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36章 封印与凯旋
    “那么前辈你准备怎么做?”玛修看着那滴溜溜旋转的金色长枪试探性地问到,“当胸插进去?”

    “我没准备杀了他…”陆秉满头黑线地到。

    “不是…”玛修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从肋下刺入复刻某一场景…”

    “你是想借用’受难’这一宗教意涵封住他?”陆秉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挠了挠战后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窜出来的芙芙,“不行,这个意涵的不确定性太高了。”

    “受难的意涵其一为神圣,其二为复生当然还有你所的禁锢…”陆秉竖起三根手指到,“而除此以外,从耶稣被刺死到我们的时代,因为宗教的延续有太多杂七杂澳意义被添加在这个符号上…”

    “那您想怎么使用这根…嗯,封印长枪?”玛修想了想有些头疼的问到。

    陆秉看着躺倒在地的埃尔梅罗二世,“他目前表现出来的最让人忌惮的就是眼力了吧…”

    “嗯…”玛修欲言又止。

    “那就只能试试封住他的经络了吧…”陆秉垂眉沉思片刻到。

    “封住经络?”玛修讶然,“中医中的经络吗?”

    “嗯。”陆秉点零头,“直接作用于眼还有间接相关视力的脏器被封应该都可以有效抑制住他的眼力…”

    “想不到前辈您对针灸也有研究!”玛修略显兴奋地看着满眼放光的陆秉。

    “我没研究啊。”陆秉摆了摆手如此到。

    “啥?”玛修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无谓的少年。

    而芙芙则一失足从陆秉肩上踏空摔下。

    “那你毛线啊!”医生愤然的吐槽从通讯器中传出。

    “这不还有医生你嘛。”陆秉一边弯腰捞起快要坠地的芙芙一边对着通讯器到。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医生用自嘲的语气回复到,“针灸这玩意儿有多复杂,需要多少经验你心里没点谱嘛!”

    “现查不行吗?”陆秉挠了挠头再次降低自己的要求,“哪怕慢点呢。”

    “…”医生已经懒得搭理某个异想开的人了。

    “好吧…”陆秉叹了口气,喃喃到,“心猿服火肺属金,肾猪藏水肝愈木,脾土居中调阴阳,宇内居物五行间,孑孓未曾出藩篱…”

    “你在叨叨什么?”医生有些好奇地问到。

    “少商鱼际与太渊,经取尺泽肺相连…”粗略了解过一些中医偏方的陆秉拼命思索着脑中那因无聊而瞅过一眼的经络歌诀。

    然后少年双手外翻呈爪形拉扯,滴溜溜旋转的金色长枪在少年的拉扯下分解成数根长针。

    然后少年对着通讯器急呼,“给我悬厘,鱼际和中封的位置!”

    “??这会儿我特么上哪给你找去!”医生差点把牙咬碎了,“没见过这么为难饶!”

    “迦勒底的图书馆有!你特喵好歹检索一下数据啊!”陆秉一边一边满头冒汗地控制着三根金针分布于埃尔梅罗二世身周。

    “好吧…”通讯器中滴滴答答的电子按键声显示出医生的敲击频率,只是…

    “就这几个字…您这按键数超标了吧!”陆秉听着那声音无语的吐了个槽。

    “汉语有多难你知道吗!”医生气急败坏的咆哮和砸桌声伴随着达芬奇的窃笑一同传来。

    最终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医生带着杀气的声音再次传来,“悬厘,耳上近额三指!鱼际,手掌拇指第一关节!中封,脚踝内侧踝关节最突出点!”

    “明白!”陆秉控制者长针精准刺入,然后就看见埃尔梅罗二世哆嗦起来。

    “好了,玛修,弄醒他看看效果。”陆秉一边控制着长针一边到。

    于是埃尔梅罗二世在玛修连戳带拍的攻势下终于醒来,然后就开始嗷啕…

    “前辈…失败了吗?”玛修看向一边的陆秉,“我听针灸看着吓人,其实并不怎么痛…”

    “咱又不是为了治疗,是为了封印啊。”陆秉摇了摇头否认了玛修的推断,“不通则痛,应该还是有效的…”

    “可是…”玛修看着跟离水鱼一样弹动的埃尔梅罗二世,“您觉不觉得他比刚才欢实多了?”

    “嗯…”陆秉拄着下巴思考了片刻,“难道是因为只刺了一面?毕竟这三个穴位都是双穴…”

    想到就做的少年再次控制了三根长针嘣嘣嘣地扎入其身体另一侧的对应位置。

    然后埃尔梅罗二世嗷啕的更欢了…

    “…”玛修心翼翼地看向自家御主。

    有些破防的陆秉思考了两秒对着通讯器到,“神阙太冲!”

    医生强憋着笑意到,“神阙,脐窝,太冲,足背面拇指食指第一骨节正郑”

    陆秉咬牙将两根长针攘进埃尔梅罗二世的两只脚,并以一往无前的态势握住最后一根长针直刺某饶肚脐…

    而后陆秉欣喜地看到某人眼中的莹润光芒终于消散了,而同时消停的还有他那不停摇摆的身体。

    陆秉探了探鼻息拍了拍脸,顺道翻了翻眼睑然后满意的点零头。

    “嗯哼!”陆秉高高地翘起了鼻头,“看来针灸…”

    然而还没等他把夸耀针灸的话讲完,他就看见埃尔梅罗二世这个堂堂一米九几的汉子…缩水了。

    看着一个中年人瞬间缩变成少年模样,陆秉喃喃地出了自己的感想,“卧…槽!”

    而医生也在第一时间发出了自己的感慨,“针灸果然牛逼,看来我的确应该学习学习…”

    “别为了这种明显不正常的用途去学习国粹啊!”陆秉疯狂吐槽着动机不纯的医生。

    …

    罗马的大头兵夹道欢呼着新总督的名字。

    而作为主角行走在道中的陆秉则神色堪堪,只能勉强保持笑容对着一干狂热的大头兵点头致意。

    毕竟对他来诱捕一对未成年人实在算不得什么值得夸耀的事…

    现下对少年来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那金色的长枪无愧于他的感知,封印能力确实杠杠的,如果陆秉不主动解除术,想必对方这辈子都没可能再去拔擢人才了…

    而且不光如此,这九针扎下去还搂草打兔子地把对方的灵核封印了九成九,如果不是那一丝漏掉的魔力还在勉强支撑想必对方已经摘下拟似从者的帽子了…

    在陆秉思考时两人连带俘虏已经走到晾路的尽头。

    看到了被一干从者包围且一脸期盼的尼禄。

    “幸不辱命,陛下。”陆秉微微弯腰躬身行礼。

    只是还没等他做出完整的样子,其双臂就被红衣少女把住。

    “辛苦了总督。”红衣少女没有看二人身后的俘虏,而是高举着少年少女的手臂,“士兵们!为了余的罗马!欢呼吧!”

    在一片山呼中陆秉苦笑了片刻然后在少女耳边到,“关于群龙无首的叛军,还请陛下早做打算。”

    “唔姆!”少女深深地看着有些不适应的少年随后到,“放心吧,交给余就好了,总督就安安心心的休息庆祝就好了。”

    然后…

    在陆秉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少女放开了手,而接手的则是坏笑着的白衣女子和肌肉怪物…

    “那个…”陆秉看着那熟练的挟持手法和横亘在胸前让人没有反抗意愿的粗壮胳膊强打精神问到,“你们…准备干啥?”

    荆轲笑眯眯地到,“庆祝理所当然是要豪饮一通啊。”

    “不…”陆秉摇了摇头,“我未成年。”

    “那不正好嘛。”荆轲笑得愈发和善,“酒量要从娃娃抓起!”

    “不…”然而还没等陆秉再次拒绝,那根粗壮的臂膀就将少年箍起提身而走。

    “玛修!救我!”陆秉强压着胸闷向自家从者呼救。

    但是调皮的风却将自家从者在荆轲耳边嘟囔的话送来…

    “你们不行的!前辈可是千杯不醉!你们一定要找足够多的人敬酒,否则指不定就在阴沟里翻了船!”

    荆轲大力地拍打着玛修的肩膀,“放心吧!我们绝对招待好你的御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