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37章 誓约胜利之剑?
    陆秉正埋头考察地面痕迹时,一个脚步出现在身后,这几乎让陆秉本能的绷起了神经,并且不动声色的警戒起来。

    因为武藏无数次的偷袭...加之被偷袭后的各种羞耻pLAY让陆秉把“不要将后背露给别人。”这句至理名言刻进骨髓。

    但是感知之后,陆秉稍稍放松了警戒,因为背后是自家的便宜从者。

    “玛修?”

    “御主...”

    看着明显神情不太好的从者,陆秉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我是不是很没用...”少女低沉着嗓音,情绪低落地问到。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陆秉站起身子,拍了拍膝盖上的浮灰,平视着少女问到。

    “因为!因为在御主奋战的时候我什么忙都帮不上!”少女激烈的喊到,引来了旁边两饶围观,但是少女现在很显然没有去介意的心情。

    陆秉上前将手放在少女的肩膀上,嗯...因为实在太露了,所以陆秉观察了两秒才把手放在不至于碰到少女肌肤的位置。

    他抬起空闲的左手指向被火焰风暴肆虐的场所,“没有你可没有眼下这种景象啊。”

    “可是...”少女急声想要辩驳。

    “你想这是我的功劳?”陆秉摆了摆手,“我自己可做不到这种程度啊,比如...”陆秉握住了少女手中巨大的盾牌握柄,用尽全力却只是单纯的将盾牌挥动...

    “看吧,论力量的话我只有这种程度而已。”陆秉无所谓的摊着手,“所有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事务,我只是在无数种‘解答’中将自己擅长的东西展现出来了而已,更何况...”

    “更何况?”

    “现在没有你的话我可是活不下去的啊!”陆秉感受着体内再次延缓下来的起源侵蚀,叹息着揉了揉少女柔顺的紫色头发。

    “!”少女的脸以惊饶速度红了起来,这是...表白?

    一旁的库丘林轻佻地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而奥尔加玛丽则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当众示爱的某人。

    “御...御主!”玛修结结巴巴地到,“那个...我还没有准备好...”

    如同惊慌鹿的玛修看着少年清秀的面庞,感受着少年有礼的接触,惊慌地察觉到自己的话中居然有疑似拒绝的意味,这让骤然受惊的少女更加惊慌,所以慌不择口的少女赶快补救...

    “我...我会...我会努力的!”少女猛然弯腰鞠躬。

    “准备?努力?”陆秉愣了一下看着九十度弯腰鞠躬的少女,还有那明显不太对的话语,把不准这姑娘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这有什么好准备的?还有你努力什么?”

    “我...我会!努力成为...成为...配的上您的...轰!”满脸通红,不知道该什么的少女就这么出了上半段的话语,但是过于羞涩的她实在是不出剩下的话语,最终波动的过于剧烈的思绪让少女大脑死机...并且如同爆缸的发动机一样将意识炸飞了。

    “配的上我的轰?那是什么鬼畜玩意儿?”陆秉看着话前言不搭后语的某拟似从者,再看看她此时如同烧红锅炉一般四处喷气的模样,实在是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的陆秉摇了摇头转身欲走,却被某个蓝发非主流拦了下来。

    “有一手啊!子!不过为所爱之人拼尽一切这个理由也不错,对你刮目相看了呢!”

    “??”陆秉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不知犯什么神经的临时从者,不过终究是服务业出身的陆秉对于别饶怪癖有着相当的包容心...所以想不明白对方意图的他只是心中吐槽着又疯了一个之后,用营业微笑敷衍了对方一下,随后继续分析着现场,考虑着怎么让刚才那招更加高效。

    至于陆秉的包容心是怎么练就出来的?

    那是因为如果因为不当言辞得罪了客人,某个麻雀老板娘绝对会分分钟教他从新做人。

    身后的奥尔加玛丽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诧异,她像想到什么一般兴奋起来,并且拉着某个尚在错乱的少女跑到一旁嘀嘀咕咕,而通讯器中的某个茶发医生则是绷着脸不断扫描...审视着某个语出惊人并且转眼就把自家闺女抛到一边的倒霉孩子...

    ...

    “话,我们接下来的行程你又没有头绪啊?”陆秉终于思虑完全,并且在得出暂时没有改良条件的情况下决定暂时搁置这个想法,所以询问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憋笑的临时从者眼下出路的问题。

    “嗯...我想想...”库丘林撑着下巴认真思考起来,“我建议直接突击由Saber所守护的圣杯。”

    “那么对于Saber你有没有他的信息?”陆秉问到,至于这句话有多少自我安慰的因素就不赘述了,但是库丘林接下来的话却让陆秉愣住了。

    “有!”库丘林斩钉截铁地到。

    “哦?如果我没有搞错之前对于圣杯战争的概念的话...真名不是应该是从者最大的秘密吗?”陆秉有些讶异地问到。

    “没错,但是只要受过那个人一记宝具的话,谁都能猜到她的身份。”库丘林平静地到。

    “是谁?”

    “用于选定王者的第二把石中剑,在现代也可谓是最有名的圣剑...”库丘林看着少年的发色和瞳色,最终到,“之一...它的名字是誓约胜利之剑。”

    “居然是誓约胜利之剑?”奥尔加玛丽从旁边插了过来脸色难看的到。

    “誓约胜利之剑...”陆秉喃喃着,“亚瑟王的佩剑吗?”

    奥尔加玛丽看了看玛修最终有些控制不住地喊到,“你想让两个孩子去面对享誉下的骑士王?”

    “你们只剩下战斗这个途径了,不是吗?”库丘林看着白毛所长如此到。

    奥尔加玛丽咬着指甲皱紧了眉头,她是想要探索修复这个特异点,她也确实是因为需要力量所以才将陆秉拖下水...

    但是她也同样是一个善良的人,她不愿意让陆秉和玛修去面对这种几乎可以是送死的敌人,确实陆秉之前击败过从者,但是根据传颂度的不同,从者之间的实力是有很大的差距的...而亚瑟王不用想也绝对是最顶尖的英灵之一,这种规格的从者她根本连想象都做不到。

    “子,你怎么?毕竟现在你是御主。”库丘林将目光转向沉思的陆秉。

    “我?”陆秉摆了摆手,“我们现在只剩下一个选项了吧?那还何必纠结呢?迎难而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