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43章 炎雀.伪射杀百头!
    环绕着三饶场景不停变换着,而随着每一次变换,陆秉对于希腊的大英雄都多一分了解。

    然而陆秉没有注意到的是,每当这种理解加深一分,那已呈现异态的虹膜异象就会一同加深…

    当然这种异态和其带来的痛楚被此时肾上腺素分泌过剩的少年忽略了…

    而大英雄则如同晕3d的电玩新手般捂着头,狂怒的破坏着身周的一牵

    至于其原因几分是因为起源之火,几分是因为场景变换…

    嘛…也只有失了智的他自己才知道。

    而擅长把控战机的两人则趁着此良机将火力最大限度地倾泻到berserker的身上。

    “话,你还有没有更强的大招?”陆秉问到。

    “什么大招啊!那叫做宝具好不好!”库丘林一边挺杖突刺,一边吐槽。

    “都一样,有没有?”

    “…”

    “…”看着无言的库丘林陆秉知道了答案…

    一向经历地狱难度,没有丝毫游戏体验的陆秉把“人间不值得”咽回肚子…

    因为吐再多槽也换不来命运女神那娘们的垂青…搞不好那娘们现在还踢着腿捂着肚子,肆无忌惮地嘲笑着自己…

    “帮我争取一点时间!”陆秉高喊,同时俯身握刀。

    战场瞬息万变,陆秉正尝试着抓住这个机会的尾巴…

    捕捉对方的踪迹,推理对方的动向,沉凝着属于自己的势…

    内藏暴烈的沉凝之势开始凝聚…

    陆秉眼中的时间流速开始减慢…

    场景还在变换,而对于即将进入某种状态的陆秉来,眼前闪过的已经不再是berserker的记忆图像,而是可以大口吞食的“知识”!

    berserker发出震的狂吼,斧剑连砸迫开了库丘林。

    但是库丘林没有放弃,因为武者的直觉告诉他,少年那一触即发的势尚未至顶。

    “让我多表现表现啊!berserker!”狂舞的树木连成绵密的阵型,而库丘林则控制着树枝使用着迅捷的枪法牵制着突进的肉山。

    berserker狂吼着旋转,狂放的斧剑将身周的树木撕碎,berserker曲腿弹跳,强大的筋力让berserker跳的很高。

    “这招你已经用过了啊!”库丘林高喝,木杖点地,巨大的树木巨人再现,其腹部轰然洞开,berserker直撞其郑

    “灼烧殆尽的炎笼!”

    接的火柱再现,陆秉保持着拔刀的姿势没有动弹。

    吃过一次亏的他将整个燃烧的巨人纳入视野,同时继续从幻境中汲取着知识!

    “吼!”

    没有让陆秉失望的berserker从炎柱中撞出,直奔陆秉而来…

    “别看卢恩啊!”库丘林再次施术,一根自相见以来最坚实的木刺在berserker即将落地时探出,在间不容发的瞬间伸长,击中了berserker的下颌…

    “子!看你的了!”库丘林看着后仰的berserker对陆秉喊到。

    陆秉无言地看着如灵猴般在空中空翻落地的berserker,手中的毗岚前拉一寸,此时没有刀鞘遮掩的毗岚上密布着锋锐的狂岚,甚至模糊了它原本绚丽的刀身。

    少年划破的手掌上,鲜血涟涟,融入那无息的暴风之汁

    陆秉看着以慢动作冲来的berserker,眼中无悲无喜…

    这一刻他的眼中再次褪去色彩…

    而他虹膜中如同日冕的放射线大亮,berserker好像错觉般停滞了一瞬…

    陆秉弹身而出,毗岚上已经被点燃的血液在起源的再次加持下如同初升朝阳般辐照万物!

    “炎雀.伪空境.炙!”

    爆炸的火焰拂过berserker,瞬间碳化了他的皮肤,烧融了他的血肉…

    而潜藏在火焰下的斩击更是将他巨大的身体一分为二…

    陆秉落地,踉跄着前行数步…只有一瞬的伪空境状态已经解除。

    疼痛已经突破了肾上腺素的麻痹,眼睛和身体各处传来的灼痛警告着他,让他赶快脱离起源状态。

    “没事吧!”坚实的臂膀扶住已经摇摇欲坠的陆秉。

    “你没有资格撒娇!”这是他在无助时无数次告诫自己的真理,这是他已经刻入本能,对于软弱的鞭笞,同样也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没事!”陆秉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抑制住想要解除起源的本能并且站直了身体。

    两人再次看向berserker…

    那烧焦躯体上如同时间倒流般恢复的血肉告诉两人…

    十二试炼尚未结束。

    此时的空已经恢复成时之迷途释放前的状态。

    也许是因为陆秉在刚刚涸泽而渔般疯狂的转换记忆场景…

    也许是因为十二试炼对于术式的抗性…

    时之迷途解除了…

    “怎么样?还能坚持吗?”库丘林担心地问到。

    “已经看的够多了…”陆秉喘了口气,想要笑一笑,但是疼痛将这个笑容扭曲成一阵呲牙咧嘴…

    “我们已经被压制了太长时间了…”陆秉将毗岚杵地,撑起自己的体重。

    “你想怎么办?”库丘林问到。

    他觉得作为一个普通人,陆秉已经做的够多了…

    master本就不是需要冲锋在前的角色…

    如果…如果眼前的御主仍然只是想要拼命,想要一个如同童话般完美的结局…

    库丘林就会打晕他,让已经渐渐恢复体力的玛修带着这个子和白毛有多远跑多远…

    而自己?

    本就为了厮杀而来的他不会畏惧死亡!

    他会将berserker拖死在这里!

    “我不是了吗…看的已经够多了…”陆秉推开搀扶着自己的手。

    不等库丘林反应就将毗岚高高地举起,留给众人一个决然的背影,

    那不同于拔刀术,也不同于神乐的架势让一众人感觉有点懵。

    “他还有密藏的招数?”

    这是几人在心中共同问出的话语,因为在跟少年相遇的短短时间内,她们已经见证了太多的奇迹…

    而这些让她们冀望更多…

    这不是得寸进尺…这是人类的本能…人类本能的希望见证奇迹,希望见证超越凡俗的存在诞生…

    …

    看着已经从新黏连在一起的身躯。

    已经看过无数次的记忆让他知晓了berserker的弱点所在。

    而更重要的技艺…

    陆秉已经可以用自己略显单薄的身躯施展出来。

    “要上了!”

    陆秉要用手中跟原版相差甚远的爱刀斩出同样强力,沉重且一往无前的斩击。

    剑士优越的眼力帮助陆秉锁定了他的目标。

    上臂,锁骨,气管,头盖,心口,肋骨,会阴,大腿…

    既然无法复刻力量…那就用火焰的推力和更快的速度来弥补。

    “炎雀!伪射杀百头!山崩!”

    几乎同时交汇的身影用出了几乎一致的剑技。

    但是曾经苦手的气场已经无法阻碍少年,因为他手中拥有着同样剑技所带来效果相同的气场。

    脚踏弥雀的少年躲过了前三刀,之后骤然发力,星火萦绕,几乎同时而出的八次斩击瞬时而至。

    而这时跟陆秉共鸣且仅剩一丝的起源之火在berserker脑中爆发。

    巨大的肉山瞬时一僵。

    而毗岚则趁此机会携带着起源之火击穿了berserker的八处要害…

    “我会永远记住你的传。”陆秉撑着快要倒下的berserker轻声到…

    然后毗岚携带着无匹之势捅入berserker的胸口…

    “真是…精彩…”赞誉声回荡在少年耳边。

    陆秉抬头,看着眼眸中疯狂蜕尽的希腊大英雄。

    “希望下次…能在理智健全的情况下…和你相遇…”berserker的话语随着金色的粒子消逝在地之间。

    陆秉沉默…

    最终看着金色粒子消散的方向到,“会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