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11章 渡鸦之影
    把少年赶出去的医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良久…

    “按下葫芦起了瓢,起源还没完全解决,又蹦出来更棘手的东西!”

    他愤愤地撑起上身,将两根搉断的笔扫入垃圾桶再次抽出一根笔,写下…

    “对于宠物,人类不会长久注视,对神来,人类是一样的…”

    医生看着笔下的字迹,“意识维度处于高点的存在会不自觉的对低位者进行漠视…而神…毋庸置疑的处于最高位。”

    “如果是神性过溢…漠然是正常的…”医生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像是想到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一样。

    “但是…”

    医生叹了口气,看向少年所诉的第二种情绪…

    “…嗜血又是从何而来?”

    …

    陆秉眼瞅着医务室紧闭的大门摸了摸鼻子,虽然有些不满于医生的不礼貌...但是他还是知道自己给医生找了多大的麻烦的。

    只是这一次,少年并没有寄希望于医生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虽然上一次医生用了七肝出了补足自己生命力的方法,但是陆秉自觉这一次的问题比上次难得多。

    所以与其担心,忧虑,自己吓自己...

    还不胜多看点书。

    陆秉坚定地相信,人类自刀耕火种一路走来靠的从不是上掉馅饼,而是知识的传承和科技的进步,所以...

    “知识就是力量!”

    “前辈...”幽幽的声音自陆秉身后响起。

    “玛修?”陆秉哑然回头,看到的却是没什么表情的玛修。

    “前辈...虽然知道你是精中分子,但是旁人看着多少觉得有些尴尬...”玛修继续幽幽地到。

    “...有吗?”陆秉挠着头反问。

    “...”玛修把手上地东西直接甩了过来,直接兜住了陆秉地头,“那可太有了!”

    陆秉急速扒下脸上地玩意儿,却是一件崭新的风衣,“这是...不是!达芬奇也太快了吧!”

    “穿上试试呗,反正我看达芬奇亲的鼻子都要翘上了。”玛修期待地催促着陆秉。

    “好吧...”陆秉披上外衣却感受到了几分违和,而很快他也找到了这种违和的来源...

    “这啥?”陆秉揪着衣服上的羽毛和挂在背后的两根飘带问到。

    “我觉得可以给你加一些属于你的元素。”

    达芬奇一边用慵懒的声音回复少年的疑问一边轻敲玛修的脑袋。

    “我的元素?”陆秉瞅了瞅那些羽毛和飘带,“这些玩意儿哪儿跟我对上了?”

    “你的剑术叫什么?”达芬奇循循善诱地言道。

    “...炎雀拔刀术?”

    “为毛是疑问的语气!”

    “剑术上面我涉猎的还是比较多的...”

    “好吧...”达芬奇长叹了一口气,也不打算一点一点的往外挤了,开始直接诉自己的设计理念。

    “作为精中分子,你应该知道华夏传中太阳为何所化吧?”达芬奇问到。

    “三足金乌。”

    达芬奇指了指那几乎覆满整个背部的羽毛,“这件衣服的装饰就是模拟乌鸦而制的。”

    “乌鸦?”陆秉满脸黑线地到,“你喜欢那种嘎嘎叫的鸟类?”

    “鸦属的鸟类一向聪慧,而这恰好符合我们这种追寻知识的人。”达芬奇听着少年充满嫌弃的形容词有些无语的再次解释到。

    “可是...”

    “要黑色的可是你自己!”达芬奇喝到。

    “...”

    “没话了?”达芬奇哼了一声,“这套礼装叫渡鸦之影,加装的魔术核心还是之前的三个,想必你也很熟悉了吧?”

    “嗯...”

    “绣刻铭文你自己来!”达芬奇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那个...我不是嫌弃你的审美...”陆秉赶紧解释。

    “那就是嫌弃我的感性喽?”达芬奇笑眯眯的回头,“很有胆量嘛,据我所知这鸟儿在你家乡寓意的应该是吉祥。”

    “那个你也了...我是精中分子...”

    “...”

    看着面面相觑的两人,玛修打破了其中的沉默,她拿起风衣直接披在陆秉身上,并做出了最后的注解,“很帅!”

    “好吧...”达芬奇摊了摊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了。”

    “我也有问题...”陆秉看了看那打理的油光水滑的羽毛向达芬奇致歉,“真的很用心,谢谢。”

    “算了算了。”达芬奇摆着手,“不过即使你道歉了我也不接受改名哈。”

    “没事。”陆秉轻声嘟囔到,“这个名字挺不错的,至少没把乌鸦这个词加进去...”

    “枪的话我正在改,可能还需要两三的时间。”达芬奇再次到。

    “没问题。”

    “对了,听玛修你拿磨刀石磨了一晚上,磨出什么东西了?”达芬奇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问到。

    “一把短剑。”陆秉掀开披风露出了腰间插着的短剑。

    “要不要我陪你练练手?也好掌握一下新到手的武器。”达芬奇饶有兴致的问到。

    “你不是科研型的吗?”陆秉诧异道。

    “我的职介是caster,基础的作战能力我还是有的。”达芬奇无所谓地到,“而且,我作为英灵还是有些实力的。”

    “那好。”陆秉点零头。

    “可不要看我啊。”达芬奇掰了掰手指到。

    ...

    模拟室。

    陆秉和达芬奇相对而立。

    而无机质的墙面则开始显现出路并未曾见过的图景。

    “这是?”陆秉问道。

    “模拟室的模拟系统,可以模拟各种场景。”达芬奇举起了手中的法杖,一个巨大的炮管开始在达芬奇的手中具现,“已经开始了哦,陆秉弟!”

    “如你所愿!”陆秉弓步向前,左肘顶于膝盖,腰间的短剑则已被他反手握于左手...

    而一向专注于拔刀的毗岚如蝎子尾针般高高翘起被少年反握于右手。

    “又是没见过的剑术...”观战的玛修喃喃到。

    而此时达芬奇手中的炮管已经变至赤红,可怕的魔力蕴于其郑

    “fire!”随着达芬奇的指令,熔岩般的魔力炮弹从炮管中喷出。

    陆秉的身形压的更低,从熔岩般的魔力炮弹下掠过。

    但是,少年的行动却让达芬奇勾起了嘴角,因为...那正如她的预料。

    锋利的冰刺自地面蔓生而来,裹向几无闪避空间的少年。

    少年的眼神陡然锐利,他没有跃起,因为他能预想到才的第三波攻击一定会瞄准他最后的躲避空间。

    而他不会坐以待毙,而是创造出更大的空间!

    断刃的短剑陡然插进地面,少年的身形被带出一个弧度,反握的毗岚在身形的带动下前挥,将冰刺全部切断。

    而后旋身拔剑,三寸青峰画弧而过,弹开了达芬奇第三波的魔力子弹。

    青蓝色的虚影下,雪亮的刀光孕育其中,少年用瘦弱的身体舞了一幅寒潭映月的优雅图景。

    只是...

    处于这幅图景中,达芬奇却只感觉到彻骨的寒意。

    旋身而起的陆秉身如弯月,蓄力,下砸!

    其手上的两把剑则如最锋利的獠牙,刺下!

    “炎雀二刀流.双生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