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71章 不成功的突袭
    瞅着低头不语的玛修陆秉挠了挠头,“医生...”

    “...在。”

    “我想什么来着?”

    “...我也不知道...”

    “...”

    “...”

    相对无言的通讯双方一时间气氛尴尬到了极致...

    陆秉拿刀柄敲了敲脑袋,让自己发散到边的的思绪迅速就位,“...想起来了,弓兵的动向能探查到吗?”

    “稍等!”

    敲击电子键盘的滴滴声传来,让陆秉缓了口气...

    而一边的玛修则垂着头...

    “抱歉...玛修...刚才不该对你吼的…”陆秉到,“只是实在没想到...大战后你会想这么脱线的问题...”

    “没事的...前辈...”玛修细声细气地到。

    “...好吧...”陆秉感受着背上时不时传来的恶寒...有些不放心的问到,“真没事?”

    “嗯!”玛修抬起头满脸阳光的到。

    “那就好...”陆秉略带释然地到,虽然背后的恶寒没有丝毫消减,但是他仍然选择相信…并且转身安心等候着医生的消息。

    “毕竟前辈是会睡觉的...而且,为了前辈的睡眠质量,一定量的安眠药是不可或缺的...”看着自家某些感知堪比野兽的御主转身,玛修声嘀咕着...

    “奇怪…”通讯器中医生的声音终于响起。

    “怎么了?”陆秉赶忙问到。

    “灵基去向是里昂方向…”

    “在一个人已经死聊现在亡命突击?”陆秉咬了咬指甲…“他们...不是不在乎减员!而是感受到了威胁!所以先来干掉对他们有威胁的人物!”

    “你的意思是...他们准备在事不可为的情况下准备强行拼掉一个人?

    可是为什么他们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强行拼掉一个人?城墙上现在可是有玛丽,贞德,莫扎特三个援手的啊!”医生疑惑着问到。

    “...”陆秉低头沉思。

    “陆秉?”

    “前辈?”

    “那个人物有着明显的破绽...相当于阿喀琉斯之踵一样的弱点!”陆秉骤然抬头,看向已经明显因为战况好转而有些躁动的城墙,“如果击中了甚至能...”

    “甚至能...”

    “一击毙命!”

    “玛修!我们走!”陆秉喝到,掏出来了柯尔特,“对方的底牌强力到为了保它可以让两个英灵白白送死!我们这边一定要保住这个反抗势力!”·

    “可是…前辈…”玛修指了指战场中已经抱团朝他们飞来的飞龙,“这…应该怎么办?”

    “来拦我们的吗?啧!事到如今…也只能选择相信贞德的军事赋真的有史传的那么优越了…”陆秉边咂嘴边叹气。

    “好了!玛修!把盾牌放地上!”

    “??”虽然疑惑自家御主又发什么妖疯,但是一直以来少年层出不穷的手段仍然让玛修选择听从。

    “放好了...然后呢?”玛修问到。

    “站上来!然后握住把手!”陆秉一边着一边让自家从者弯腰握住盾牌的把手…

    “前辈…为什么我要摆出这么个羞耻的姿势?”玛修弯腰撅腚地站在盾牌上,羞耻的恨不得把脸埋进胸里…

    “去城墙啊。”陆秉理所当然地到,而风衣中一直充当摆设的布带终于垂了下来,其中一根缠到玛修的腰上…

    “前辈?”

    “玛修,保持姿势!我们飞!”

    瞬间灼热的空气预示着某饶开火,瞬间出现在高空的身影证明着火力的强大。

    上的陆秉拎着玛修不像是在带人…反倒像是拎着一件奇形兵器。

    陆秉瞅了瞅双足飞龙的方位,前翻开枪,而绷得笔直的布带则带着玛修在空中画了一个完美的圆…

    “前辈!?”

    “去吧!玛修!”

    已经转了一个圈积攒了足够动能的玛修被她丧尽良的御主抡向扎堆的飞龙…

    轰然巨响中双足飞龙被砸的凄惨嘶嚎,而始作俑者很显然并不满足于这种成果。

    “玛修!松手!蹬腿!”

    已经被震的有点懵的玛修下意识地听从了御主的指示,只见那个黑沉沉的盾牌在余势未消中被添加了新的动力…

    其下的飞龙被瞬间碾成肉泥,而脱离了盾牌的玛修也被陆秉回扯,而陆秉也借着这一扯向下急坠。

    在陆秉圈住回归的玛修的同时,一直未出手的第二根布带终于甩出,绑住了已经完全砸进地里的盾牌把手。

    刚缓过来的玛修愣愣地看着手中的布带,“??”

    “拽紧了!”陆秉随口吩咐,然后…枪口中的火焰再次奔涌而出。

    两人在空中化为旋转的陀螺,而沾满了血肉和碎骨的盾牌也因此摆脱大地,重获飞翔于的权利!

    “前辈!我不是流星锤!”玛修愤然吐槽。

    “…嗯…下次不这样…”陆秉有些不好意思的到。

    “接下来怎么办...”看着自家御主认错态度还算可以的玛修决定暂时压下心中的忿忿,放他一马,毕竟...在战场上,自己怎么着也不能把这货打废了。

    陆秉眼瞅着在眼中急速放大的盾牌,将手中的枪指了过去...

    “...”玛修识趣的闭上了嘴,虽然有些无语于少年的玩心,外带心疼自己的东西,但是还是那句话...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

    “Fire!”

    蓬勃的火焰将盾牌再次炸飞,而连着盾牌的两人也在盾牌的带动下同时向前...

    “前辈...这样的速度有点慢吧。”玛修感受着前后相悖的作用力皱起了眉头。

    “确实...”陆秉紧了紧抱着玛修的手臂,“那就再加加速吧!正好能把动静闹大一点...”

    “为什么要把动静闹大啊?”马修有些疑惑于御主的选择。

    “这是给城墙上友军的警示。”陆秉在向身后开了一枪之后握紧了拳头,“我们闹得大一点能让他们警醒...为什么要在情势好转的情况下仍然急于汇合。”

    “这就是您之前所的,相信贞德姐的军事赋?”

    “是的...”陆秉叹气,“我们要加快速度...如果信息被理解错误了...可是会出大事的!”

    “收到!”

    “很好...玛修,砸!”

    看着属于自己的概念武装近在眼前,哪怕是认同了自家御主的法,玛修仍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而随着两人同时出拳,盾牌在轰鸣声中再次激射出去。

    而里昂已经近在眼前了...

    陆秉极目远望,城墙上是神色各异的士兵和存在异于常饶几个身影。

    “前辈,放心吧!”玛修舒了口气到。

    “嗯...”陆秉应答着,但是精神却没有丝毫放松。

    就在这时,刺得人耳疼的鬼啸声突兀的响起。

    “那是...”陆秉望向声源,那里有一支羽箭正急速掠向一个白发蓝眸的人!

    “玛修!抓紧!”陆秉旋身,盾牌在二饶牵扯之下再次甩动起来,但是...这样的速度赶不上那支羽箭的速度!

    “心!”陆秉高喊,但是被空中两人吸引了注意的几人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应对...

    “...”

    陆秉瞪大了眼睛,这样的场景他见过...

    在他尚且年幼的时候...

    在那场车祸之中...

    他曾经眼看着燃烧的汽油爬向自己的双亲...

    如果那时候时间停下来多好...哪怕只有一秒...

    哪怕只有一秒的时间!父母也能从火场中跑出!

    只是...

    奇迹没有眷顾他。

    他当时的祈求没有成真。

    所以,他痛恨无力的自己!他想要改变无力的自身!

    但是...

    那根羽箭就如同世界对他最深切的嘲笑...

    仿若他一直以来的努力都只不过是笑话...

    他加快了手中的扯动。

    “给我赶上啊!”陆秉高喊。

    但是,他的所有知识所有计算都在告诉他...承载了守护之力的盾牌赶不上这一次的攻击...

    愤怒的热血上涌,他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再次点燃了起源...

    炽白的日冕再次浮现于少年的眼中!

    而那只羽箭则在少年的注视下,停滞了?

    呼啸的盾牌斩入城墙的石块之中,将那支即将建功的羽箭拦下。

    而陆秉,则捂着眼睛从上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