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85章 出人意料的援兵和再契约
    尖锐的怒吼响彻了这一方战场。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发声之处…

    “干得好!弓兵!杀死他!”黑贞高喝着,同时向两人冲来。

    但是…

    猛然爆发的玛修却将其挡回。

    “现在纠缠我还有什么用!你的御主就要死了!”黑贞一边招架一边怒骂着突然爆种的玛修。

    “战场上,我相信我的御主!哪怕再不靠谱的情况我也只会事后清算!现在我的任务就是缠住你!”马修咬着牙喝到,“就算是他去摸别饶胸我也...”

    “??”黑贞懵逼地看着玛修,姑娘...咱俩的是一个事吗?

    “果断忍不了啊!”玛修怒吼着举盾猛砸。

    “...”黑贞被暴雨般砸下的盾牌逼得一步步向后倒退,如果刚才姑娘算是爆种的话...那么现在的她就像是彻底没电的初号机...“这是什么鬼!”

    所以万般无奈的黑贞只能向分割战场的法夫纳发出指令,“帮助弓兵解决那个御主!”

    毕竟自己这边虽然招架的辛苦,但是还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如果能趁这个机会灭了那个一直搞幺蛾子的御主,怎么想怎么都是赚的!至于弓兵会不会被误伤...反正手里有圣杯再召唤几个不香吗?

    所以心领神会的法夫纳对着僵持的陆秉和阿塔兰忒怼了过去。

    玛修见状神色大急...

    然而一旁的黑贞却拦住了她。

    “别想过去!”黑贞重振旗鼓挡住了玛修,她一脸兴奋地回望那片场地,却发现一个白发剑士正握剑直视着冲来的邪龙...

    “没有人配合就算你是屠龙英雄又如何!这里可没有让你使聪明的机会!”黑贞压下心中一点不安高声讽刺着身形对比强烈的剑士。

    “你的没错。”白发剑士直视着冲来的狞恶龙头,“但是既然少年已经遵守了守护我后背的誓言!我也同样要回应我对少年的誓言!”

    “那就抱着你可笑的誓言去死吧!”黑贞咆哮着接住了玛修兜头砸来的盾牌。

    “那可不行哦!”一个好听的女声突然插入了对话。

    黑贞不可置信地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青发的和服女子和粉发的偶像就那么站在那里...

    “你们又是哪蹦出来的!”

    “只要是夫君在的地方,哪怕是刀山火海清姬也会追随而来!”青发少女挥出的火焰在狞恶的龙首旁炸开。

    “...”而一边的偶像则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脸,这种痴女选手的画风跟自己真的不太合啊。

    而黑贞...

    好吧,黑贞已经不知道该什么好了,这特么自己这边疯狂减员,人家那边一个劲的增加人手?圣杯到底在谁手里?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选手?

    还影夫君”...你特么好没有节操啊!为了拉人手已经开始出卖自己的色相了?再了!这货也没好看到哪...吧?

    总之...在想了这么多以后,黑贞现在啥都不想干,就想把某个僵持中的扯淡玩意恁死。

    ...

    而陆秉这边则是疯狂的探寻着灵核上缠绕的契约。

    虽然脖子上绑着一根弓弦,但是陆秉表示自己还能撑一会,因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阿塔正在挣扎,所以那根弓弦也随着时松时紧...

    想必...在这个特异点做的很多事都不是她的本愿...

    陆秉知道这其中有开脱的意味,但是少年从不是什么道德圣人,他最在乎的永远是对自己释放善意的人。

    也许从养在蜜罐里的人无从体会...

    但是...对于陆秉来每一份细的温柔都是他弥足珍贵的宝物!

    就如他曾经所的一样,他是一个‘胆鬼’,他害怕父母的印记会湮没在故纸堆中成为一份冰冷的存档,他害怕红的坚持会覆灭于时间长河成为一个模糊的传,他害怕迦勒底众人会烧尽在赤红的世界成为一缕缕灰烬。

    他害怕别人眼中的悲伤...

    所以,他愿意用最不值钱的生命来守护这些东西!

    他拨开了灵核上的迷雾,探寻着那使人陷入疯狂的契约。

    陆秉知道自己的所为过于幼稚真,但是...

    “老子乐意!”陆秉咬着牙死命的吸进空气,虽然这并不能让他脸上的涨红消去,但却可以让他勉强保住性命。

    “为什么!”阿塔兰忒赤红着眼睛看着眼前出气多进气少的少年问到。

    “我不是了嘛...”陆秉呲牙到,“我乐意!”

    “我会杀了你的!”

    “你杀不了我!”陆秉用充血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少女,“因为...我找到了!”

    陆秉的手上突然腾起了赤色的火焰,瞬间深入灵耗高温让阿塔兰忒闷哼了一声。

    “我只问你...你愿意与我缔结临时契约嘛!”陆秉看着眼前交织着疯狂与清醒的脸庞问到。

    阿塔兰忒挣扎着挣扎着,最终微不可查地点零头。

    “足够了!”

    陆秉手中的火焰瞬间熔断了契约之中的七个节点,然后嘶声吟诵起来。

    “火之已降!

    七径为凭!

    闭四方之门!

    启蚀刻之径!

    以此为契!”

    两饶身边一棵焰色的巨树拔地而起,将两人罩于繁茂的树冠之下。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

    吾命寄于汝剑!”

    黑贞感应到断裂的契约,听到少年莫名的咏唱,看到了场中突兀而起的巨树...

    一股不祥的预感充斥了她的内心。

    “以令咒令之!弓兵!杀了对方的御主!”黑贞尖声喊到,但是以往灵验的令咒在这一刻却失去了所有的效用,她只能听着场中少年越来越清晰的咏唱。

    “遵人理之绊!

    吾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善行!

    吾愿惩戒世间一切恶行!”

    “法夫纳!杀了他们!什么都不用顾忌!用你最大的力量碾碎他们!”黑贞逼退了玛修对着邪龙歇斯底里地喊到。

    但是在这一刻,齐格飞,清姬,伊丽莎白却一起发力,将巨龙进击的攻势强势顶住...

    “如愿顺此意志,此义理者!

    在此响应吧!

    阿塔兰忒!”

    焰色巨树的叶片和树枝化为一条条光带缠绕在少年和弓兵身上。

    黑贞再次逼退玛修,脸色难看的看着场中的一牵

    下一刻绿发的弓兵睁开了眼睛,只是那双眼睛中已经没有蚀骨的疯狂,她清明的眸子死死地盯住了微微喘气的黑贞。

    黑贞,“m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