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39章 洞窟
    幽闭的空间中,气氛有些沉闷,而沉闷的源头就是走在对于最前方的玛修…

    陆秉感受着这不同寻常的气氛心地问到,“玛修…这是谁惹到你了?”

    “没谁惹到我啊…”但是话语中所蕴含的低气压让人知道,这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额…是我做错什么了?”陆秉挠了挠头有些无措的问到。

    “…”玛修叹了口气,“没…只是感叹前辈的…人缘真的不错,跟您的运气完全相反。”

    “我?人缘好?”陆秉有些诧异地看向玛修,“你是咋得出这个结论的?”

    “难道不是嘛!只是第一次见面就俘获了女神!”玛修有些失态地喊到。

    “…”陆秉直接捂住了脑门,“合着刚才我们那些话你都往这个方向理解了…”

    “不是嘛…”玛修微微撅嘴,有些丧气地偏过了头。

    “铁定不是啊!”陆秉一手刀砍在少女头上,“你到底是怎么把一段挖坑互埋的对话听成这个意涵的!”

    “挖坑?”玛修揉着头吃味地到,“连我都能看到她对您的兴趣!”

    “没错,这点我不否认...”陆秉叹了口气。

    “所以您这明明是色...色令智昏!跟挖坑有什么关系!”玛修强声到。

    “色令智昏?”陆秉的手指头差点戳进自己的鼻孔,“你的脑瓜里面想的都是什么?刚才那个女神可是对我用了魅惑啊!”

    “所以您就将计就计地中了魅惑嘛!”玛修偏过头不去看满脸黑线的少年。

    “如果我中了魅惑...”陆秉抓着玛修的头硬生生地掰了过来,“她对我就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玛修。

    “...”尼禄。

    “而且...你们以为我们来这个山洞是走个过场,那个女神就会成为战力帮助我们?”陆秉回望着来时洞口愈发渺茫的光明。

    “...不...不是嘛?”玛修诧异的问到。

    “所以,你太真了啊,玛修。”陆秉摇了摇头,“我来给你梳理一下哈,免得以后什么神头怪脸的称号都跑到我头上。”

    “额...”玛修看了看自家快爆炸的前辈,最终心翼翼的到,“您...”

    “首先。”陆秉竖起了食指,“为什么目标定在我身上?”

    “因为是您所作的决策?”玛修想了想当时的情况,猜测到。

    “不...”陆秉摇了摇头,“因为那招只对男性有用!”

    “所以?”玛修歪着头不知道自家前辈这句话有什么意义。

    “没get到吗?”陆秉心累的到,“你想象一下我们把这一尊抬到战场上后的情景。”

    “...”玛修红着脸到,“全员拜服?”

    “没错!”陆秉点零头,这娃的思维终于正常了,“罗马的宗教总会不断地吸收新的神进入自己的体系,由尼禄陛下册封新神,外加劝降想必可以让我们更完美的完成任务。”

    “这就是您所的私心吗?”玛修不好意思地看向点头的陆秉。

    “虽然只是一部分,但是没错。”陆秉轻声到。

    “一部分?”玛修地眼神再度危险起来,“那另一部分呢?”

    “当然是让她对我多放放刚才那眨”陆秉在竖起的食指旁再度竖起中指。

    “...”玛修的眼神愈发危险,“为什么呢?”

    陆秉丝毫未觉地到,“那种力量太过可怕,我在中招的第一时间竟然真的想拜倒在她的裙下...”

    “那让我恐惧...”陆秉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炽白的日冕在瞳仁中彰显着存在,“我无法想象自己不受控的景象...所以我要克服这个弱点!我要让她的视线和任何同类能力都无法动摇我的心灵!”

    “...抱歉,前辈,是我想岔了。”玛修不好意思的认着错,“不过您进这个山洞并不是走个过场又是什么意思?按您的法,女神大人不是应该乐于在您身上试探自己的魅力嘛?”

    “为了面子,她不可能轻易地将力量借给我们。”陆秉眯眼望向洞穴的深处,“这里面的试炼必然不会轻松...”

    “那...您觉得会是什么呢?”玛修轻声问道。

    “幻兽,迷宫这些都有可能...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个名为‘美杜莎’的存在在里面等着我们。”陆秉叹息着关闭了魔眼。

    “美杜莎?”玛修疑惑地问到,“为什么会是美杜莎?”

    “尤瑞艾莉...无形之岛的戈尔贡三姐妹之一。”陆秉愈发心地向前行进着,“就传而言,美杜莎的可能性最大。”

    “拥有石化魔眼的美杜莎嘛...”玛修沉思片刻,“那我们要加倍心了!”

    然而玛修却直接撞上了已经停下的陆秉。

    “前辈?”玛修后退半步看着已经完全僵在前方的陆秉。

    “后退!”陆秉瞬间拔刀弹开了自虚空中电射而来的赤红长枪。

    “戒心不错。”成熟的女声如此到。

    “是美杜莎嘛!”玛修瞬间投射出自己的盾牌,侧翼掩护住了陆秉的身侧。

    “美杜莎?”成熟的女声自暗中传来,“是根据洞外丫头的身份做出的推测吗?”

    赤红的锋刃如雷霆般袭来。

    而陆秉则俯身握刀,蓝紫色的电弧连接了右手的毗岚和左手的断剑...

    下一刻两把武器骤然弹出,只是那把断剑却已经不在少年的掌控之中,它围绕着青蓝色的毗岚,在电弧的连接下以奇诡的方式飞舞着。

    “炎雀二刀流.比翼!”

    乒乒乓乓的交击声中,所有的锋刃再次被弹回。

    执掌武器的少年落地,倚靠着玛修,大口喘气。

    “既是武者也是魔术师嘛...”成熟的女声带上了一丝欣赏,“在感受到我的斗气后仍然敢于拔剑相向,如果你是一个莽夫,那自然是失分项,但是明明能够透彻地看待事物,却仍然有这份勇气...”

    成熟女声的主人自黑暗中现身,紧身的衣物勾勒出女性姣好的身材。

    但是陆秉的目光却没在那身材上停留一分,因为他所有的感知都被那柄赤色长枪完全填满。

    “您...您是哪位?”玛修紧张地开口。

    “通名可以先放放...”女性微笑,“如此美味的猎物如果不趁热吃,可是暴殄物啊!”

    罢,女性瞬间从三人面前消失,而那赤色的长枪也突入了二饶守备范围。

    “打起精神哦!”女性调笑的声音回荡在洞窟之中,“否则我会轻而易举地杀掉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