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81章 少女的奋斗
    在陆秉拼命向自家从者方向靠近时,玛修她们也迎来了自己的难题...

    看着肆意挥洒火焰的黑贞,玛修贞德,玛丽有些无语…

    “这是把在前辈那受的怨气都发泄到我们头上了?”玛修从盾牌上方露头瞟了一眼某个堪比喷火器的少女。

    “…”贞德的脸有些红,也不知道是因为羞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过…”玛丽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真的没想到陆秉帮我们扛了这么大的压力啊…直面她才发现她的实力甚至超过了我们的想象啊…”

    “所以,我们更不能轻易言退啊!”玛修握紧了拳头,“那样只会再次把压力推到前辈头上!”

    “嗯嗯!”玛丽点着头赞同着。

    “玛修姐,对于击退她您有腹稿了吗?”贞德拍了拍脸问到,“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想必是因为连番受挫…才让她脱离了从者大部队,自己出来散散心…”

    “我不是前辈…”玛修揉了揉眉心,发现自己越思考,就越有棘手的问题冒出,“做不到前辈那样边走边想顺道还能挖坑的布局…”

    “怎么感觉…”

    “…不像在夸人。”

    “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们也不至于因为运气太差而掉进自己挖的坑里!”

    玛丽和贞德悄摸摸地对视了一眼…

    “少年听到这些…”

    “…会哭的吧。”

    “我有着前辈传授的‘技’!我们是英灵!我们拥有比前辈更强的力量!所以…”玛修深吸了一口气,“纵使我的‘技’尚不纯熟...我们也要正面挫败她!玛丽姐,贞德姐,能不能请你们,协助我!”

    “没问题!”玛丽和贞德再次对视了一眼重重点头。

    “上了!”玛修起身,顶盾前冲。

    “终于不做缩头乌龟了嘛!”黑贞高举着旗帜挥下一条狞恶的火龙。

    “你的火焰跟前辈的比起来...”玛修弹身前踹,拔地而起的盾牌带起的巨大风压直接吹散了袭来的火龙,“太轻了!这种没有丝毫重量的火焰来的再多也没用!”

    “就像前辈所!”玛修直刺的右拳砸中了行进中的盾牌,“你只是一个faker!即使添加再多的设定!你也无法成为‘贞德’!而你!更没有复仇的权力!”

    “你跟你那该死的御主一样讨厌!”黑贞咬着牙看着突进的少女,“咆哮吧!吾之愤怒!”

    “射杀百头,倾城之誓!”

    原本黑沉的盾牌镀上了一层白光,并以略显怪异的姿态架住了黑贞的旗帜。

    黑贞感受着传递过来足以令人失衡的大力深深地皱紧了眉头。

    然而已经随着盾牌起舞的少女并没有停下,盾牌以怪异的姿态滑过了旗帜,将黑贞的武器弹开,而后少女旋身...盾牌再一次带着呜咽的鬼啸轰来。

    黑贞后退半步举旗砸向步步紧逼的少女,但是这一次的碰撞让她的脸色更难看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握不住自己的武器...

    “开什么玩笑!”黑贞怒吼着,少女的脚下的土地如熔金一般闪耀,巨大的炎柱突破了大地的束缚,向少女裹去...

    但是少女的动作完全没有停滞,她只是借用了回转的力量将手中的盾牌甩向大地...

    并站于其上,随后在轰鸣声中乘着红莲般的业火飞舞...

    黑贞眼睁睁地看着火焰中代表折虐的长枪正在进行着无用的穿刺…

    看着在空中的少女如鹞鹰般翻身…

    看着对方将盾牌调转向自己碾来…

    而贞德和玛丽总会时不时的上前骚扰自己…

    “你们这些混蛋!混蛋!”数次被语言和现实打击到的黑贞已经不想再纠缠下去,次次出击次次受阻的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用压倒性的力量把眼前这些明明没有多少力量,却偏偏上窜下跳的玩意儿统统碾碎。

    并且,她已经忽略了某些警示,将心中的因愤懑而产生的想法切实地施行出来。

    “我是龙之魔女!”黑贞后撤,看向已经落地的少女,“当然要拥有符合自己名号的力量!所以!你们就在法夫纳的火焰下化为灰烬吧!”

    “邪龙…”

    “法夫纳…”

    看着那从云端探出的狞恶龙头,三位少女都有些失神…

    滴滴的通讯声打断了三位少女的失神。

    玛修深吸了一口气点开了通讯…

    “玛修!你那边怎么样!我检测到了极端强大的魔力反应!”医生焦急的声音从中传来。

    “…黑贞召唤了邪龙…法夫纳…”玛修艰难地开口,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履行自己的誓言…

    明明好了…

    明明…

    “玛修!”陆秉的通讯在这一刻插了进来。

    “…前辈,对不起…”玛修带着哭腔到。

    “为什么要对不起?”

    “因为…”

    “玛修!”陆秉强势地打断了玛修的话语,“你们逼出了她的底牌!明白吗!这已经是最大的胜利了!现在撤退!”

    “可是…”

    “玛修!对方的底牌已经亮了!下面该轮到我们亮底牌了!明白吗?不用伤心!因为…你们完成的是一场大捷!”

    通讯器中的话语让玛修紧绷的心情舒缓了一些。

    “贞德姐!我们在里昂救下的是谁?”陆秉的话语再次响起。

    “…齐格飞。”

    “屠龙英雄?”

    “对。”

    “玛修,听到了吗?”陆秉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做的很好!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一切都在向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

    “嗯!”

    “汇合吧!该到我们反攻的时刻了!”

    贞德和玛丽对视了一眼,“玛修?”

    少女摁灭了通讯。

    “嗯!我们走!汇合!这一次我一定要冲在前辈前面!”少女握拳深深地看了一眼正在洒下火雨的龙头。

    …

    “医生!路线规划靠你了!我要提速了!”陆秉将风衣撑开。

    “提速?你都上了还怎么提速?”医生困惑地问到。

    “我现在的方式又不适合流体力学…除了费血,速度也没有达到极致。”陆秉云淡风轻地讲解着。

    “你…又准备怎么浪了?”

    “怎么能浪呢?我只是合理运用手边的一切!”

    “…无所谓了…”医生叹气。

    “嗯嗯。”

    “毕竟我管不了你…只能拜托玛修帮忙了…”

    “…”

    “对了…你之前答应的,如果伤了一根汗毛是要干什么来着?”

    “我只是要翼装飞行!没有浪!更不会浪!医生你不能凭空污人清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