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88章 异象与破局
    在加特林这种东西出现的瞬间,陆秉已经开始在心里骂娘了。

    当然...

    在破口大骂的同时,他还得想出破局之策。

    毕竟不想的话,最多一秒之后那玩意儿就会把他变成货真价实的筛子。

    然而陆秉不知道的是,在这一瞬间他的眼睛已经再次化为形似日冕的状态。

    因为...这一次那些子弹并没有像原来一般出现如错觉一般的停顿...

    陆秉一边吐槽自己一如既往的运气一边注视着在空中艰难前行的黑红子弹...

    “???”少年拧眉注视着已经明显不正常的视野,“这是...”

    陆秉不知道这种不正常的视野属于什么情况,只是看到自己的身体几乎同比例减速的他只能无奈接受了这种死刑变死缓的变化。

    而在瞬间接受的陆秉再次看向那些子弹...

    “如果这散布是有意控制的...”陆秉看着那些封死了自己所有躲闪路线的子弹轨迹,“那就只能叹服于这货连疯狂都无法彻底吞噬的战斗意识了...”

    陆秉将心中冒出的震骇再次压下,仔细地观察并计算着那些子弹的轨迹。

    “最合理的闪避方位,相位变换的伤害抵消...”

    陆秉喃喃着...

    “不...不能完全依赖相位变换...

    这子弹的威力谁都不知道...而最合理的躲闪方位也有十三枚子弹会命中我...”

    少年叹气,这种近乎于拼运气的方式跟他的相性可以是最差的。

    “用刀斩飞子弹?”陆秉继续思考,“不行!子弹所携的力量无法预牛

    而架势破了根本就招架不住后续的攻击!

    而临时变招更会被拖入对方的节奏,这样只会更凶险!”

    “怎么办...怎么办...快想!快想!”少年并不知道此刻他的思维已经加速到了什么程度,他只是拼命的设想着破局的方法。

    “子弹...子弹...子弹?子弹!”陆秉猛然抽枪,一枪射出,而他则仔细观察着从自己枪口中喷出的子弹...

    他看着那枚子弹的缓慢地与黑红色的子弹相撞,形变,各自弹开...

    “没有换弹的时间...”陆秉轻喃,“只剩五发子弹...”

    陆秉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红子弹咬紧了牙关,“拼了!”

    柯尔特在少年手中爆发出了堪比自动步枪的射速,五声枪响几乎融合为一。

    而已经在毫厘之间开启了相位变换的少年则循着原有的轨迹继续斩向黑甲剑士。

    而少年眼中的日冕也在这一刻隐去,时间的流逝再次“正常”的出现在他的眼郑

    但是…

    已经做过的事情却并不会因为恢复“正常”而抹去。

    灿然的火花伴随着密集的叮叮声连片浮现在少年的身边,那是由无数子弹碰撞连成的华幕。

    但是,少年很清楚,对方的枪口仍在喷吐着能够撕裂人体的怒火,所以自己能否脱困还要看自己的爱刀能否建功。

    所以,陆秉在爱刀接触对方面甲时借助回弹的间隙再次发力。

    而最终在令人牙酸的金属撕裂声中,少年和黑甲骑士错身而立。

    “咳...”陆秉捂住了胸口,那里有一摊血迹缓缓浸渗而出...“这相位转移魔术未免太娇贵了吧...一颗子弹消解状态,第二颗直接命中!”

    “前辈!”玛修扶住了吐槽的少年,“没事吧!”

    “问题不大...”陆秉吐出一口血,“子弹擦着肺过去的,我只是肺部受到了震动...仅此而已...”

    “前辈请后退!”玛修心疼的把少年护在身后,“您为什么要冲上去!罢了...接下来由我来!”

    然而陆秉按住了玛修的肩膀,“玛修,不用了...”

    陆秉指了指仍然背对着几饶黑甲骑士,然后再次指着远处的一滩血迹,“脑袋被削掉一半的他应该已经死了...除非他跟赫拉克利斯一样...”

    “...”

    “我的运气虽然一直很差...但是应该不至于次次都差到让人无语...”陆秉看着无言的玛修摸着她的头倚在身边的树干上。

    “这次我真的...只是想上前试探一番...”陆秉的手从上女的头上滑到少女的身侧握住了她攥紧的拳头,“谁知道他突然抽出那么个玩意儿...”

    “您应该让我去的!”玛修看着少年嘴角的血迹如此到。

    “是啊...”陆秉罕见的没有辩驳,“如果是你去的话,那些想必子弹没有任何用武之地...”

    “所以...”玛修凝视着少年。

    “下次不会这么莽撞了...”陆秉叹着气到,“但是具体情况还得具体分析...”

    “也就是...”玛修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陆秉躲闪着自家从者刀子般的目光。

    “好了,好了,玛修姐。”顶着满头草叶的玛丽过来拉住了即将暴走的少女,“结果还不错不是吗?”

    “玛丽姐,结果并不能取代过程。”玛修略显冷硬地回复着。

    “嗯...”玛丽点着嘴唇苦恼地到,“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玛修无语地用白眼翻了一下苦作思考的玛丽。

    “对了!”玛丽猛地锤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什么对了...”玛修不抱什么希望地问到,很显然真烂漫的凡尔赛之花已经让她对王后这种生物不抱什么希望了。

    “每次战斗之前你先把御主敲晕不就好了嘛!”玛丽满脸自得地到。

    玛修满眼放光地注视着昂首挺胸的玛丽。

    陆秉则一边震惊于大饶不靠谱,一边在心中破口大骂“什么仇什么怨”。

    然后拼命对着莫扎特使眼色,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找到合适的破局点,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之后每一次临战自己都只能顶着头上的肿包,流着口水在战场边缘挺尸...

    “我同意!”

    当然...这种不靠谱的答案并不是踟蹰着如何进场的莫扎特所...

    一圈人满脸诡异地看着跳出来的绿发女子...

    “但是御主的安全也是需要保护的!”清姬振振有词地到,“这位茄色的姐尽可以驰骋战场!那时候御主的安全和贞操就交由清姬来守护吧!”

    “你混进了一个明显带有私心的词句...”伊丽莎白捂脸吐槽。

    然而清姬却无视了龙娘,她转向眼神惶急的陆秉,“夫...咳!这位男士,对于这样的安排你有什么异议吗?”

    陆秉看着在眼中急速放大的盾牌悲愤的咆哮到,“泥奏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