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73章 前路与追逐
    吃完兔子之后,陆秉很有俘虏自觉的在阿塔兰忒可以看见的地方合衣躺下。

    至于搞事?

    嗯...刀枪甚至连风衣都被收缴聊陆秉不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可以在对方眼皮子底下翻出什么风浪。

    ...

    “所以...在一帮子英灵眼皮底下,我到底是有多背!才能达成这种被俘虏的史诗级成就啊!”陆秉愤然吐槽,随即颓然叹气,“...如果不把姑娘培养起来...我死都死不安心啊...”

    感受着愈发活跃的起源,陆秉强行压下心中的波澜,毕竟起源之火在他的情绪波动剧烈时会燃烧的更加剧烈,而在玛修不在附近的现在…

    “早点睡吧!明还要赶路!”阿塔兰忒看着翻来覆去的陆秉呵斥到。

    “是...”

    “嗯...孩子就要多睡觉...”阿塔兰忒抱着弓看着火堆边的少年轻轻到,“这样才能好好地长大...”

    “...”陆秉无言。

    “睡吧...”阿塔兰忒结束了对话。

    陆秉揉了揉略显刺痛的眼睛,安静下来,但是…

    今发生了这种事态让他安心睡觉?

    陆秉表示自己心没那么大…

    既然自家从者仍然需要成长的时间…那么自己这个御主就有义务扛起这段空档期!

    但是…

    陆秉无奈地磨了磨牙,自家从者虽然看着呆萌,但是那是因为姑娘的经验太少,这可跟傻有着本质的区别…

    “单纯提升力量的话…最大限度的燃烧起源就行,但是…真等姑娘察觉了…哪怕只有征兆她也会把罪责背在自己的身上吧...”陆秉默然着,“我可从没准备让谁来背负我的‘死’…所以既要变强,还得撑下去…至少也得短期性命无忧…”

    陆秉凝眉苦思半晌...

    但是屁都没有想出来...

    “好难啊!”陆秉一边吐槽一边坐起,收获了一旁阿塔兰忒的眼神警告。

    从新躺下的陆秉注视着篝火,“...既能变强还能保命...这么美好的事情真的有可能出现在现实世界中?”

    “话我这么多年总结的心得实在不多啊...”陆秉回忆着过往细数着自己的种种心得。

    “...知性生物总会为回忆所困...”

    “招数只是心灵的画笔,我所绘所画均为心之回想...”

    “怀抱弱者之心,磨砺撕碎强者的獠牙...”

    “思考从不值得骄傲,因为那是身为人类唯一能做到的...”

    “打不死我的终会使我更强大...”

    ......

    ...

    “打不死我的...终会使我...更强大?”陆秉喃喃着,“...不光是人生,武技,剑道...我应该还在其他典籍中看过与这句话相近的论断...是哪里呢?”

    “魔术?不对!炼金术...”陆秉虚着眼吐槽,“经由死亡,复活这一跨越最伟大旅程的行为获得本质的升华...话世界本就是由原子构成的...所以这一看似高大上的法应该早就可以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

    “但是...”

    陆秉摆正心情,“传承了数千年的隐秘知识难道真的全是糟粕?其中是否还隐藏了一些我无法窥见的东西...”

    思索半晌,陆秉终于决定试试...

    毕竟被起源之火灼烧,他的前路已经变成一条一眼可望尽的断头路了,没什么心理负担的他完全可以放飞自我...

    更何况...帕拉塞尔苏斯可是创造过人工灵魂的!

    所以...

    “我就来淌一淌这条路吧!”陆秉一边给自己坚定信心一边到。

    然后一个拳头砸在他的头上。

    “别再嘀咕了!给老娘睡觉!”阿塔兰忒愤怒地喊到。

    “是...”陆秉闭上了眼睛再也不敢嘟囔...

    ...

    翌日清晨。

    一夜没合眼的玛修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感应着契约的方向。

    “玛修...别着急...”贞德看着即将崩溃的的少女劝到,“相信你的御主吧,我从没有看到过那么坚定的人...所以他一定会平安无恙的!”

    “可是...前辈昨的状况很不对头!”玛修争辩着沉默下来,“都是因为我!如果我能...”

    “好了...饶意志可从来不以其他东西而转变。”贞德到。

    “可是...”

    “你现在把自己逼的太紧可不利于之后的救援啊。”贞德接着劝慰。

    玛修闭上眼睛沉默片刻...

    而当少女再次睁开眼睛,其中所蕴含的决意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往,“我总是依靠着前辈...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但是!我不会再只依靠前辈了!”

    “总有种女儿长大聊感觉...”医生看着显示器默默吐槽。

    “怎么,罗玛尼你感觉寂寞了吗?”达芬奇端着咖啡笑着问到。

    “大部分还是欣慰的!只是...”

    “只是?”

    “不是通过我的教育...而是通过一个刚刚见面的臭子成长让我稍微有些不爽...”医生苦笑了一声,“不过...”

    “还有不过啊?”

    “玛修既然已经有了觉悟,那么我一定会支撑她的决意!”

    “哧!哈哈哈哈!”达芬奇捧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

    这也让医生的脸直接黑了下来。

    “哈哈哈!抱歉抱歉!”达芬奇用力拍打着医生的肩膀,“这副盼望女儿长大,又不忍她长大的老父亲嘴脸实在是戳住了我的笑点了!哈哈哈哈!”

    “别笑了!”医生黑着脸到。

    “抱歉抱歉...再等一下...再等一下我就能忍住了...”达芬奇上气不接下气地到。

    “别笑了!赶紧定位一下那个臭子的位置!”医生抽着嘴角看着已经快趴在地上的万能之人到。

    “是是!”达芬奇站直了身体,抹了抹眼角的泪花走到了计算机边。

    “嗯...我想想,玛修感知契约的方向...”达芬奇划了一道直线,“然后计算一下昨日弓兵脱离的速度...嗯...最不理想的状态的话工兵离她们应该还有二十公里的距离!”

    “那理想状态呢?”医生问到。

    “根据那子搞事的能力...近在眼前也不是不可能...”达芬奇无奈地到,“毕竟你也知道,那子从来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你这话的跟没一个样...”医生咂了咂嘴。

    “怎么能这么呢?”达芬奇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这里!”

    “这是?”医生仔细打量地图。

    “必经之路哦!”达芬奇到。

    “可是她们怎么能保证自己优先到达这个地点,别忘了!她们是在追击!”医生皱着眉头问到。

    “好问题!当然是由我这个万能的才出马了啊!”达芬奇拍着胸口到。

    “...”

    达芬奇没有管医生,打开了通讯器,“玛修!最近的灵脉节点在你们的东北方向一公里处!赶去那里建立召唤阵!我要给你们送点东西过去!”

    “达芬奇亲...是什么东西?”玛修问到。

    “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