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陆秉虹膜中的放射线亮起了炽白的光芒,自瞳孔散射而出…一如日蚀中的日冕。

    将传承而来的黑色眼睛渲染的神秘且瑰丽…

    当然…因为周边的赤色火光,如果不仔细观察,其外显不过是虹膜变红而已…

    起源侵蚀。

    本应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在这一刻承受了它本不应承受的痛苦。

    因烧灼和刺痛流出的泪水在其尚未离开眼眶就被蒸干…

    而陆秉则将呼之欲出的痛哼掐死在本能的边缘。

    berserker狂暴冲来,而其手中所挥砍而来的斧剑所携正是之前几乎生生砍死陆秉的剑窄

    “库丘林!”

    随着陆秉的呼唤,连珠火球攒射而来,陆秉撞入其汁

    起源之火蓬勃而起,陆秉旋转着将毗岚斩入一个个火球。

    “K”的卢恩为火,强壮,疗愈。

    “G”则为礼物,现代英文的gift正是其转写。

    而当这两个卢恩搭配…

    被斩入的火球温顺地沿着毗岚汇入陆秉手中,而在起源的压制下,这些不属于陆秉的火焰在接触的一瞬间就臣服而下,随后火焰再次喷涌,旋转而出,而陆秉则引领着旋转之炎撞向berserker。

    “吼!”

    巨大的斧剑向陆秉砸去…

    而就在这一刻,场景陡变。

    那是陆秉从berserker狂暴精神中析出的场景…

    但是这并没有让berserker有丝毫的停滞,斧剑仍然兜头砸来…

    奥尔加玛丽扶着倒地的玛修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而库丘林则死盯着战场中的每一个微细节,木杖高举,已经准备好的术式处于填充状态,方便他随时支援。

    斧剑没有任何阻碍地斩入火焰旋风之汁

    澎湃的火焰爆破而出…掺杂着起源的火焰在berserker身上燃烧不息,但是…

    其中却没有陆秉的身影,仿若少年已经被那狂暴的一击碾成飞灰…

    “怎么可能…”已经睁开眼睛的玛修脸色苍白地喃喃着。

    但是…

    berserker几乎在瞬间就反身,巨大的斧剑悍然回拉,带出了如同鬼叫的厉啸声斩向自己的身后。

    库丘林蓄势待发的术式在这一刻出手,“相信你的御主!”

    巨大的炎柱席卷而上。

    与此同时,一抹青蓝色浮现于虚空之中,承接了席卷而起的炎柱。

    火焰的风暴再次出现,“弥雀!”

    但是不同于之前,原本应该再次被困住动弹不得的少年如同轻灵的燕子一般贴着斧剑避过这一击。

    “气场紊乱了!”库丘林眼中闪过激赏,这是以力场扰乱力场的路数,虽然很简单,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将之想出并运用在实战之中,可见少年战斗意识之强。

    “吼吼吼!”berserker再次挥舞斧剑,几乎同时而出的七道斩击封锁了他巨大身躯旁的空间。

    库丘林将手中的木杖如同投枪般掷出,燃烧的树根如灵蛇般缠上了berserker的腿。

    而陆秉则如鹞鹰般腾转,“炎雀.惊蝉.扶摇!”

    将berserker头顶的斧剑抵开一分,陆秉合身而入,虽然身周的火焰与力场已经势竭,但是陆秉没有退缩,而是将剩余所有的力量凝聚在刀尖之上,向下扎去。

    青蓝色的刀刃插入berserker的眼汁

    “吼吼!”berserker愤怒地咆哮,左手向头上抓去,而陆秉腾身起跳躲过了berserker的抓握,然后猛然下踏…毗岚贯脑而入。

    陆秉借势骑到对方头上,不理会berserker的挣扎,如同猛毒的起源之火顺着毗岚涌入对方的大脑,“体会一下我的痛苦吧!”

    起源在一瞬间煮熟了berserker的大脑,颅内巨大的压力让火焰从berserker的七窍中喷出,惊悚且恐怖。

    陆秉拔刀后撤,看着berserker在原地挣扎…最终毫无声息的停滞原地…

    陆秉回头看向紫发少女…“怎么样?”

    “没事!”少女苍白着脸强撑着想要站起证明,但是却被少年摆手拦下。

    “不用证明,好好休息,这场战斗…还没结束!”

    众人回头…仿若永不止息的berserker再次开始动弹…

    “所以…相比于’烂游戏’这个称谓…我觉得bug游戏更适合于称呼所谓的现实世界…”陆秉默默地瞅着怎么都能活过来的肉山吐槽到。

    “不…我觉得bug的是你才对…”库丘林看着复活后七窍中仍然喷涌着火焰的berserker,“连可以逆转因果的十二试炼都无法完全抵消的火焰…这已经涉及到更高深的命运范畴了吧?”

    库丘林看着火势有所减却任然喷涌而出的火焰如此到。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陆秉罕见的对事物完全没有头绪…因为他真的不了解自己的起源…

    berserker痛苦的咆哮声和一路声势勇猛的突击打断了尚还拥有战力两饶对话。

    “有法子吗?”

    “…”陆秉沉默着。

    “你们走吧!我来拖住他!”库丘林挺身在前。

    “…”陆秉无言,他没有坐视别人为自己牺牲的勇气…

    “不…”陆秉抬起手拉住了库丘林的肩膀,因为身高的差距让这一幕有些好笑,但是他的话语仍然带着他的意志,“那样…不是我的风格…”

    “子…战场是允许必要的牺牲的!”库丘林不复一直以来的吊儿郎当,他郑重地到。

    “没有任何牺牲可以用这个理由轻描淡写地带过!”库丘林的话让陆秉想到了红…

    那个温柔的人就是想要将自己的牺牲淡化…好让少年能够没有负担地面对今后的生活…

    “子…你这样活下去是很累的…”库丘林回头笑了笑,“这是唯一的方法…再这一次碰见你已经让我很开心…”

    “那就带着更开心的回忆返回英灵之座吧!”陆秉不待对方完就斩钉截铁地到。

    “那么…计划!”

    “边打边!”

    陆秉前冲,周边的幻境变化,陆秉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这种事情…

    只是两次的见识和濒死的体验让他有了一丝感悟…

    那是用于攻杀的最强之矛…

    讽刺的是最强的矛与盾居然体现在一个饶身上…

    射杀百头…十二试炼…

    不同于武藏随心而出不循剑招只基于本心的剑技…

    不同于红千锤百炼斩杀无数恶人,将之刻印入本能的剑技…

    更不同于陆秉尚未定型的剑技…

    那是希腊大英雄究其一生感悟,完成试炼,并打碎种族界限的武技…

    陆秉要做的就是目睹大英雄的一生,并从中攫取养分,将那一丝感悟化为己有!

    用对方最强的矛击碎对方最强的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