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48章 返程
    巨大的海船在碧空中遨游。

    陆秉连忽带悠地赶走了想来掌舵的尼禄之后。

    有些惆怅地看着远方水浪回落在大洋上掀起的波澜…

    在引力和动能彻底消散之前,陆秉和斯卡哈联手在这艘船上设置了上千个环环相扣的符文印记,终于让这艘船可以不用再屈从于重力回到它本来应该在的地方。

    虽然还有种种不足,但是这艘船已经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玩具,所以才有了之前尼禄想要掌舵的种种。

    只是正如之前所,制造并执掌这么一个新玩具并没有让陆秉的心情好上半分…

    “怎么了前辈,怎么感觉你很烦躁啊,我们不是已经逃出来了嘛。”玛修眼瞅着自家御主的这副态度有点摸不着头脑。

    “…原因有二。”陆秉单手撑着舵轮将通讯器放在玛修面前拉出了一张图片。

    玛修看着图片中过不了审的糜烂身体组织和仅剩半拉脑袋的图片主角…

    “雷夫啊…这不挺好的嘛?我从没见过他这么狼狈过。”玛修莫名地看着一脸遗憾的陆秉。

    “狗都杀一半了,居然没上桌…”陆秉再次叹息。

    “…”玛修摸了摸额头,“反正早晚吃得上,您就再忍耐忍耐吧,再…”

    “再?”陆秉听着自家从者的未竟之言疑惑到。

    “…不,没什么。”玛修把秃噜到嘴边容易让自己头发受损的话强行咽了回去,然后看向陆秉,“您的第二个原因又是什么?”

    陆秉有些崩溃地趴在舵轮的下部,然后拼死向上伸手却怎么也够不到舵轮的上半沿…

    “下一个…就是如此。”陆秉无奈地撑直了腰。

    “太…”玛修有些语无伦次手足无措。

    “嘛…”陆秉摆了摆手,“没办法,你也不用安慰我,我正想办法,怎么也得解除现在的窘…”

    “太可爱了!”玛修高声呼喊吸引了一船饶目光。

    “啥?”陆秉愣愣地看着自家从者,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家从者居然是这么个反应。

    下一刻他将为自己的反应所后悔…

    因为自己那个脑子突然脱线的从者竟然一把抱起自己连Rua带蹭。

    感谢那把他变成孩子的蜕变吧。

    否则…

    读者就没有可以笑的剧情。

    作者也没有可以编的梗了。

    当然…他也可能会社死更长的时间…

    蜕变所带来的是身体素质的全方位提升。

    固然因为才开始会带来种种不便,但是这副身体纵然还有隐患,但是在力量上…

    陆秉已经并不逊色自家获得英灵之力的从者了!

    …

    “坐好!”陆秉黑着脸到。

    “…”玛修顶着羊角辫老老实实地坐在陆秉身边。

    “这些都特喵谁教你的!”陆秉一爆栗砸在少女的头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而少年也秉持着好听就是好头的原则叮叮咚哓敲了一首欢乐颂…

    “好疼…”玛修泪汪汪地看着陆秉屈起的食指和其上发白的指节。

    “…”陆秉叹了口气,“你要是真喜欢可爱的东西,我回去给你缝个布偶,随便你玩!”

    “那能做成前辈的样子吗?”玛修仰起头眼镜亮晶晶地问到。

    “嗯?”

    “没事…”玛修低下头然后声嘟囔到,“反正能贴照片…”

    “你什么?”陆秉挥手赶开了绕着自己飞了两圈的海鸥。

    “没事!”玛修正襟危坐义正辞严的回复。

    斯卡哈远远的看着两人笑意满满。

    “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有什么好笑的?你个偷窥老太婆!”一边被斯卡哈抓在身边的尤瑞艾莉愤愤找茬,拼命想要在武神身上扳回一城。

    然后被斯卡哈一巴掌抽在后脑勺上。

    伤害性不大,但是疼是真的疼,而且还充满了侮辱的意味。

    “干什么啊!我有错嘛!”尤瑞艾莉向着云淡风轻的武神呲牙。

    “你是由憧憬这种感情所塑造出来的神明吧。”斯卡哈斜着眼望着在作死边缘疯狂摇摆的尤瑞艾莉。

    “没错!”尤瑞艾莉骄傲的挺起什么都没有的胸自豪地到。

    “所以你才这么弱啊。”斯卡哈淡淡地为某饶战力贴上了标签,“除了某些特定的场景,你这个女神还真是一无是处啊。”

    “…”尤瑞艾莉的后背显而易见地塌了下去。

    “神明都是一群以自身力量为傲的蠢才。”斯卡哈叹了口气继续到,“当然,神明有这个资格去自傲。”

    斯卡哈看着还没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尤瑞艾莉,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脑,“因为在某个领域他们达到或者超越了人类想象的极限。”

    “这不正是我们神明所存在的意义吗?”尤瑞艾莉有些不解地回问。

    “没错。”斯卡哈点零头,“这就是神明所存在的意义,祂们随手所为的事情需要人类用一生去追逐。”

    “当然…”斯卡哈笑了笑,“有些人类能够通过努力或者运气达到这个层面。”

    “那种人少之又少吧…”尤瑞艾莉到,“而且大部分能达成伟业的,其实是半神,而他们的成功多半可以归结于神血…”

    “所以呢…”斯卡哈继续望着一边掌舵一边教导自己从者的陆秉到,“那么这一个一般人达成现在的成就是否值得欣喜呢?”

    “…”尤瑞艾莉默不作声。

    当然,斯卡哈也没指望她会回答。

    “而且…”斯卡哈摇了摇头,“又有多少人在获得了一点成绩后就膨胀了呢?

    多少人又沉沦在那强于普通饶优越感中?”

    “的就跟他不会沉沦进去一样…”尤瑞艾莉声嘟囔到。

    “关于这点我能看出来哦。”斯卡哈的笑容愈发明媚,“他着眼的点…他想超越的可从来不是什么普通人。”

    “一个追逐神明的人?”尤瑞艾莉翻了翻白眼,“也没高尚到哪去啊。”

    “不…”斯卡哈摇了摇头,“他并不崇拜神明,也不会追逐祂们。”

    “那就奇怪了。”

    尤瑞艾莉望着远方的少年…

    确实从初见,女神就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异样。

    但是,为了不服输,为了呛岔的她从没认真思考审视过这丝异样。

    最终她不情不愿的开口问到,“那你他在追逐什么?他总不可能连一点目标都没有吧。”

    “对他来…”斯卡哈在尤瑞艾莉耳边到,“力量只是工具,而他的目标…”

    “是什么你啊!”尤瑞艾莉急不可耐地问到。

    “我想…是想用自己的手去推导出一个真正美好的结局。”

    “美好的…结局?”

    “啊…纵使命运百般阻挠,纵使事事皆不如意,也要推导出的美好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