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55章 Fate.Grand.Order
    已经经过初步维修的管制室中,巨大的迦勒底亚斯上显示出混乱到极致的地图。

    “这是?”陆秉看着星球上迷乱的构图有些迷茫。

    “首先是我的推断。”罗曼医生轻轻开口,“迦勒底的地理磁场很特殊,我们现在所处的迦勒底应该是在磁场的保护下处于独立于时间轴之外的状态,勉强逃过一劫...”

    “也就是?”

    “迦勒底正停留在崩坏前夕的历史边缘...”

    “跟薛定谔的猫类似?”

    “可以这么,只不过这一次处于箱中的我们反而获救...而外界已经处于全面死亡的状态...直到我们能够打破眼下的困境!”罗曼医生轻轻到。

    “打破?有解决的方法了?”陆秉品茗着对方的话语,随即问到。

    “当然!我们在使用示巴确认了特异点F的消失后,发现不管是未来还是现在没有任何变化,所以我们假设...”

    “假设还有其他原因?”陆秉皱眉问到。

    “对!”罗曼医生指了指迦勒底亚斯,“这就是我们的观测结果!时空已经完全混乱!这根本就不是冬木特异点可以相提并论的存在!”

    看着沉思的陆秉,医生问到,“你对改变过去有什么看法?”

    “看法...这个涉及到我知识的盲区了...我唯一觉得可信的...也就只赢外祖母悖论’了...”陆秉思索了一下回答,同时还声嘟囔着,“阎魔亭漂过来关于时间猜想的书籍貌似就那么几本...”

    “嗯...确实,这样也没有错,因为历史面对的如果是一些的变化是不会给未来带来变革的,这牵涉到历史的修正力,如果只是范围的变动,是绝对无法改变时代的变迁的。”

    “但是?”陆秉若有所悟地看着那星球上的扭曲构图。

    “现在迦勒底亚斯上所显示的变动牵扯太大了!”罗曼医生深吸了一口气,“可以这样!这些变动的中心点统统都是人类历史的转折点!”

    “如果一场战争没有结束的话...

    如果一个国家没有建立的话...

    如果一个文明没有存在的话...”

    罗曼医生满面凝重地到,“这七个变动地点...不,特异点!全部都是影响人类世界格局,文明的终极选择点!它们所牵涉的事件如果没有按照我们所熟知的方向实现,那么就等同于人类史基石的崩塌...这样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外界会没有预兆的瞬间全灭。”

    “...”陆秉沉吟,“不觉得太麻烦了吗?”

    “什么?”

    “如果目的只是毁灭人类...我觉得只要控制几个核大国的领导人,按个开关就能让全人类彻底陷入核战争的毁灭结局...为什么要选择这种脱裤子放屁且费力无数倍的选择?”

    “不知道...”

    “我想也是...”陆秉叹气。

    “所以...正如雷夫所言,人类无法迎来2017年...”罗曼嘴角抽搐地把歪到际的话题扯了回来,“只有我们不同...”

    陆秉神情严肃地看着医生。

    “...迦勒底尚未进入那个已经毁灭的未来...”罗曼医生看向少年,“我们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我们只有通过灵子转移!回到过去!把那些偏离正轨的历史扳回原样!这就是拯救全人类的唯一方法!”

    陆秉低头沉默...

    “我们的力量...”罗曼医生看着沉默的少年,“抱歉...虽然有些失礼...但是我们...抱歉...我...这些...”

    罗曼发现自己不出请求的话,因为已经详尽扫描少年身体的罗曼知道,那副躯体究竟是怎样的伤痕累累...

    迦勒底无力支撑这样的战争...四十八位御主全员被冻结,除了陆秉以外没有可以进行灵子转移的御主候选,能够形成有效战力的也只有玛修...这样绝望的前景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而把这样的重压压在一个这样的少年肩上...又是否合适呢?

    陆秉抬起了头环视一圈。

    “所以...唯一拥有灵子转移适性的我要拯救全人类?”

    “抱歉...我...”罗曼沉默。

    “...”陆秉抬头望,“我不是古道热肠的人...”

    “...”罗曼无语,因为此时什么都是强求,都是绑架。

    “我只是希望我认可的人能够快快乐乐的生活,而已经没有未来的我只需要默默地消失,让时间洗刷掉我的存在,避免悲赡离别。”

    少年苦笑起来,“但是现在如果缩了岂不是她们连生存的机会都没有了!”

    陆秉想到了万事要强的远坂,想到了努力坚守的红和那帮子叽叽喳喳的麻雀,想到了某个黄腔剑豪,想到了身边给予自己生存力量的紫发姑娘...

    “你...你!你同意了?”罗曼失态地问到。

    “啊!”陆秉抬头扭了扭脖子,“我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完成全部作战...”

    “...”罗曼沉默,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想过,在压倒性的不利之下究竟谁能有万全的把握呢?

    “但是...我会拼尽全力!”陆秉笑了笑,“我们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吧...‘但尽人事’!”

    “是的!”医生笑了起来,“那么今后的战略就是探索各个问题年代!找出原因!将历史扳回原轨!你甚至要抗争历史本身!跨越无数的传和英灵!这既是挑战也是对历史的反抗和亵渎!你...”

    “人类总是走在前进的道路上,不管阻碍人类的是什么,都会被人类的进程碾碎。”陆秉扯了扯嘴角,“不用给我补习历史,也不用给我做心理建设,人类历史的前进伴随的必然是无数的牺牲,流血和吞噬...这些我懂,更何况...我唯一在意的人是跟未来挂钩的...”

    医生看着话里话外从没有提到过自己的少年,一种心酸回荡在心底...

    但是最终他咽下了嘴边的话语,压下了心中的情绪,他不能用自己的感官来玷污少年的决意!

    “那么!今后我们的使命就是人理守护指定!Fate.Grand.order!以魔术最高位为名!我等...”

    医生向着少年深深鞠躬。

    “必将夺回未来!”

    “啊,一定...”陆秉喃喃着。

    “但是...在那之前...”医生突然扯了扯达芬奇。

    “咋了?”陆秉看着突然鬼祟的一男一“女”,心里有点不安。

    “没怎么...玛修!压制住他!”医生喝到。

    一边的紫发少女直接合身抱来,死死地钳住了陆秉。

    “???”

    “达芬奇!”医生再次喊到。

    “是是!”美丽的女子放下了手中的手杖。

    “???!!!”

    “先来个身体检查!顺便加上一套完整的理疗程序!”医生恶狠狠地到。

    “!!!!放开我!”陆秉嚎叫着挣扎...但是就如他所,他没有玛修的劲大...

    就这样,陆秉被迦勒底的三个人拖进了一边的医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