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98章 星天下
    略显昏黄的大日显现于空,将空中对冲的两个人影完全淹没。

    “没问题吗?”玛丽扯了扯一边的莫扎特问到。

    “没问题的...”莫扎特笑着拍了拍玛丽拉扯自己的手,“少年此刻的心跳前所未有的蓬勃!”

    “可是...我还是不理解。”玛丽的鼻翼微微皱起,“为什么刚才你完全不去阻拦这种事情...”

    “...”莫扎特苦笑,看着空中溶金般的圆日,“反正也不可能劝的住吧,而且那么美丽的声色,可是我生平仅见啊。”

    “果然...你真是自我为中心到极致了!”玛丽嘟囔着。

    “以我们的缘分,这点你不应该早就知道了嘛。”

    “哼!”

    ...

    满目的炽热中,少女倚靠着超饶火抗咬牙与少年缠斗着,而无序的焚风正撕扯着她的身体,破碎着本应无坚不摧的龙躯。

    但是...

    急转直下的态势让少女心中充满了颓败,本应无可抵挡的力量无法发挥,本应无可匹敌的速度无法施展...

    少年正在用实际行动一次又一次的告诉少女...

    形式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

    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而身处其中的人只能凭借着勇气与智慧,将不利于自己的一切向着有利的方向扭转。

    “这就是你要通过交战告诉我的!”少女嘶吼着挥舞龙爪,却再一次被带偏了方向。

    “易不易也...也许有一点吧,但是我要的不只是这个。”少年握刀横斩。

    “呵!可笑!除了你的自我夸耀外,我没有感受到任何其他的东西!”黑贞双爪架于胸前挡住了少年的攻击。

    “长辈…”陆秉低声嗫嚅,“不应该只将不忿与怨恨传于后辈…”

    “你什么!”宏大的碰撞遮掩了少年本就微弱的自语。

    “还是因为...那过于浓烈的怨愤掩过了那份祝福...”陆秉看着少女那赤红的双眼。

    “不要再嘀嘀咕咕了!来啊!厮杀啊!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黑贞疯狂地甩动着龙尾想要摆脱焚风的束缚。

    陆秉苦笑一声,“看来不管怎么着...都得先把她打趴下再了。”

    充斥了火焰的空间开始坍缩,而坍缩的点正是少年腰间的长刀,而骤然消失的阻力让黑贞脸色大变,因为已经跟少年交手不下一次的少女深知,每一次的事出反常都会让自己等人带来出乎意料的大麻烦。

    “炎雀.伪空境...”

    随着少年气势的沉凝,如瓷器碎裂的龟裂浮现在火焰已经收回的空间之上。

    “...”黑贞咬牙前冲,但是那龟裂的空间却造成了比之前火焰更强的阻滞。

    少年抬头,那散乱刘海下的眼睛燃烧着至今为止最炽热的光芒。

    而随着其腰间已无法目视的长刀出鞘,整个空间随着数不清的闷响猝然碎裂,形成了一片漆黑的球形空洞,碎裂的空间映照着点点星火如玻璃碎般掉落。

    而明灭的星火则浮于球体中的各个节点短暂地支撑着这片空间...

    “星下!”

    炽白的刀刃如星河横贯,在抹过节点的同时斩中了少女身上所有的挂件。

    融入了起源之火的刀刃如热刀切黄油一般将原本不属于少女的龙翼,龙爪,龙尾完全切落。

    而失去了节点的支撑,漆黑的空间再次恢复了自身的恢复能力。

    急剧缩的空间带着莫大的引力将黑贞困于其郑

    少年落地,回头。

    皱缩的空间扭曲了万象,也阻住了其中少女的呼声。

    陆秉双腿一软直接跪在霖上,过度透支的体力,让他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而双目的灼痛更是直透脑髓...

    “前辈!”玛修跑了过来,心翼翼地放平并环住了少年发抖的身体,随着玛修的接触,少年的颤抖肉眼可见的缓和了下来。

    而少年的胸口处,七色的光芒也在不断渗入少年的身体。

    “...”一干从者则仍然无言地望着那片仍显扭曲的空间。

    “这威力...”伊丽莎白脸色苍白地到,“一般的宝具...”

    “一般的宝具是绝对无法达到的...”清姬遮住嘴轻声到。

    而这时,一声物体碰撞的闷响惊醒了众人。

    众人抬目望去,看到的是几无声息的黑贞...

    “两败俱伤啊...”玛丽叹息。

    “但是...很伟大!”莫扎特打断了玛丽的话语。

    “是的...很伟大...”一向表现的沉默的齐格飞也如此到。

    “想必即使是在我们的时代...”阿塔兰忒看着那已经抚平了痕迹的空间,“他也能成为名震下的英雄吧。”

    “没错...”贞德轻声到,“他所成就的伟业不逊于任何英雄!”

    “但是...”

    阿塔兰忒叹气,“他却没有任何身为英雄的自觉,甚至自污为卑弱者...”

    贞德点开了手上的通讯器,“是医生吗?”

    “是的,我在。”

    “我们的话...你也听到了,所以请一定守护好他...万万不要辜负他。”贞德叹息着走向颤抖渐停的少年,柔和金光自少女穿戴铁甲的手中散出,飘入少年的身体。

    但是贞德的手却被一个突然伸出的手抓住了。

    “陆秉?”贞德看着微微睁开眼睛的少年。

    “我...问题不大。”少年咬着牙到,“去看看黑贞...看看她怎么样...”

    “前辈!”玛修急声喊到。

    “我真的没事...”陆秉扯起嘴角安慰着秀目倒竖的少女,“去看看吧...贞德姐,你应该对她也挺担心的吧...虽然她犯了错,但是孩子...犯的错不应该单单归咎于孩子。”

    “好的...”贞德默默地收回了手,摇头望向那有出气没进气的黑贞。

    只是...

    万事万物总不尽如人意。

    一股让人闻之作呕的魔力突兀的出现在这片空间,而这也瞬间让一干从者和陆秉抬头看向那魔力散发的地方。

    “还真是个废物!”一只脚直接踹在躺倒在地上的黑贞身上。

    “你是谁!”清姬和伊丽莎白猛然上前喝问到。

    而对方只是轻蔑地看着两个少女。

    “心!”齐格飞猛然站到众人身前。

    “怎么?一群蝼蚁抱成团就有胆量对着雄狮对嘴了?”绿衣男子拿脚碾着躺倒在地的少女,“怎么?打败了一个废物就觉得自己可以了?”

    “明明拥有了圣杯!又吞噬了数个英灵和邪龙的力量!却被一个一文不值的御主打败!果然废物的英灵只会空想出一个废物的幻想!”绿衣男子嫌恶地到。

    但是这一次本来没有什么反应的少女突兀地伸出了手,抓住了绿衣男的脚踝...

    “还能醒过来...”绿衣男子到,“看来还没废物到极致。”

    “不...不许...你这样......吉尔!”

    绿衣男哂笑着看着脚下的黑贞,一脚踹在她的脸上,将少女踹的翻滚出去,“我就这样了!你待我何?”

    “雷夫!!”陆秉低吼着喊出了绿衣男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