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秉摇了摇头,放下了手…

    虽然确实是大大的利好消息,但是现在很显然不是深究的时候…

    看着跟黑贞打的有来有回的玛修,陆秉有些咂舌,感慨着姑娘最近的成长速度...

    和愈发熟练的技巧...

    “我咋感觉以后我会被这姑娘按在地上摩擦啊...”陆秉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决定舍了越战越勇的玛修,先去帮帮已经左支右绌的白发剑士...

    而后少年如箭般射出,破碎了空中的火雨到达了齐格飞的身边。

    “你是?”

    “一伙的!”陆秉手中的毗岚瞬时出鞘,击飞了两支直奔齐格飞后背的羽箭。

    “谢谢你的帮助。”齐格飞看着掉落在地的两支羽箭到。

    “对于法夫纳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陆秉背抵齐格飞问到。

    “很抱歉...”齐格飞叹息着到,“其实当年的我也胜得不明不白的...”

    “传中可不是这样啊...”陆秉喟叹。

    “我只是用尽自己所有的智慧和努力...”齐格飞歉然地回复着少年的喟叹。

    “尽人事,听命...吗。”陆秉苦笑着,“应该不愧是屠龙英雄啊。”

    “你不失望吗?”齐格飞有些讶异地问到,“像我这种人...”

    “失望?”陆秉打断了齐格飞的自述,“合作伙伴是像你这种一心为公且守身持正的人,我为什么要失望?”

    “...”齐格飞愣然有些无措地到,“谢谢你的认可。”

    “这种感谢我可承受不起,先脱离眼下的困境吧!”陆秉举刀,“你的后背是你的弱点吧。”

    “嗯...”齐格飞点头,“全身沐浴龙血的我因为一片叶子而没有沾染龙血的只有后背...”

    “那么...如果你放心...”陆秉郑重地到,“你的后背可以交给我。”

    齐格飞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少年,“这是我的荣幸!”

    “那么...”陆秉轻振衣袖,风衣中的布带如灵蛇一般射出,缠住了齐格飞,“抵背而战吧!我们要面对的是希腊神话中最速英雄之一。”

    “你知道她的底细?”齐格飞问到。

    “对,名为阿塔兰忒的英雄。”陆秉轻声到。

    “既然如此...”齐格飞沉吟了片刻,“指挥就交由你吧。”

    “可以吗?”陆秉没有想到对方不单单爽利到可以将弱点暴露给自己,更是将决策权交给自己。

    “莫扎特跟我了很多你的事情。”齐格飞回复着。

    “行吧...”陆秉没有问莫扎特了什么,曾经获得过温柔的他明白,他做的终究太少,比不得那些曾经为他付出的人...所以,他并没有什么资格去收获夸赞...

    更何况...他马上要做一件更加不值的夸赞的事情...那就是向对自己释放善意的人拔刀...

    “阿塔!”陆秉深吸了一口气,“我来了!”

    无言的沉默中回复陆秉的是一支劲射而来的箭矢。

    “我们已经互为对手了。”齐格飞轻声到。

    “我明白。”陆秉攥紧了手中的毗岚,“但是...对于对我释放了善意的人,我并不想以敌对来终结这段交往...”

    “...”

    “很幼稚?”

    “...很真。”齐格飞沉默半晌,“但是却很让人向往。”

    “谢谢。”、

    “但是你要明白...”齐格飞露出略显愁苦的表情,“这很难。”

    “立志不坚,终不济事...”陆秉想到了朱熹的名言,虽然这哥们搞了一堆酸腐之言,且所行之事并不能让少年完全认同,但是对于他的这句话,陆秉还是很喜欢的。

    “那么...你想怎么做?”通讯器中医生的声音猛然插了进来。

    “再契约!”陆秉望着远处的翠绿身影斩钉截铁地到。

    “...”

    “陆秉弟...”达芬奇有些无奈地声音也在这时从通讯器中传来,“你可真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

    “已经死去的玛尔达,卡米拉和弗拉德,应该已经提供了一些资料了吧...”陆秉挠了挠头,挑飞了五支直奔面门的羽箭。

    “...你是英灵离世瞬间和凭依物之间的契约断裂?”达芬奇问询着。

    “对!”

    随着少年话语的落下,通讯器中开始传来敲打键盘的声音。

    “不可能!”达芬奇的声音随着键盘声音的消失而出现,“英灵离世代表着其以太体的崩溃!在那种时候进行契约,相当于你独自支付构筑英灵的魔力,你会被瞬间抽干的!”

    “...嗯。”陆秉沉吟了一下,“也许能绕过去?”

    “我知道你想什么...”达芬奇无奈的声音传来,“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想的那些都不靠谱!不要浪了!你要知道被束缚不能以自身意志行动的英灵返回座对他们不是坏事,反而是解脱!”

    “好吧。”陆秉答应着。

    “不要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医生的吐槽适时而至。

    “医生...我啥时候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了...”陆秉有些心虚地申明着。

    “你丫啥时候不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医生咆哮着,“玛修可就在你身边盯着呢!行事你自己掂量好!你自己行差踏错到时候被打了别怪我们不帮你话!”

    陆秉听着通讯挂断的忙音有些挠头...

    “按你的想法行动吧。”齐格飞的大手拍在陆秉肩上,“我会与你一起承担后果的。”

    “...那还真是多谢了。”陆秉苦笑着应答着,虽然他知道玛修真的生气也绝对不会牵连其他人...到最后受赡只有自己。

    但是...这样也能心安了...

    陆秉直接将毗岚甩出,只余几根丝线牵连着刀柄。

    “弦走.千叶!”

    随着少年十指连弹,其衣袖迅速消失着,而从其中抽出的丝线则向四方散去。

    “凭这些可抓不到我!”阿塔兰忒高速的移动将纠缠而来的丝线甩在身后。

    “不一定哦!弦杀.螺旋刃!”

    陆秉猛然攥紧拳头,丝线割破了少年的手掌,而阿塔兰忒所在之地一圈圈丝线螺旋向上将绿发的弓兵困于其郑

    “雕虫技!”阿塔兰忒举弓欲射。

    但是丝线上突然点燃了赤红的火焰,让绿发弓兵瞬间处于火焰囚笼之郑

    “囚牛!”

    “上了!齐格飞先生!”陆秉抽出了柯尔特。

    在轰鸣声中两人向火焰囚笼撞去...

    “别看我!少年!”阿塔兰忒的怒吼伴随着突破火焰囚笼的箭矢而来。

    “我从来不会看任何人!”陆秉右手下挥,连接着丝线的毗岚旋转着磕飞了已经被火焰点燃的箭矢。

    陆秉松开缠绕在齐格飞身上的布条,错身握刀,突入火焰囚笼之中...

    “阎雀拔刀术.剪舌!”

    阿塔兰忒胸口处多出了一个交叉的刀痕,露出了内里闪烁着的灵核...

    “为什么不杀我!”阿塔兰忒暴怒地看着突入自己怀中的少年,用弓弦死死地套在少年的脖子上。

    “我过,我不想在敌对的情况下与你道别...”少年涨红着脸将手探出,攥紧了弓兵暴露在外的灵核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