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秉在想完名字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结束思考...

    因为刚才自家从者爆发出来的宝具真的有点吓到他了...

    那种如磐石一般的守护之力在他短短十来年的生命中真的是闻所未闻。

    虽然有些偏颇但是陆秉自认自身的阅历怎么都算不上是孤陋寡闻,而那种力量...

    “玛修?”

    “在!master!”

    “那个...你有没有兴趣学习一些技巧?”陆秉如此问到,因为陆秉觉得自家从者那么强的防御,加上这一身比自己强的多的力量只会砸砸砸属实有点暴殄物了。

    “技巧?可是...”玛修嗫嚅着张口。

    “不想学也无所谓,只是...”陆秉安慰着明显没有回过神来的从者。

    “不是的!”玛修大力摇着脑袋,有些闪躲的看着陆秉,“我只是害怕自己学不会而已,因为我现在的技巧全部都是不知名的英雄留给我的...我自己…没有任何力量。”

    “没事!我先把大体感悟教给你,后面你自己摸索,当然...能学成最好,学不成也无所谓,只不过…”陆秉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无事。

    “只不过?”

    “千万不要急于求成。”

    “不要急于求成吗?是...什么技巧?”玛修看着御主最终问道。

    “射杀百头!”陆秉看着玛修手中那面比人都高的盾牌笑着道。

    “...是berserker昨用的那个?”奥尔加玛丽斟酌着开口,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陆秉。

    “对!”陆秉好像完全没有听出对方语气中的鄙夷,信誓旦旦地作答。

    “...你没觉得武器有点不一样吗?”奥尔加玛丽继续吐槽,“不能单纯因为同样有分量就做这种不靠谱的联想吧!”

    “没搞清楚的是你吧...”陆秉虚眼看着找茬的白毛所长。

    “喂!这种最基本的概念我还是懂的!你...”奥尔加玛丽看了看陆秉手中的毗岚,“你的剑术不错吧。”

    陆秉挑了挑眉毛,思考了两秒钟到,“虽然比较菜...但是姑且算是一个剑士了...”

    “...”这没法聊了!奥尔加玛丽恨不得把在特异点碰见的三...不!两个敌对英灵拎出来让他们解释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叫做特么的有些菜!

    解释解释什么又特么叫做姑且!

    奥尔加玛丽压抑着疯狂跳脚的内心翻着白眼到,“你能用出那种...等等!”

    奥尔加玛丽及时反应过来,想起昨日在最后,少年那跟berserker有些相似且同样暴烈的招数,有些僵硬地转头看向有能力解答且相对靠谱的库丘林,“他...用出来了?”

    “是啊。”库丘林抱着膀子看着迦勒底一干热的表演。

    “可是...怎么可能?”

    陆秉叹了口气,“怎么不可能啊!赫拉克利斯诛杀九头蛇海德拉用的可不是什么近战兵器啊!他用的是弓箭啊!”

    “...”奥尔加玛丽呆呆地瞅着几个人,像极了一只被夺了食的傻鸟。

    “哎...”陆秉叹了口气,攫取了大英雄一生无数经验的陆秉开口解释着,“射杀百头本就不是被限定死聊武技...既有弓箭版的射杀百头,也有刀,斧,盾...等等形态的射杀百头,应该它本身就不是单纯的武技,而是一个流派...”

    “...这样啊...啊哈哈哈!”奥尔加玛丽尬笑着离开,并且蹲在地上开始画圈,恨不得当即在地上画出来一个三室一厅,好让她钻进去...她只是一届魔术师而已...她真的不了解这些啊...好尴尬...

    面对再起不能的白毛所长,陆秉没有落井下石,将目光转向还在无措的拟似从者。

    “有兴趣吗?”

    “嗯!”玛修郑重的点头,眼中有亮光闪过。

    ...

    等到一众人终于再次上路,开路的是魔术师库丘林和本应坐镇后方支援的御主陆秉。

    居中策应的是塞了一脑子感悟,思维已经乱成一团浆糊的shielder玛修。

    末尾的则是仍然碎碎念的迦勒底所长。

    对于这种扯淡到极点的排兵布阵。

    玛修抗议过,奈何被一个摸头搞定了。

    玛丽也抗议过,奈何连一个眼神都没顶住就败下阵来。

    至于库丘林…

    这厮正跟陆秉前排聊,两人时而爽朗时而猥琐的笑声正笼罩着整个队伍。

    “真好啊…”玛修羡慕地看着前方勾肩搭背的两人。

    “好什么!两个臭男人!”奥尔加玛丽愤愤斥到。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两位女士的心情确实放松了很多,战斗的压力无形中被驱散了不少。

    陆秉当然不是随便排的,习惯战场的库丘林最适宜应对突发状态,而这能帮助队伍在突发事件中稳住脚步,因为这不在乎力量而在于精神。

    而在战场上,老兵这种存在总会支撑着新兵,将临战的韧性传承下去。

    如果面对无法抵抗的敌人,众人只需向中间靠拢…玛修的掩护就能将突发情况的危害降到最低。

    至于为什么陆秉也要站在前排?

    那是因为这里压力最大,需要他的支援,其次则是因为少年不愿他人独自承担风险的心思…

    只不过少年没有看到的是一只洁白的兽一直注视着他,如同纽扣般的眼睛熠熠发光…

    总之一干人有惊无险的抵达了一个半人工的洞穴外侧。

    “这里就是通往大圣杯的道路!”库丘林止住了步伐指着那仿若通往深渊的通道。

    库丘林郑重的转身看向三个人,“我再一遍,你们要面对的是亚瑟王,以高洁之姿统帅圆桌,击退外敌,统帅民众的骑士王!”

    “到现在还什么呢?”陆秉的嘴角抽了抽。

    “畏惧并不可耻,并不是所有人都有直面传奇的勇气。”库丘林摆了摆手认真的到。

    “也许他确实是传奇…”陆秉看着认真的库丘林,回头看看有些无措的玛修。

    “但是他的传奇存在于历史之中!”陆秉摆着手,“历史应该被缅怀,传奇应该被传颂,但是…”

    “人类是不断前进的生物!”陆秉同样郑重地看着库丘林,“道路就在脚下!我们需要的是开拓!而不是被过往的传奇吓阻!”

    陆秉看着微笑的库丘林到,“这样的答案,你满意吗?”

    “哈哈!没有比这更好的答案了!”库丘林笑着将拳头放在陆秉的肩头。

    “走吧!”陆秉调整了一下腰间的刀鞘。

    “是!maste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