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92章 前奏与变化
    陆秉挥刀斩断眼前的灌木,而后跟着的则是伊丽莎白和阿塔兰忒。

    而驰向另外两个方位的分别是贞德,玛丽,莫扎特的法国组和玛修,清姬,齐格飞的内讧组...

    倒不是少年不担心内讧组的情况,也不是少年不想跟男性从者组队...

    只是...不管是某个声波武器还是洗地的宝具都需要他的支援,所以陆秉只能寄希望于玛修能够顾全大局,外加某条龙不会作妖...

    “那个...”伊丽莎白看着某饶背影欲言又止。

    “怎么了?”陆秉回身问到。

    “我能请你为我设计舞美吗...毕竟你看你的舞台效果真的很棒...”已经被打击数次的伊丽莎白没什么底气地问到。

    “...”你是要让我布置几百号饶灵堂嘛!

    “不...不行吗?”伊丽莎白咬着牙问到。

    “也不是不行...”陆秉叹气,“不过...相比于偶像,重金属摇滚你考虑过没有?”

    “没有!也不会!”伊丽莎白斩钉截铁地到。

    “为什么?”

    “因为偶像代表的是可爱,梦想与爱!”

    “...”你特么对你自己的歌喉没点b叔吗?放到你嘴边什么可爱,梦想,爱哪样能不被吼碎?

    陆秉强行压下吐槽的欲望,毕竟他从不觉得自己有资格指摘别人,“行吧...我试试...这一次就当做我们第一次合作吧...”

    陆秉没什么精神地应答着,毕竟没有精力追星的少年对偶像文化真的搞不懂。

    不过不懂也没关系...

    因为他现在需要的是某个没有兵器自知的少女去吼上几嗓子,把包围圈里的敌人变成“渣渣”,而不是创造出一个完美的舞台让这货出道。

    当然陆秉的这种“大实话”已经被除了莫扎特以外的从者联手抵制...

    所以就有了龙娘听到的版本...

    “你的表演感动了我们所有人,但是过于传统保守的御主还没有完全认可你...所以你要用最完美的演出来征服他!”

    ...

    在龙娘满心思考怎么征服某人时,某人也在做着自己的设计。

    “扩音的话...构建锅形设施,至于她要求的美观...设施由冰构建,只要加上光的变量多炫的效果应该都能做出来,而且还可以凭借设施设置迷途...让突围的人在看到我们的瞬间就完全迷失...只是...”陆秉发愁地看着毗岚,“对我来大规模的冰属性魔术必须依靠地脉和符文...”

    陆秉摇了摇头,决定到地方以后再考量魔术的施放。

    只是...

    在少年思考的瞬间,不可控的变化出现在他的身上。

    自纯白星辰延伸出的七色光束在虚空中纠葛在一起,这猛然的变故让少年直接跪了下来,自灵魂而来的绞痛让他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不可控的变化,正如他不知道他走的这条路到底通向何方...

    “呵...呵!”粗重的喘气惊动了少年身后的二女。

    “你怎么了?”阿塔兰忒扶住了即将倒在地上的少年。

    “哈哈!”

    “让他躺下来!”伊丽莎白略带惊慌地到。

    “...”阿塔兰忒看着眼神认真的伊丽莎白最终点零头,将少年放平在地上...

    而此时瞳孔再次化为日冕的少年也终于“看”到了体内演化的奇景...

    纠葛的七色虹光开始在少年的体内鼓胀,强行在虚空中开辟了一席之地...

    它如一个空无的气球一般在虚空中飘荡,而唯一的牵连就只有从最初星辰上连接着的光束...

    “这是什么...”陆秉强忍着痛苦注视着那个凭空出现的空壳,他能感受到它坚实外表下的虚无,他能感受到它想要填充自身的渴求...

    但是他不知道...

    它在渴求什么...

    下一刻最初星辰周边的华冠开始摇摆,而随着这摇摆一股不清道不明的力量自连接的虹光注入那个虚无的球体...

    外界。

    原本不可见的玛那在少年身边聚拢成一个又一个光点,疯狂涌入少年的身体。

    伊丽莎白拽着阿塔兰忒疯狂后退。

    而阿塔兰忒则不可思议地看着略显虚化的手掌...

    “怎么回事?”

    “不知道...”

    “刚才是怎么回事?”伊丽莎白询问到。

    “我的魔力被吸走了...”阿塔兰忒轻声回复。

    “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

    二女看着仍然疯狂攫取着玛那的少年,而他的身边已经形成了一片魔力虚空...

    “我们如果想要得到额外的魔力会怎么办?”伊丽莎白面色凝重地问到。

    “杀人...攫取灵魂...”阿塔兰忒轻声回复。

    “是啊...想要变强我们需要攫取可以吞食的力量...”伊丽莎白向后退了两步,“但是你听过什么人可以直接攫取自然力量的人吗?”

    “...”阿塔兰忒思考了片刻,“没有!根据我从圣杯得到的知识,近代的魔术师使用的是源,他们只会用生命力转化成魔力...即使是少数强大的魔术师可以借用大源施展魔术也只是借用其魔力...从没有听过能够直接攫取大源的人存在。”

    “那么...”伊丽莎白看着持续扩大的虚空问到,“神代呢?我的存在历史是近代,神代的情况你应该比我了解!”

    “我只是个战士...”阿塔兰忒叹了口气,“你的疑问我无法解答。”

    “...”伊丽莎白点零枪上的麦克风,“你能像这样吸取魔力吗?”

    “...”

    “...”

    二女的沉默恰好验证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英灵的存在需要御主或者凭依物提供魔力...

    正当两人面面相觑时,越发强大的吸攫之力戛然而止。

    二女看着缓缓睁开眼睛的少年。

    “...你怎么样?”最终是阿塔兰忒打破了大眼瞪眼的僵局。

    “不清楚...”陆秉闭眼感知着初始星辰上方悬浮的新星和其上再次延伸出来的三条光束,“刚才有多痛不欲生,现在就有多好...”

    “你还真是一个怪物啊。”伊丽莎白嘟囔到,不过看着少年注视过来的眼神她补充到,“褒义的!”

    “你有什么变化吗?”阿塔兰忒看着略显无措的少年叹息解围。

    陆秉眯着眼睛打了个响指,冰蓝色的卢恩伴随着骤降的温度将一朵朵冰花具现在三人身周,“魔术更加得心应手了,至于其他...暂时没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