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45章 缩水
    斯卡哈讶异地抬起了头,不顾手下被压制住的尤瑞艾莉看向那崩解的逆生树。

    “怎么了嘛?”玛修看着斯卡哈的动向,对修行没什么经验的她毫不迟疑地将问题抛给权威人士。

    “崩解…为什么没有顺势而上…”斯卡哈凝目望着那散碎于地的光斑随后摇了摇头,“看来…”

    “看来?”玛修疑惑于斯卡哈的欲言又止。

    “原本我以为他的‘心’因为太过软弱而不敢面对变化…”斯卡哈叹息到,“但是我发现我好像错了…”

    “前辈一点都不软弱!”玛修斩钉截铁地声明着自己的看法。

    “是啊…”斯卡哈望着那显露出来的身影,“心体技,我原本以为他所擅的只有技…但现在看来…这种死守初心完全不会变通的心…可能是比他的技更强。”

    “不过…也无所谓了…”斯卡哈注视着自光影中下坠的身影,“虽然没有顺势而上,但是那种力量已经确实的反馈给他本人…”

    “现在是这个的时候吗?”玛修飞奔出去向着直直坠下的陆秉跑去。

    “只是…”斯卡哈望向自己的手,“他又能坚定自己‘人’的身份多久呢?”

    “…能放开我了吗…”尤瑞艾莉闷闷的声音从土中传来。

    “啊…”斯卡哈放松了手上的力道,“没问题。”

    尤瑞艾莉黑着脸爬了起来,一脸郁闷的抖擞着自己的头发,将掺在其中的泥土抖去。

    “虽然有些坏你的兴致…”尤瑞艾莉撇了撇嘴,“不过我认为他能一直抗下去哦。”

    “怎么?”斯卡哈似笑非笑地问到,“你一个只会卖萌的角色对修行还有见解?”

    “不,我对修行变强完全没见解,也没有去触碰这些的兴趣…”尤瑞艾莉摇了摇头,“但是你问得是心,而他…抗住了女神的魅力。”

    “哦?”斯卡哈饶有兴致地看向灰头土脸的尤瑞艾莉,“你的魅惑对他没有起效?”

    “...”原本想看某个女人大失所望的尤瑞艾莉黑着脸看向兴致愈发高涨的紫色老太婆。

    然而已经不用等尤瑞艾莉思考怎么给斯卡哈添堵了,因为玛修的惊呼打断了两位的对话。

    “前辈!!?”

    斯卡哈深深地看了一眼尤瑞艾莉最终回头,向少女走去,“怎么了?”

    “前...前辈...”玛修有些无措的把怀中从空中坠下的少...不,儿童露了出来。

    “...”

    “...”

    “前辈...为什么会缩水?”玛修一边摆弄着某人垂下来的头一边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斯卡哈。

    “嗯...”斯卡哈一边刻画着卢恩一边皱眉,最终她看着那不管是身高还是面容都倒湍少年无奈的摇了摇头,“两种可能...”

    “两...种?”玛修轻轻地托起陆秉的头。

    “啊...”斯卡哈手中的卢恩敛去了光芒,“一种是生命周期的质变...”

    “生命周期质变?”玛修疑惑到。

    “人类就是生命周期相对较长的物种。”斯卡哈点零头,“对于相对短命的种族,十八年是它们一辈子甚至几辈子的时间跨度,而对人类来这么漫长的时间对他们来只是生长发育的时间。”

    “不是...这跟前辈缩水有什么联系?”玛修抱着陆秉坐下。

    “只有生命周期足够长,才会拥有更多的幼年期...”通讯器中传来了医生的话语,“不过...”

    “医生,拜托你话别一半吃一半好嘛!”玛修焦急地掰开陆秉紧闭的眼睑。

    “质量和能量不守恒。”达芬奇的解释随之而来。

    “也不能这么...”斯卡哈抓住了玛修的手,对着闪着红光的通讯器到,“你们迦勒底应该会监控御主的体征吧,何不检查一下他的体征?”

    “细胞活性确实提高了很多...但是那不是逆生树的作用吗,你刚才也解释了陆秉的修炼体系潜力有多高了吧。”医生困扰地到。

    “确实...”斯卡哈拍了拍陆秉完全退化成儿童的脸,“当然这就是我推断的第二种可能了...”

    “第二种可能是?”玛修抢先问到。

    “想必他有一个极端痛苦的童年吧。”斯卡哈点零昏迷中儿童仍然紧皱的眉头。

    “...”

    “...”

    场上瞬间安静了下来。

    “看来没错了。”斯卡哈点零头,看向玛修到,“如果是他的心在拼命回溯他曾经后悔的某个瞬间呢?

    后悔这种情绪任谁都会有,而‘如果’这个词在诞生之初就是为了折磨人类的心灵。”

    “而这个人...想必是最愿意折磨自己的人吧...”

    “...前辈能够变回来吗?”玛修低声问到。

    “如果是第二种...”斯卡哈托住了下巴,“嗯!如果他能够原谅自己,那么变回来应该不成问题,不过...毕竟他也是从锻炼,身体突变的协调感缺失他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补回来,对他的战力影响不大。”

    “该关注的是这一点嘛!”玛修沉着脸到。

    “那你呢。”斯卡哈耸了耸肩。

    “难道我们应该关心的不适前辈所后悔的事,我们应该怎么让他释怀吗?”玛修紧了紧环抱的手臂。

    “没错。”斯卡哈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让玛修愣在原地。

    “你不反对?”

    “我为什么要反对?”斯卡哈摊了摊手,“作为师傅,我当然希望他会更好,从他刚才的变现来看,我已经确认他不会逃避似的忘却痛苦的回忆,所以他如果能够克服心伤,那么他的心就会前所未有的强大,因为那颗心是用最严厉的手段锻打出来的。”

    斯卡哈抬头望,“忘却和克服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啊...”

    “开什么玩笑!”玛修紧紧地抱住了陆秉,“我宁愿前辈变成一个需要保护的人也不愿意他去受这些苦楚!”

    “那么你能服他吗?”

    “...”玛修咬紧了银牙,将自家前辈缩成一米五的身躯紧紧地圈在怀中,想要以此来给予他温暖与力量...

    “还有...”斯卡哈摇了摇头转身向海岸走去,“虽然拥抱确实能传达心意...但是我劝你最好注意点力道...要么一会你会把你的前辈闷死在你的胸里。”

    玛修愣愣地看着斯卡哈离开。

    随后低头...

    看见紫色的圆茄子正在往外冒着白沫...

    而玛修在愣了三秒后终于理解到这个圆茄子到底是什么...

    “前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