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19章 尼禄.克劳狄乌斯
    红衣的丽人捂着头看着暗沉的空和那莫可名状的宽袍广袖...

    突如其来的头痛让她免疫了部分可怕的幻觉。

    让她不至于像自己的麾下一样,甩掉武器,跪在地上无神的喃喃自语。

    即使这份清醒仍然伴随着浸入骨髓的死亡…

    但这难得的清醒却让她注意到了从丘陵上极速冲来的身影。

    她强忍住愈发严重的头痛,举起了手中异形的大剑,娇喝到,“来者何人!”

    而疾驰而来的玛修很显然没想到自家前辈的招数下居然有一个漏网之鱼…

    玛修深吸了一口气,无视廖滴作响的通讯设备,指了指空,“您好,我觉得您应该相信我们,因为眼下的战场空窗正是我们为您创造出来的。”

    “那是你的同伙?”而听到了玛修的话语,红衣的丽人并没有半分放松,反而更加警戒了,“余的罗马没有以死亡恐吓为手段的人,你们是谁!余不觉得以这种手段作为的人值得信任!”

    玛修解散了自己的武装,以带着怒火的语气到,“我的态度已经表明!至于你所的恐吓…”

    玛修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人未曾被世界温柔相待!笨拙的他用唯一所知的方式来阻止了一场争斗!”

    玛修认真地看着眼前的红衣丽人,“而被救助者却在指摘这样一个笨蛋的手段!这样…公平吗?”

    “抱歉…”红衣丽人放下了手中的奇形大剑,“余应该宽大为怀,先询问你们的目的的…只是你要明白…”

    红衣丽人指了指空,“这个场景给余的压力不低,嗯姆,你们的来意吧,是想要加官还是晋爵?”

    玛修舒了一口气,之前的话已经是她在愤怒下的超水平发挥,而之后的交涉…

    玛修看着闪动的通讯器,决定将剩下的工作交给更有社会经验的人…

    “你好,能听到吗?”医生的声音自通讯器中传来,“因为我们还没有信任的基础,所以其余的我们不谈,只提最简单的建议。”

    “这是什么魔术?”红衣丽人看着玛修腕间传出声音的通讯器。

    “嗯…姑且就当是魔术吧…”医生考虑了一下解释通讯技术的难度果断认下了魔术的名号,“撤退吧,想必你也能看清眼下的局势!”

    “呣嗯…”红衣丽人沉吟了一秒,看了看几乎已经被完全合围的麾下,最终拍醒了身边失神的督战官,“传令全军!撤退!”

    “是!陛下!”刚刚被拍醒的传令官一边行礼一边脚步虚浮地跑向仍然跪伏在地的众多士兵。

    “额…陛下?”玛修有些疑问地看着红衣的丽人。

    “嗯姆!余正是真正的罗马守护者!代表罗马本身的存在!”

    红衣丽人挺起了胸膛,骄傲地到,“正是向诸神!神祖!自己!以及民众宣誓必定重建帝国之人!”

    “余正是罗马帝国第五代皇帝!尼禄.克劳狄乌斯!”

    “…”

    “…”

    “呵呵!吓了一跳吧!”红衣丽人,不尼禄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好像很欣慰于眼前少女的表情,“对吧!对吧。很好!尽情惊讶,为余所沉醉吧,此皆为余之恩许!”

    “尼禄…皇帝?”玛修喃喃到。

    “历史…还真是…”医生同样喃喃着。

    而打断这份呆滞的是一声轰然巨响。

    玛修呆滞地回头看到的是在地上砸出来一个坑的自家御主。

    “愣什么呢?”落地的陆秉体察到了这份气氛的不协,但是已经有些脱力的他抓狂地喊到,“还不赶紧跑路!一会那群人就都醒了!”

    …

    被扛在玛修肩上的陆秉强行抑制住胃里翻江倒海的颠簸腑

    嗯…其实本来玛修设想的是公主抱,但是被少年以不便于跑路否决了。

    而此时陆秉也终于从自家从者嘴中知道了刚才,几人之间的气氛为何如此…诡异。

    “尼禄.克劳狄乌斯…”陆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嗯。”

    “尼禄.克劳狄乌斯?”陆秉挠了挠自己的下巴。

    “…对。”

    “尼禄.克劳狄乌斯!”陆秉抓了抓垂到自己额前芙芙的尾巴。

    “前辈!”

    “额…”陆秉尴尬地回应着嗔怒的玛修,“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陆秉一边叹气一边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个红色的本子…

    玛修注意到了自家御主的写写画画,然后…扫了一眼,看到了泾渭分明的两排名字。

    亚瑟.怕拉贡,宫本武藏,尼禄.克劳狄乌斯。

    查理曼,凯撒,所罗门…

    “这是啥?”玛修好奇地问到。

    “猜测。”陆秉云淡风轻的到。

    “啥猜测?”玛修一边稍稍放缓了速度,将精力的一部分分担到那个笔记本上。

    “历史上的传奇人物还有多少是女的。”陆秉轻声到,“我感觉所罗门最像女的!”

    “别造谣好嘛!”医生阴沉沉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所罗门王是男的!纯的!”

    “今之前我们还笃信尼禄皇帝是男的呢…”陆秉悄么声的吐了个槽,“所以,所罗门很有可能也是女的!”

    “所罗门有倾慕者的!”医生加强了语气,“沙漠的黑珍珠!智慧与美貌并存的示巴女王!”

    “亚瑟王还有桂妮薇儿呢!而且这都不是倾慕这个层级的!她都结婚了!”陆秉分毫不让的反驳着。

    “…”医生深吸了一口气,“你这假设不对!宫本武藏你确认了吗?他怎么可能是女的!”

    “我在见到你们之前被那个女人追着砍!”陆秉淡定地否决了医生的反证。

    “…”通讯器中传来了深深的吸气声,然后医生带着一丝委屈的声音传来,“历史是真特喵深邃啊…”

    “汝等在聊什么?”身着华丽红衣的罗马皇帝放慢了速度来到陆秉和玛修身边。

    “陛下。”陆秉在玛修肩上拱了拱手。

    “嗯姆。”尼禄点零头看着颠的上下晃动的陆秉和他头上趴伏的兽,“总觉得…汝跟余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陆秉扬了扬眉。

    玛修有些警惕地问到,“前辈…哪里不一样了?”

    “嗯姆…”皇帝陛下摇头叹气,“之前你做的事让余以为汝会是更…严肃的一个人。”

    “陛下。”陆秉笑了笑指着行进的士兵,“人是多面的,在家中他们也许是慈父,也许是孝子…但是在战场上…”

    “嗯姆!”尼禄点零头,“余只是想在进入罗马之前与汝等好好聊聊。”

    “感谢您的莅临,诚惶诚恐。”陆秉轻声到。

    “那么汝等也尽请期待一下余的都城吧!”尼禄点着头,“余相信那会是你们未曾见过的荣华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