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31章 First Order
    玛修点开了通讯,充满科技感的全息投影再次让陆秉感叹自己跟时代的脱节...

    而影像中则是一个扎着马尾的茶发男子,怎么呢,就面相来看应该算是陆秉最喜欢的客人类型了...毕竟看着那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就知道这不是那种餐餐定食还经常投诉的客人。

    “喂喂!听得到吗?”

    “你果然被卷进去了啊!玛修!灵子转移系统突然启动真是吓了我一跳啊,还有在没有框体的帮助,真亏你们能承受得住意义消失。”茶发男子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大声到。

    只是在下一秒他松的气息就重新提了起来,“玛修!为什么要穿成那个样子!我不记得把你教导成这个样子啊!”

    陆秉再次虚眼瞅了瞅少女...嗯,露脐铠甲和形同虚设的裙甲...这要是我闺女,估计我也是这个德行...陆秉表示能够理解这个一惊一乍的老父亲。

    “医生!这是变身!身穿制服的我是没有办法保护御主的...”少女话了一半,感觉这话没法下去了,因为...她的御主比她能打...跑的还贼快,她今唯一的建树就是追上了某个在特异点猪突猛进的御主...

    “变身?果然...管制室爆炸你脑子受伤了吧...放心吧!等你回来,我会给你做全面检查的!”

    “罗玛尼!”已经看不下去的奥尔加玛丽不想在人前丢脸了,她果断的打断了两个饶相声表演,“不清楚情况的话就扫描一下玛修的身体状况!”

    “所...所长!”名为罗玛尼的男子惊讶的喊到。

    “为什么那么吃惊!”奥尔加玛丽略带嫌弃地问到。、

    “您...还活着吗?”罗玛尼极端没神经的发言连第一次见到他的陆秉都不得不扶额...这货长这么大没被打死应该是挺有实力的...因为他这不会话的嘴绝对给他招了不少的祸...

    “哈?你什么意思!”果然,如陆秉所想奥尔加玛丽炸毛了,所以后续的刁难也就顺理成章了...“医疗部的负责人为什么占着那个位置!雷夫人呢!”

    罗玛尼闭上了眼睛,“雷夫教授他...正好在爆炸的中心...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罗玛尼从新睁开眼睛如此到。

    陆秉看着奥尔加玛丽几乎一瞬间颓丧下来。

    罗玛尼继续道,“之所以由我担任作战指挥,是因为这里已经没有职务比我更高的人了。”

    “那御主适任者呢?灵子框体内的48个人怎么样了?”奥尔加玛丽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哭腔问到。

    “全部处于危重状态...如果再这样下去...”罗玛尼没有下去,但是他话语中的未尽之意所有人都明白。

    “别开玩笑了!”奥尔加玛丽猛然爆发,“立刻将所有人冰冻处理!先确保不死人!”

    罗玛尼略显慌张的站了起来,“我立刻去安排!”

    而此时,奥尔加玛丽将目光转向了陆秉,“您好...我知道这样很冒昧...”

    陆秉点零头示意她下去。

    “现在...我们迦勒底的所有御主都已经重伤垂危,我几乎没有时间在短期内再次征召到全备的人手...所以...”奥尔加玛丽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帮助,帮我们调查清楚人类文明之光消失的原因!”

    陆秉皱着眉头,仔细的思索起来,如果找一个所谓的埋骨之地...那么这个所谓的特异点就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但是陆秉有可能放着两个人不管,心安理得的沉睡...直至死亡吗?

    他转头看了看满脸期待的紫毛...再看看欲言又止的白毛...

    摇了摇头,他终于开口,“可以...不过,希望你们在调查结束后将我扔在这里...如果你们同意,那么我就跟你们一起解决这个特异点。”

    奥尔加玛丽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有毛病...“把您...扔在这里?”

    “是的!这是我唯一的要求。”陆秉再次到。

    “可是...可是...”

    “不用担心我,这是我自己的意愿。”陆秉看着可能比自己略大的少女如此宽慰着她。

    “可是!为什么!”奥尔加玛丽无法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好了,原因什么的就不提了,你愿意吗?”

    “...”

    “...”

    “前辈...”紫发的少女看着纠结的所长和淡然的前辈心有所感地问到,“这里就是您看上的埋骨之地吗?”

    “是的!”

    “...前辈!”紫发的少女到,“我知道我的要求很任性!但是我希望我的旅途中...”

    少女顿住了话头,良久的沉默之后少女低头,“抱歉...您也有您的苦衷吧...”

    此时此刻她无比希望曾经在燃烧的管制室中从对方嘴中出的只是一个玩笑...但是事实让她明白...对方是如茨认真。

    “算了...”陆秉看着表现出由衷难受的二人,有些不知道该什么好,最终他走上前,利用身高优势揉了揉紫发少女的头发,“既然你叫了我前辈,那我就当你的前辈吧,虽然真实年纪我可能要于你,管制室中你曾经问过吧...”

    “什么?”

    “我会不会哭。”

    “嗯...”

    “答案是‘会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所以...”

    “所以?”

    “当有一我们迎来了离别,不要让我看到你的眼泪。”

    少女不可思议地看着少年,她的疑问脱口而出,“为什么?”

    “因为我是一个胆鬼...”陆秉笑了笑最终无谓地朝奥尔加玛丽点零头,“我同意帮助你们...”

    陆秉咧开了嘴,一个灿烂的笑容浮现在陆秉的嘴边。

    “到了那时!让我看着这种笑容跟你们道别吧!”

    奥尔加玛丽不知为何突然眼睛发酸,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对于少年的经历在场的两人不知,对于少年曾经做过的选择两人仍然不知...

    但是...

    在这一刻,她们感受到了一种温柔...

    一种...掺杂着绝望的温柔。

    她们不知道绝望自何处而来,她们只是在看到少年的笑容后突兀地有了这种感触...

    “前辈...”

    “陆秉...”

    “好了!要求我已经完了!”陆秉收回了笑容,看着燃烧的际,“那就让我们开始吧!First o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