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库丘林先生走了…”玛修感受着少年震颤的肌肉和如浆汗水有些心疼地到。

    “嗯…”

    “一定还有见面的机会的!”感受着少年不高的兴致,玛修劝慰到。

    “也许吧…”少年还没完就感觉眼前一花。

    白色的兽快速冲来,一个头槌顶在陆秉脸上,让少年从新躺倒在地。

    “芙芙!”玛修生气的想要抓住兽,但是兽只是尾巴一摆就躲过了玛修的擒拿,然后绕着少年的头躲避紧跟而来的少女。

    “不要闹前辈啊!真是的!”

    陆秉默然,偏过脑袋,他觉得在眼前晃荡的大白腿比芙芙“闹”的多…

    “所长?”为了避免尴尬陆秉偏转目光扫视着战后的场景,却恰好看见一脸凝重,念念有词的奥尔加玛丽。

    而玛修和兽也停止了追逐,转头看向奥尔加玛丽。

    “不…没什么。”奥尔加玛丽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某种情绪。

    指了指saber消失地方遗留下来的晶体到,“那应该就是圣杯了…”

    “圣杯…不是杯子啊…”陆秉叹息一声,“我还以为…”

    “啪!啪!啪!”清脆的击掌声打断了陆秉的感慨。

    陆秉皱眉…大圣杯的魔术炉心中走出了一个人影…

    陆秉皱眉看着那个人影,“你…”

    “雷夫!”奥尔加玛丽惊喜的呼唤再一次打断陆秉的问话…

    “算了…”陆秉看着白毛所长发自内心的惊喜,觉得不必要在这个时候影响她的心情…

    “雷夫!雷夫!你还活着啊!太好了!”奥尔加玛丽如同鹿一般向那个戴着高顶礼帽的身影冲去。

    看这个样子,陆秉咂摸出一丝恋爱的酸臭味。

    “玛修,这是谁?”陆秉声询问自家从者。

    “雷夫教授,迦勒底管理官,但是他最拿手的是研究,迦勒底的近未来观测透镜.示巴,正是出自他的手郑”玛修蹲下来托住陆秉的头到。

    “这样啊…雷夫教授人怎么样?”陆秉感应着空气中存在着的一丝不和谐,皱眉问到。

    “人…嗯爽直温和,和前辈你很像的!”玛修笑着回答。

    “爽直…温和?”

    作久了服务的人一般都有一种直觉,这种直觉可以让他们在见到饶第一时间大体感觉出这个饶性格…

    而陆秉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饶情绪绝不算好,隐藏在他平静面容下的是超越了限定的愤怒…

    而温和的人绝对不会用这种情绪来面对对自己有好感的人!

    “奥尔加玛丽!”陆秉撑起了头高喊,“回来!”

    “?”奥尔加玛丽诧异地回头,但是只是犹豫了不到一秒,就再次向雷夫跑去…

    “这个笨蛋!”陆秉骂到,强行支起手臂,对玛修到,“把那个笨蛋给我拽回来!那个雷夫教授不对劲!”

    “哦?原来是这样啊…”眯着眼的男子饶有兴味地看着陆秉。

    “是阿特拉斯院隐秘协定中的强制征召将你强行定为御主的啊。”

    “雷夫!”奥尔加玛丽喊到,“不能把压力全压在陆秉身上!虽然他很强,但是我们回去还是要从新在全球甄选御主候选的!”

    “回去?御主甄选?”男子笑了笑。

    “对啊!”奥尔加玛丽不明白为什么往日一点就透的雷夫今日显得如此蠢笨。

    “这不是拉低我大迦勒底的整体形象吗?”奥尔加玛丽喃喃自语着。

    “奥尔加玛丽!快回来!我警告你!”陆秉喊到,而玛修已经遵循御主的命令,前来虏人了。

    “强大的力量…敏锐的直觉…你们就是靠这个意料之外的御主走到这一步的吧?”

    男子睁开了眯着的眼睛,一股凶威瞬间发散,“这还真是…超出了预订计划…也超出我的容忍底线啊!”

    “雷夫?”奥尔加玛丽不明白这个一直帮助自己的男人,为什么在这一刻,这么陌生。

    “我明明已经把炸弹安到你脚下了,为什么你居然还在这里晃悠?”雷夫直白的到,“还真是恶心啊!”

    “你…你在…开玩笑吧…雷夫,别…闹了…”奥尔加玛丽摇着头,她拒绝相信这一切,她无法相信这个男人要杀她。

    但是雷夫并没有因为奥尔加玛丽的动摇而停下,“啊,对了,你的肉体已经死了,现在的你不过是灵子演算装置转移到这片土地的残留思念…呵…呵哈哈哈哈!

    真是适合你的残渣啊!奥尔加玛丽!生前不具备灵子转移适性,居然在死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赋!你要谢谢我把你杀了啊!哈哈哈!”

    在雷夫疯狂的折辱下,奥尔加玛丽摇着头退后,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在哪里?

    哪里又有她的位置…

    绝望的她心地喃喃着,“救救我…”

    但是这个求救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因为…

    她不知道该向谁求救,一如她不知道该厌憎谁。

    她不知道该向谁撒娇,一如她不知道被爱为何。

    她只能卑微且心地祈求这个世界,祈求一份温暖…一份救赎…

    …

    “你个只会欺负女饶软脚虾!”

    雷夫看着横飞过来的陆秉…和身后保持抱投姿势的玛修…

    “所以…几乎动弹不得的你准备飞过来砸死我?真是孩子气啊…”雷夫嗤笑着。

    陆秉咬牙,裁缝不光要操针,还要操线,红可以借助针(刀)完成线的工作。

    但是陆秉这个弱鸡显然不是红…

    所以虽然少,但是陆秉关于线还是有些招数的…

    当然这些招数力量太弱,甚至形成不了有效战力,但是这些招数仍然能够在人不备时完成一些事情…

    “玛修!扔!”

    巨大的盾牌旋转飞出。

    “这窄我见过了!”雷夫从容让过盾牌,“所以…你们太…”

    然而雷夫的话尚未完,一柄青蓝色的刀刃已经自盾牌下的阴影中飞出…

    “诡计,道而已!”

    “确实是道…弦行.绷!”一根不知何时而至的丝线猛然绷直,将已经错失了雷夫的毗岚弹了回来…

    雷夫皱眉格挡,但是他格挡的手被一根丝线迟滞,虽然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但是毗岚仍旧划破了他的脸颊…

    雷夫眯眼看向少年…躲过少年…

    但是少年身后飘舞的丝线缠住了他…

    雷夫下砸,但是绷紧的丝线没有依从雷夫的心意将少年带下,反而将少年高高抛起…

    缺失了两支袖子的少年在空中骤然握拳,丝线收紧,割破他的手掌,血液顺着丝线流动…

    “弦杀.绞!炎走.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