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43章 进化
    玛修在瞬间观测到了那两种不同以往的情绪,而后...

    她的眼睛丢失了少年的身影。

    只在短暂的寂静后,感觉一股劲风自背后卷起…

    而后则是剑戟的鸣响...

    她回头。

    看到了自家前辈如野兽般蹲伏在地上,嘴中叼着爬满赤红纹路的长刀...

    “前...前辈?”玛修迟疑地嗫嚅着。

    但是少年没有回头,他的瞳仁中炽白的色彩如网般铺洒连接着缩至针尖的瞳孔,锁定着斯卡哈的咽喉与心脏。

    “兽性的比例不足啊…”斯卡哈喃喃到。

    下一刻少年贴地而来,而随着他到来的还有一生一熟两种波动,其一为之前她亲身经历,其二虽然陌生但是它的波动同样暴虐…无序!

    但是异境的大门再次敞开,将那泯灭的波动吞入其郑

    “神性的比例也不足啊喂!”斯卡哈吐槽。

    但是回答斯卡哈的却不是什么话语,而是缠绕着幻火的长刀,漫飞舞的冰屑和响彻在心底的兽吼。

    “所以我才...”斯卡哈摇了摇头,“你的手段和创造力真的离谱…”

    “但是…”斯卡哈继续摇头,“我过的吧,最为核心的武者体魄,你差的太远了!”

    而好像呼应斯卡哈一般,斯卡哈眼睁睁地看着蹲伏在地上的少年手上…不!是全身渗出的七彩光丝。

    “…”

    “那个…”玛修弱弱的举手,“前辈是人类…跟英灵相比本身就有些不公平吧…”

    斯卡哈指着跟个七彩刺猬似的陆秉咆哮到,“你是带了多少层滤镜才能把这玩意儿看成普通人类的?”

    “…”玛修无言回望着确实不怎么像饶陆秉回头问到,“那前辈这是什么?”

    “是进化的人类!”斯卡哈义正辞严地到。

    “…”玛修。

    “我没开玩笑哦。”斯卡哈摆了摆手,“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浑浑噩噩地度世,甚至到他们生命的尽头仍然无法察觉世界存在另一面,但是虽然比例很…却仍然有一部分人会开启进化之旅…”

    “修真者,魔法师,武者这些都是已知的路径。”斯卡哈向玛修解释着在她看来无关紧要的基础知识。

    “修真者和武者我倒是听过…”玛修瞅着自家前辈身上的丝线延展穿刺并扎根于大地,“可是现代好像只除了那五种魔法,剩下的统称为魔术师啊…”

    “那是因为大源的衰竭。”斯卡哈看着暂时没有大动静的陆秉,走向少女轻声解释,“大源的衰竭阻断了大多数修行者的进阶之路,所以越到近代越听不到这些饶讯息,修真者们融入一般人中谨慎心地吸取着愈发稀薄的灵气,魔术师们疯了一般追寻着根源…而最惨的武者…”

    斯卡哈摇了摇头,“作为最古老的进化途径,到了近代甚至只能与普通人争锋。”

    玛修看着已经将整个岛屿笼罩在内的丝线到,“可是您的这些跟前辈现在的情况都不搭啊,前辈既是魔术师也是武者,但是…这情况没听过啊!”

    “是啊…”斯卡哈望着那已然显露出雏形的逆生树,感应着其愈发深邃宽广的根系,吐槽到,“很明显你的御主没什么节操。”

    “喂!”

    “这不是在贬低他。”斯卡哈失笑着摇头,“相比于专精于一就能行至巅峰的黄金时代,在近代如果只专精一点你会发现自己寸步难校”

    玛修思考了片刻打开通讯器,“达芬奇亲…是这样吗?”

    “玛修…虽然我知道我平常挺不靠谱的,但是你从来不找我让我有点没面子啊…”医生苦笑的声音从中传来。

    “…”玛修翻了个白眼,“那么医生,这个问题你能解答吗?”

    迦勒底中,达芬奇戏谑地看了一眼捂着额头的医生最终回复到,“虽然我被称为万能的才,但是玛修你还是不要看罗玛尼哦,能做到医疗部主任的他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废柴哦。”

    “单魔术师,魔术师的衰退一方面确实是因为大源的衰竭,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神秘的消退。”医生叹了口气,“斯卡哈女士的没错,在近代这三个体系确实越走越困难,因为他们所能做到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多的被科技所取代,没有了神秘度的东西被更大众的方式取代是正常的…”

    玛修听着医生的解答,看着笑盈盈的斯卡哈问到,“那前辈这是…”

    “你的御主从没看任何渠道,但又从不迷信它们,他的态度通过这短暂的交手就能明白,不拘于魔术,武技,科学在合适的场景中用出合适的手段。”斯卡哈解释到。

    “所以您才他没节操?”玛修问到。

    “对,也不全对。”斯卡哈望着根叶愈发雄壮的逆生树到,“因为他没节操的地方不光是手段还有这修炼方式啊。”

    “修炼方式?”玛修问到。

    “是啊…”斯卡哈点零头,“这倒霉催的造型或者是借鉴了希伯来元素…但是那最初的种子和保险手段可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概括的玩意儿啊…”

    “…”玛修无语地看着斯卡哈吐槽到,“您这话一半让人很好奇啊!”

    “性命双修是其本质。”

    “性…命双修…”玛修回忆着自己看过的中文书籍…然后发现自己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道家的术语…”医生无奈解释。

    “以身度厄,以魂养命。”斯卡哈继续到。

    “…”玛修懵了圈。

    “身是度厄宝筏,有点佛家不灭金身的意思,但很明显他改了不少…年轻饶脑回路我不太明白。”医生继续解释。

    “杀死旧有的得到超脱原本的新生物体。”

    “这是炼金术,这个我还是明白的…”看着斯卡哈点头,玛修感慨于自己终于答对了一次。

    “升华源质,提升质量,加速运动,加强’引力’。”

    “这是…科学理念?”玛修不可思议的看着点头的斯卡哈。

    “当然,契约在这其中必不可少,否则我也不会他的神性和兽性比例低于平常了。”

    “魔术…”玛修有些抓狂的将盾牌砸在地上,“什么鬼!这不就是一锅大杂烩嘛!”

    斯卡哈正欲点头却被一个奶猫一样的声音打断了。

    她摇了摇头将她看到的其他几个特质咽回肚子,毕竟…

    秘密总散发着莫名的魅力。

    “你们才是搞什么鬼!你们要把我的有形之岛弄没嘛!”尤瑞艾莉气喘吁吁地跑来,指着那愈发高大的逆生树咆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