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结了吗?”玛修问到。

    “怎么可能…”陆秉叹气,松开了少女的双手。

    遥遥抬手将两划令咒尚未完全耗尽的魔力透过契约传入魔力缺失的库丘林处。

    “不过…她也不会好受就是了。”

    库丘林走过来擂了陆秉一拳,“让我看到好东西了啊,master。”

    “你满意就好…玛修你呢?”

    “嗯!前所未有的感觉!谢谢您master!”

    “嘛…记住感觉就行,本就是没有定式的招数,而且根据武具的不同,射杀百头能发挥出不同的特性,当然你的力量比我强多了,今后能彻底领悟威力绝对比我带着你强的多。”陆秉摆了摆手示意自家从者不必大惊怪。

    因为…某个飞出去的传奇还没死呢。

    “守护之力吗!”黑甲剑士抖落了身上的碎石和泥土站了起来。

    “原来你会话的吗?我还以为你的嘴被缝上了!”陆秉扯了扯嘴角怼了句垃圾话,毕竟要杀自己和气势怼脸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实…

    “你…”黑甲剑士仔细地审视着少年的脸,沉默下来…

    陆秉则心里发毛,因为…虽然脸上不显,但是深藏在对方眼眸深处的是…嫌弃?

    你一个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蹦出来的女人凭什么嫌弃我?

    “这样啊…第四次战争的受害者吗?”沉思良久的她有些感慨地出了这句话。

    “我应该感到荣幸吗?居然还能被杀人者记住?”陆秉嗤笑一声。

    “虽然那个女人真到让人作呕,但是在这件事上我并不认为她做错了什么。”黑甲剑士仿若没有听出少年语气中的嘲讽,只是平淡地回复着。

    “人类没有权利替他人做出选择!”陆秉喝到,“不管她是传奇还是王者!”

    “是吗…看来我们的理念有别。”黑甲剑士勾起了嘴角,这一抹笑意如春风化雨让冷肃的黑甲剑士亲善起来…

    但是这对少年毫无意义,因为在阎魔亭他不会视客饶情绪而区别自己的服务态度。

    而且…对方虽然在笑,但是眼里对自己的嫌弃分毫没少啊!

    王者将目光偏转…

    “那个盾牌…那份力量…果然这一次你依然坚定地站在’正确’的一方吗?”

    “您是指我吗?”玛修愣愣地看着尽显领袖气质的王者,“可能让您失望了…我并没有继承这位英雄的名字和记忆…”

    “无妨!”王者摆手,目光柔和地看着少女“既然他已经选择将力量留给你,就明他已经认可了你,不必纠结于他的姓名和记忆,像你的御主的一样,做出自己的选择就好。”

    “…你是精分吗?”陆秉吐槽,对方的话完全是互相矛盾!一边否定着自己,一边又鼓励着自家从者听自己的?

    “不…”王者将目光转回,“纵然道路不同,但是你散发的光芒和被你光芒所吸引的人…让我不由得想要看看你的未来。”

    “…那还怼我?”陆秉觉得对方对自己的评价怎么都算不上贬义,那为毛还那么大敌意?

    “呵!希望归希望!不爽归不爽!”王者哂笑着看着懵逼的少年,“我可不是某个压抑自己欲望,导致最后众叛亲离的蠢女人!更何况…”

    “更何况?”陆秉屏蔽了对方不爽的发言,只关注其中的重点。

    “只是这种程度就叫苦的话,你们可撑不住之后的战争啊!”

    “之后的…战争?”陆秉喃喃着,下意识的准备分析一下…

    “所以!超越我吧!”黑甲王者双手握剑,没有给陆秉丝毫反应的时间,再次逸散出狂暴的魔力。

    漆黑的魔剑携刻着赤红的纹路释放出绝顶的存在腑

    “卑王铁锤!反转旭光!”

    “果然…”陆秉嘴角抽动着,放下差点戳进鼻孔的左手,“这货只是个罹患精分,狂躁症的重症精神病!”

    “玛修准备上了!库丘林支援交给你了!”陆秉俯身握刀。

    “弥雀.空蝉!”悄然无声中陆秉抵达王者的身侧,拔刀!

    但是…

    “果然…以你的性格必然会最先抵达战场…”王者抵住了陆秉的臂。

    而毗岚尚未完全出鞘…

    这是陆秉没有预见的结果。

    “很诧异?”王者哂笑。

    “弥雀.孑孓!”几乎没有任何腿部动作,陆秉直直退后,然后…

    转瞬前冲!

    “炎雀拔刀术.心狼!”如同狩猎的独狼一般,几乎瞬发而至的两刀一前一后袭向王者的脖颈。

    娇的剑士旋身,迅速拉近了距离,然后一技横斩斩向陆秉的胸腹…

    “…”陆秉急退,讶异地看着娇的少女。

    “很诧异为什么你的招数都没用?”少女冷着脸到。

    “确实…”陆秉皱眉。

    “饶思维决定了他的招式,他的侧重…固然你的招式确实以多变着称,但是如果了解了你的为人…你的招数就有迹可循了!”王者淡淡地到。

    “…只是见了我一面就了解到这个程度了?”陆秉懵逼地看着眼前的王者。

    “呵,这种程度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王者轻蔑地到。

    “…”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陆秉凝眉思索,他不信对方第一次见他就能把他的底摸得这么清楚!

    自己之前确实宣扬了一些自己的主张,但是仅凭这些能摸清他的招数?

    无脑yy写手都不敢这样写好不好!

    等等…

    为什么对方专怼自己?

    为什么她的眼中常含嫌弃?

    为什么盾击的射杀百头能打飞她?

    …

    “玛修!”陆秉沉声喝到。

    “在!master!”

    “帮我争取一点时间…”陆秉眯眼看着黑甲王者,将魔力输入玛修的体内。

    “我要稍微整理一下…”

    “是!master!”

    陆秉闭上眼睛。

    “猜想一,对方具有未来视,能直接预知招式。”

    陆秉摇头,那样的话教导玛修时的射杀百头没有命中对方的可能。

    “猜想二,对方具备他心通的能力,能直接读取敌饶思维。”

    陆秉再次摇头,那样的话亚瑟王传中让她身死的叛乱,就没有可能发生!

    “猜想三,对方见过自己…跟自己有交手的经历…”

    陆秉睁开眼睛,这是目前最有可能的猜想!

    陆秉扯了扯嘴角…还真是一刻都不能放松啊!

    但是…

    “那又如何!”陆秉看着气焰彪炳的骑士王,“已经得出结果的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都只是记录!”

    “而记录本就是要被打破的存在!”

    久经锻炼的精神开始模拟所有使用过的招式…

    既然现有的招式没用…

    那就推导更进一步甚至无数步的招式!

    既然自己的基本盘被摸透…

    那就打破观念确立新的基本盘!

    既然这个女人认为已经摸透他了…

    那就让自己前进到她不认识的地步!

    “你想让我超越你?正合我意!”陆秉喊到。

    但是少年没有看到的是,黑甲少女嘴角一闪而逝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