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41章 射杀百头
    看着肉山停止活动,陆秉心中没有丝毫的放松,因为术式尚未解除,这代表着陆秉击破的并不是对方的最后一命...

    所以...眼前的“无首”可以在接下来任意一个时间点暴起,如果自己傻不愣登的上前,那么对方想必也很乐意跳起来一屁股坐死自己...

    而且按照库丘林的法,陆秉觉得自己如果再次使用刚才的方法,估计连这位大英雄的皮都破不开,至于让berserker再次陷入最开始的安定状态?

    嗯...看着掉在自己脚边怒睁着眼睛的斗大头颅...陆秉觉得只是疯不是傻的大英雄应该没那么容易骗...

    所以陆秉现在只希望自己的从者能快速击败那个横穿冬木而来的狂热粉丝,过来帮自己分摊一下压力,否则自己只剩下两个选择...

    不!只有一个!因为陆秉无法凭靠“势”来牵制没有理智,悍不畏死且不惧伤痛的berserker,所以在这种情形下如果陆秉强行使用尚不纯熟的伪空境技巧的话,跟送死也没啥区别了。

    而剩下的唯一选项就是再次放任起源肆虐...

    但是...已经二度觉醒使用起源的陆秉知道,那玩意儿燃烧所消耗的不只是自己的血肉骨脏...还包含着某种层次更深且更重要的东西...甚至陆秉隐隐有所预感,当那东西被消耗殆尽,自己的下场会比死更难看...

    “先尽量牵制吧...”陆秉咬牙看着berserker已经开始复原的脖颈。

    ...

    “berserker一命击破!”医生大声的宣告让玛修面色一喜,心中的弦陡然松弛下来。

    “不要放松!”库丘林挺杖突刺,如同雨点般的刺击罩向焦黑女性的全身,“忘了我的吗!十二试炼!现在御主的处境更危险了!”

    玛修的脸色涨红,随即转白,她下意识地想要扭头确认御主的情况。

    “不要分心!”库丘林再次喝道,“解决了眼下的麻烦才能最大程度的打开局面!”

    “是!”玛修喊道,收敛心神然后将盾牌舞出了巨大的声势向踉跄后湍焦黑女性砸去。

    只是二位从者都没有发现…所处的这片幻境正在悄然变化,同样压抑,同样晦暗…

    但是其本质已经跟刚才完全不同…凝结空气中的不再是死之毒,而是兽之戾!

    “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库丘林嘀咕着,看着某个只想报一箭之仇而吊着一口气的疯女人,和另一边已经快要回复完全的berserker...

    “子!姑娘!让开!”库丘林高喝。

    陆秉没有二话,闪身后退,远离距离复活只有一线的肉山,他相信库丘林在战场上磨砺而出的战斗直觉。

    “树木的战士啊!”

    库丘林高声咏唱,木质法杖上卢恩符文明灭不定,而随着木杖砸地,隐晦而迅捷的木刺从地下探出,封锁了仍在咆哮的疯女人也缠住了尚不能动的berserker。

    而在困住对方的瞬间,木刺大量涌现,并迅速化形,形成巨大的手掌将二人抓握在手上,其后...一个由树木构筑的巨人就这么掀翻了大地,如擎巨像站立在战场的中央,而其手中的两骑从者却显得如此渺...

    “燃烧殆尽吧!”

    巨大的火光自巨人腹部渗出,并迅速蔓延至全身。

    “灼烧殆尽的炎笼!”

    巨大的火焰遂然爆发,化为接连地的炎柱...

    “预计能去他几条命?”陆秉看着炎柱高声询问着库丘林。

    “不知...”

    还没等库丘林的话完,现实就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

    身上燃着未熄火焰的berserker撞出了炎柱,直朝陆秉扑来...

    而库丘林则看着对方明显有别于之前的握剑姿势,脸色霎时大变。

    “子!心!”

    但是此时已经有些来不及了,因为...陆秉发现自己的速度已经无法摆脱那把以奇诡角度而来的斧剑...

    “吼!”

    “吼吼吼!”

    陆秉一手握柄,一手抵刃生生地架住邻一刀,但是那几乎让手腕断裂的力道让陆秉的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陆秉想要借力后撤,但是berserker的第二刀以超越了陆秉飞湍速度再次斩来...

    “!”陆秉再次格挡,因为对方的斩击封死了他所有的躲避路线...

    第三刀!对方的斩击变换了位置,陆秉勉力举起毗岚,但是对方巨大的力道将毗岚的刀背砸到陆秉的胸前。

    “哧!”一口鲜血喷出,陆秉感受着胸骨快要裂开的疼痛,脚下轻挪,想要借助弥雀脱离这个险境...但是以往无往不利的身法在对方挥舞武器的风压中被压制了...

    最终只是勉强调整体态的陆秉接下了对方的第四刀,毗岚首次在陆秉手中发出哀鸣...

    这个招数已经不再是之前berserk所使用,刻印在肌肉中的武者本能...这是属于赫拉克利斯的武艺,这是本应因最高等的狂化而失去的武艺...是他最信赖的...宝具!

    诛杀了九头蛇海德拉的绝世技艺,可以瞬间歼灭百头的...射杀百头!

    第五剑...

    陆秉此时嘴角带出了苦笑...他已经完全麻痹的手已经无法将毗岚举起,对方武艺所形成的气场将他困死在原地,而即使此时想要开启起源也是奢望了...因为在开启的瞬间,自己会被对方砍成数段。

    大意吗?

    也许有...

    但是终究只能命如此吧...

    陆秉透过幻境看着属于故乡的空...

    “这样...也许也不错...”他喃喃着。

    但是一个突兀的娇喝声响彻在战场之中,紫发的少女推举着巨大的盾牌撞进了恐怖的剑圈,剑盾相撞的声音让人闻之欲呕,而少女则用身躯顶着盾牌将她身后的御主庇护起来。

    陆秉抬头,少女苍白着脸用尽全力抵挡却仍然被砸的倒退。

    少女回头看着几乎摊在地上的御主露出一个笑容,随后转头。

    “哈啊啊啊啊啊啊!”盾牌上的铭文在这一刻大亮,形同城墙的虚影浮现在少女身前。

    “我不会让你再伤害到御主的!”少女略显失态的大喊让城墙的虚影再次凝实了数分。

    陆秉耳听着几乎连为一声的三次敲击声,挣扎着站了起来,但是最后一声轰鸣将顶着盾牌的娇少女轰飞...

    陆秉愣愣地摸了摸脸上的湿痕...那是少女在飞出时溅在陆秉脸上的...

    陆秉看着手指上那鲜红的色泽...

    瞳孔中的火焰将黑色的瞳仁染红,而少年则喷涌出了炽热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