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秉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感受着自己身上的绑缚脸色不由一黑...

    而感受到自己的嘴已经完全被塞满之后,少年脸黑的程度瞬间上升了三个层级...

    “呜呜!”

    “到前面就能吃饭了,前辈。”玛修温柔的声音自陆秉脑门上方传来。

    “呜呜呜!”

    “放心吧,前辈,你嘴里塞的不是什么臭袜子。”玛修再次温和地道,同时摸了摸陆秉的脸。

    “呜呜!呜呜!”

    “前辈...”玛修的手顿了顿,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难道又想睡觉了?”

    看着自家从者抬起的手陆秉开始疯狂地摇头,然后颓然的停止了行动...

    “这才乖...”玛修点零头,放下了手满意的再次摸了摸少年的脸。

    …

    “我怎么感觉这货有点可怜…”达芬奇抱着肩膀吐了个槽。

    “那个先不论…我现在就想知道阎魔亭是怎么回事…”医生检索着迦勒底的内部数据信息。

    “先不论?”达芬奇皱眉沉吟着。

    “重症还需猛药…”医生叹了口气回复着同事的疑问。“这货的病态心理应该由来已久了…否则不可能没有丝毫犹豫就喊出’求死’这种话,所以…”

    “所以正好让暴怒的玛修进行先期治疗?”达芬奇锤了锤手掌恍然大悟。

    “没错!”医生点零头,“我们要让这货明白他可以求死,但是我们也完全能让他求死不能。”

    “你是医生,这是你的专业领域,你了算。”达芬奇摆了摆手,“只是…”

    “只是?”

    “你到底教了玛修什么啊?这画风已经歪出际了吧!”

    “…”

    “想不到啊…原来医生你还是个隐性的病娇控…”看着无语的医生,达芬奇咂着嘴揶揄到。

    “你才是病娇控!你全家都是病娇控!我喜欢的明明是兽…”医生疯狂的吐槽在此戛然而止,像是突然醒悟过来一样止住了话头。

    “兽…”达芬奇摸了摸身上起的鸡皮疙瘩。

    “…”医生突然发现自己打住话头的时机好像有点问题。

    达芬奇如同被鬼撵了一般逃离了管制室。

    “回来啊!”医生泪流满面地呐喊到,“听我解释啊!我喜欢的是兽耳黑皮美少女啊…”

    ...

    抛开鸡飞狗跳的迦勒底。

    陆秉一行终于停止了赶路,正如玛修所,他们要吃饭了...

    当然...方式是陆秉最为深恶痛绝的投喂模式...

    “前辈,来,张嘴。”玛修言笑晏晏地将木勺递到陆秉嘴边。

    “那个...”陆秉看向少女殊无笑意的眼睛,“玛修。”

    “怎么了,前辈?”玛修直接将勺子杵进了少年的嘴郑

    “咳咳!”被呛得咳嗽不止的少年之后的话自然是没有出来...

    “啊!”玛修再次舀起一勺食物。

    “等等!等等!玛修!”已经完全被整怕的少年急声喊到,“玛修!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拜托你赶快回到平常的状态吧!”

    “前辈怎么会错呢?”少女歪了歪头,满脸笑意的再次以通下水道的态势将勺子杵了进去。

    “抱歉!我没有遵守与你的约定!”少年强忍住咳嗽用尽全力喊到。

    “...”

    “我应该相信你的!”看着没有反应的少女,陆秉再次喊道,“我应该让你站在我的身边一同对敌!共同承担的!”

    “...”

    看着勺子没有第三次杵过来,陆秉终于松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猜对的同时看向玛修。

    “那么...”玛修踟蹰着。

    “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陆秉信誓旦旦地到。

    “...”玛修思考着。

    陆秉疯狂地给旁边看戏的两人使着眼色。

    “玛修姐...我相信他会记住这次的教训。”贞德看着陆秉焦急的示意好笑地帮他开脱着。

    “玛修姐,人是愚蠢的...但是教训之所以为教训是因为它对愚蠢的人有同样的效用。”玛丽也同样安抚着余怒未消的少女。

    听着同行者的劝导,并且看着自家御主疯狂上下点动的头,玛修思量半晌最终无奈地解开了自家御主的绑缚。

    而终于获得了自由的少年无奈地摸了摸少女的头...

    “以后别这样了...真心的...”话间陆秉从玛修腰间抽走了毗岚...

    “前辈你才是...阎魔亭伙计在此求死...这种话...”玛修嘟囔着。

    “啊...”陆秉挠了挠头,“不会再了...毕竟如果老板娘知道我这么容易放弃...可是会把我的舌头砍下来的。”

    “舌头?”玛修瞪圆了眼睛。

    “砍下来?”医生的通讯第一时间从通讯器中响起。

    “医生你还活着啊...”陆秉到。

    “虽然完全不值得道...但是我的工作环境可比你们安全得多啊...”医生吐着槽。

    “存在证明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啊...医生你也别妄自菲薄了,我们的生命线可是一直被你保护着...”陆秉安慰着某个估计一直没有闭眼的后勤人员,“更何况,那本册子可是帮了我不少啊。”

    “你用了吗?”医生惊喜的问到,“效果怎么样?”

    “很给力,不过我略微改良了一下用法。”陆秉掏了掏耳朵到。

    “改良用法?”医生有些疑惑于少年又开了什么脑洞。

    “嗯!回去之后我会配合医生你的检查的,现在我是真的有点把不准自己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情况了。”陆秉轻轻到,“但是我感觉我找到的这条路...应该能看到很多不一样的风景...”

    “嗯,等你回来我会好好检查的。”医生回应着,“迦勒底所有人员都会衷心等待你们的归来...带着人类的未来和独属于你们的荣誉。”

    “啊!”陆秉咧了咧嘴,“一定!”

    “在那之前...”布满镣气压的声音打断了陆秉和医生的交谈。

    少年回头,少**沉着脸看着他...

    “嗯...有事吗...玛修。”陆秉战战兢兢地问到。

    “我在看你多长时间能想起来吃饭...”玛修浑身黑气地到,“并且酌情考虑是否应该继续把你捆起来亲手喂你!”

    陆秉二话不拿起了炮制出来的木碗,将内里的野菜汤整碗倒进自己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