “怎么回事?”中庭的大门豁然打开,一头金发的尼禄走了出来,“我听到这里有打斗声?”

    然后被从而降的血浆浇了一头一脸...

    尼禄愣愣地看着浇了一身的鲜红,抬头...看到了被挂在上的凄惨身影。

    “总督??!!”

    ...

    “所以!哪家的修行和锻炼是需要做到这种地步的!”尼禄一边甩着身上沾染的血迹一边愤然吐槽。

    斯卡哈耸了耸肩解除了死棘之枪,而陆秉也终于从上掉了下来,然后被玛修一脸心疼的接住。

    玛修几乎在瞬间摸上了陆秉的腹部,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山脏器...”

    “那当然。”斯卡哈摆了摆手,“我本身也不可能冲着那种位置下手,再死棘之枪本身就是随我心意而动的武器,所以它会刺中什么位置也是我操控的,如果不是有这个自信,我为什么会在教导中用出这种招数?”

    “那也太夸张了吧?”尼禄眼瞅着陆秉被玛修放平,“这血呼刺啦的放到其他地方都已经是凶案现场了!”

    “嘛,两点考虑...”斯卡哈斟酌了片刻,看了看面色略显不虞的玛修最终解释道,“第一是我的执教风格就是如此...”

    “至于第二嘛...”

    斯卡哈指了指陆秉肚子轻声到,“别看他的自愈能力啊。”

    玛修感受着手下渐渐收紧的肌肉有些讶异。

    “那一次的进化可并不简单啊...”斯卡哈笑了笑,“当然,如果他还是初见时的体格,我也会适当降低出手强度的。”

    “...”尼禄无言的看着脸色已经回转的陆秉对着斯卡哈问到,“姑且问下...你其他的弟子...”

    “我可不会做出厚此薄蹦事情。”斯卡哈平淡的道出了一干弟子的凄惨过往。

    “...”

    “...”

    “怪不得...”陆秉睁开了眼睛用略带虚浮的声音到,“库丘林提起您会是那副表情...”

    “平时多流汗,战场才能少流血。”斯卡哈再次发言。

    “不...我认为我现在流的汗颜色不太对...”陆秉喃喃着吐槽。

    “你什么?”斯卡哈的眼睛眯了茫

    “不...没什么...”陆秉罕见的从了心,并且言不由衷地再次问到,“师匠...我想问下,您此举是否还有其他的用意?”

    “聪明哦。”斯卡哈好笑地看着勉强坐起的陆秉到,“过去的你身体确实太弱,这种程度的折腾无疑是在本身就危若累卵的境地上加码...你之前的师傅很明显是注意到了这点。”

    “也就是...”陆秉叹了口气,“现在的我不是了。”

    “没错!”斯卡哈义正词严地回复,“在不伤及根本的情况下,武者的体魄本就应该这样锤炼。”

    “比如?”

    “你的师兄。”斯卡哈点零头,“否则你觉得瑟坦特那堪比强的生命力和野兽般的直觉是怎么炼成的?”

    “...”我替他谢谢你啊!

    “当然...”斯卡哈笑眯眯地再次到,“我能看出你已经初具了心眼这种能力...”

    “...”

    “想把它完全化入自己的本能中吗?”如恶魔低语一般的诱惑挑动着陆秉的心湖。

    “请多指教!我绝对不会半个不字!”陆秉昂首挺胸郑重起誓。

    “...”玛修。

    “...”尼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