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20章 炎雀拔刀术
    “最近真是霉运缠身啊...”陆秉摊在床上如此到。

    只是无人回应的房间显得有些寂寞。

    陆秉摇头,将心底升起的一点点软弱按回去...能让自己心安理得撒娇的人已经不在了...他不知疲倦地把这句话重复给自己...

    至今这句话重复了多少次了?陆秉没数过,不过从最早每的告诫到现在偶尔为之上可以看出,陆秉还是有所成长的。

    虽然这种成长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

    陆秉睁眼看着花板,往常瞬间就能睡着的他今罕见的失眠了...

    各种方面的原因都有...但是最主要的确是。

    “我到底何时才能独当一面呢...”

    最终,始终无法入眠的陆秉默默地走出宿舍,开始在林海边挥刀。

    既然不安…那就用修行来消弭不安。

    既然无力…那就靠知识来获取力量。

    这是现在的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少年,你也睡不着吗?”突兀的问声让陆秉愣了愣。

    他转头,月色下少女皱着眉头注视着他。

    陆秉顿了一下剑,“客人,晚上夜露深重,还是留在客房为好。”

    “这样的话,你可劝不了别人啊。”少女指了指陆秉,意思很明显,你丫自己都不在房间里,还劝别人?

    “只是见了更强的剑士有些静不下来心…”陆秉嘟囔着。

    只不过这一次少女的耳朵出乎意料的好。

    “更强的剑士是指我吗?好高兴啊!”少女红着脸笑嘻嘻地到。

    “…”陆秉沉默了片刻,最终他有些急切地问到,“你是怎样把剑术推演至现在的境界的…”

    武藏皱了皱眉头,“你在迷茫?”

    “…”陆秉再次沉默,最终到,“没错…我确实很迷茫…我不知道我走的道路是否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听红老板娘过…你学剑的时间好像不长吧?”武藏再次发问。

    “…”

    “既然拥有这份赋,为什么还要迷茫?有什么你必须面对的事情吗?”

    “我想要帮老板娘守住这里…但是…现在的我太弱了!”

    武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弱吗?你知道我在知道了你学剑的时间之后是什么反应吗?”

    “…”

    “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如此爆发性的成长!你却犹不知足!少年啊…不要浪费自己的赋!”武藏对着少年第一次露出了愤怒的情腑虽然这种情感很没有来由…

    “可是这样是不够的!”少年收起了营业笑容,放下了营业者的心态,也许是因为眼前少女的种种不着调,也许是因为她曾经的痴…女发言,所以在陆秉心中,这其实是一个可以平等交流的存在…

    所以他对着武藏吼到。

    武藏眯起了凤眸,直接拔刀一个垫步朝陆秉砍来。

    “你发什么神经!”陆秉架住了来剑,惊怒交集地问到。

    “别跟孩子一样吵吵!以剑士的方式来对话!”武藏完,大幅挥动着手中的双刀,将陆秉所有的话语都堵了回去。

    陆秉就这样被对方势大力沉的攻击砸的连连后退,如同暴雨一般的斩击密布在他身周每一个角落,稍有分神,就会有血迹喷洒而出…

    “你玩真的!”陆秉,艰难地用发抖的双手将武藏的一记攻击弹回,但是更加暴烈的斩击却在下一秒等着他。

    “!”这娘们儿疯了!陆秉借着再一次招架的机会,向后急退,但是他不确认自己能否脱离对方的剑圈。

    “拔刀!让我再次见识一下你白的马行空!”

    “反击!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决定自己的上限!”

    “我的上下限跟你有什么关系!”陆秉吼了一声,再一次借力后撤。

    武藏什么都没,再次如鬼魅一般闪至陆秉身前…

    “淦!”陆秉也被打出了真火,名为魔术回路的开关,在这一刻“咔哒”一声打开了。

    虚幻却又真实的火焰缭绕在青蓝色的刀身之上,赤色的乱纹闪烁着妖异的红光。

    “好!我就再让你看看我的马行空!”

    “借用魔力强化剑技?你以为只有你会嘛!”武藏话音刚落,赤色和蓝色的斩击已经迫至陆秉眼前。

    “我从不奢望自己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路数!”虚无的火焰猛然暴涨。

    “华而不实!”武藏的剑伴随着魔力轻而易举地突破了虚无之火。

    但是其后却并没有少年的身影…

    “炎雀拔刀术.迷羽!”被突破的虚无之火在飘散中竟是凝成了羽毛的形态,在空中纷扬飘洒,为这片地染上了迷幻的色彩。

    “炎雀拔刀术?”武藏皱起了秀气的眉毛,表示自己真心没听过这么个流派…

    武藏只是思考了不到一秒的时间,因为在她的感知中,她身周的空间已经布满了凌冽的气机。

    “幻胧!”

    虚幻的炎之羽晕染开来,刚才还布满杀机的空间好像在一瞬间变成了祥和的仙境…

    但是那斩入肉体的灼人疼痛告诉她,这个仙境虽然美丽,却一点也不祥和…

    “你这不是做的不错嘛?”武藏满头黑线,一边吐槽一边招架袭来的攻击,“那么失落我还真是信了你的邪啊!”

    “炎雀拔刀术!六轮.回!”几乎同时而出的六道斩击向着武藏袭来。

    武藏敲了敲剑鞘无语地到,“大姐姐我很乐意敲打一下没长大的朋友…但是如果这么快就反过来,大姐姐就太没面子了…”

    “南无,满大自在神明!

    二应俱利伽罗,象!

    剑轰拔刀!

    伊舍那!大象!”

    陆秉呆涕地看着少女背后站立着的恐怖…明王…

    看着那玩意儿轻而易举地搅散了空间中的迷幻色彩…

    看着那最后好像能斩断空间的斩击…

    …不,不是好像,而是真的能斩断空间的斩击…

    “玩笑开大了…”陆秉将手中的长刀架起,做出最后的抵抗…虽然他完全没觉得能挡得住…

    最终武藏转了转手腕,那绝强的一击只是把陆秉拍飞了…

    最终狼狈不堪的陆秉一瘸一拐地走了回来…

    “话…我们是为啥打起来的?”武藏纳闷地问到。

    “你问我我问谁!你先动的手!”

    “啊哈哈!”武藏挠头尬笑,“这种事不必介意了…”

    陆秉只能扶额。

    “我觉得我们可以把这种练习变成常态。”武藏再次到。

    “…确实。”然而意外的是陆秉在沉默了一秒之后点头并且满口答应下来。

    “那就定一下位置吧!”

    “后山吧!”

    “温泉吧!”

    …

    陆秉瞪着少女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得出这个结论。

    “你看,我们打完正好可以洗澡对吧?对了阎魔亭是不是混浴啊?”

    “梦话请客人回房躺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