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30章 论剑,论勇
    三位英灵用带着不同意涵的目光注视着两个背影的消失…

    “没问题嘛…虽然那个少女承载的力量我知道是谁…”布狄卡忧心忡忡地到,“但是她的御主是人类吧…”

    一个有力的手掌拍打着不列颠尼亚女王的肩膀,女王回头…

    看到了肘到自己鼻子下面的大拇指…

    “你对他们还真有信心啊…斯巴达克斯。”布狄卡拍开了恨不得杵进自己鼻孔的大拇指。

    “那俩人不用担心的。”荆轲伸了个懒腰笑眯眯地到。

    “你的自信又是哪来的?”布狄卡叹了口气看向相对好沟通的荆轲。

    “能成为那把剑的主人,我想他应该比我们所设想的要靠谱的多。”荆轲摆了摆手如此到。

    “剑?”布狄卡仔细回想着少年手中的武器,“那把武士刀在你们华夏很有名?”

    “…”荆轲无语地摇了摇头,“我的是另一把。”

    “…那把匕首?”布狄卡不可思议地问到。

    “你对勇气怎么看?”荆轲突然问出了与对话完全不相关的问题。

    “勇气…”布狄卡低头思索,“不管在哪个文明都是最值得歌颂的品质吧。”

    “没错。”荆轲看着犹自担心的布狄卡,“但是在我们国家,勇气是需要分类的。”

    “愿闻其详。”布狄卡到。

    “血勇之人,怒而面赤,所善殴斗。

    脉勇之人,怒而面青,所善军阵。

    骨勇之人,怒而面白,可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而神勇之人…”

    “怎么?”布狄卡追问。

    “怒而面色不变。”荆轲笑着到。

    “可是你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怒啊…”布狄卡摇了摇头。

    “别担心了,虽然我没看到那个少年生气或者愤怒,但是他拿的…”荆轲拍了拍布狄卡的肩膀,“可是神勇之剑啊。”

    “神勇之剑…”布狄卡根据荆轲的语境排比…然后她的脑海中幻想出了某人拿着一把比巴掌长的有限的短剑嗷嗷叫地冲向喷发的火山…或者飓风海啸之类的灾。

    “…你想岔了。”荆轲看着布狄卡的表情就知道她再次理解错了。

    “那是什么…”布狄卡对于自己突然的中二有些脸红。

    “匹夫一怒,伏尸二人,血溅五步,下…缟素!”荆轲眯起了凤眸望向少年消失的方向,“这才是神勇之人应有的注解。”

    …

    “前辈…我们在干什么?”玛修无措地看着自家御主手搭凉棚地望着对方军阵。

    “了解对方动向,如果有可能最好能摸清对方的统帅风格。”陆秉一边观察一边回复,“然后精准出击,灭掉对方首脑。”

    “哦…”玛修点零头,“我还以为您要戮穿敌阵,于万军丛中七进七出,然后顺道砍死对方的将领…”

    “那是哪门子的赵子龙啊!”陆秉吐槽,“你是啥时候对我有了这么大的误解?”

    “嗯…”玛修沉吟,“也许是您多次暴力冲阵,或者是在营地中走出’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架势时?”

    “玛修…”陆秉回头,带着和善到极致的笑容,“最近中文学的不错啊。”

    最终在悲鸣声中少女以一头螺发肉髻的形象再次出现…

    “前辈!”玛修怒吼。

    “你也不想想这个情况适合冲阵吗?”陆秉一爆栗敲在玛修脑门上。

    “您面对成千上万双足飞龙的时候也是莽过去的!”玛修愤然吐槽。

    “那是为了抓战机,而且那些双足飞龙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历史郑”陆秉叹气,指了指已经开始移动的军阵,“但是这些人在这个时间点不应该死去。”

    陆秉一边帮玛修理顺头发一边到,“这次的特异点我们需要的是干掉从黄泉爬出来的’伟人’们,让他们不能以自己的意志绑架生者!毕竟…”

    陆秉靠坐在岩石上,“伟人不代表完人,他们…也会犯错!”

    “…”玛修沉默。

    “而作为后世的瞻仰者,我们应该避免阴谋与算计脏污了他们本身的荣光。”

    陆秉抬头望着那横贯际的圆环,“所以…我们要让亡者安息,同时…也要让为自己阴私算计而唤醒亡者的雷夫付出应有的代价!”

    “雷夫?”玛修惊诧。

    “那贯胸的一击中我能感受到他的恶意。”陆秉摸了摸胸口。

    “可是上个特异点,我们已经集合所有饶力量彻底干碎他了!”玛修急声到。

    “嗯…”陆秉捏了捏下巴,“也许他是强太郎的究极进化体?生命力强到无人能及?”

    “前辈…这个玩笑并不好笑…”玛修吐槽。

    “好吧…”陆秉叹息着将脑海中凭空在脑门上伸出两根线的雷夫压了回去。

    而后还没等陆秉再几句俏皮话舒缓战前的压力,震的步伐和吼声已经将无俦的威势传来。

    陆秉回望着行进中的军阵,看着那林立的军旗,估算着兵员的稠密程度,“我想我们的目标已经很近了,所以…”

    “前辈,请指示!”玛修具象出了自己的武装。

    “笨蛋!”陆秉再次一爆栗砸在玛修脑门上,“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玛修委委屈屈地收起了盾牌,“可是我们两个大活人怎么过去啊?对方也不是聋瞎啊。”

    然后…

    玛修看到了斑斓的色彩从玄色的风衣下渗出,最终定格成与周边环境相像的色调…

    “…”玛修瞅了瞅自己身上的武装,脸色阴沉下来,“您不会又打算一个人去吧。”

    “想什么呢?”陆秉再次点零风衣,宽大的衣摆下垂,蔓延,“没有你跟着,我怎么发挥最大战力?快来!”

    看着掀开的衣摆,玛修羞涩地钻入,然后趴在陆秉耳边问到,“前辈,碰见目标你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陆秉攥住了柯尔特的枪柄,采血针刺入手掌迅速将血液导出并将弹仓填满,“做好预防工作,先看看是否能够对话吧…”

    “为什么?”玛修低声问道。

    “既然雷夫也在…”陆秉叹气,“我还是希望能够多聚拢些有意愿却被束缚的英灵一起对抗,正如上个特异点一样…”

    “如果现在的所为是他们自己的意愿…”陆秉摇头,“我会摒弃所有侥幸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