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14章 于是远坂看到了燃烧的梦境
    痛!

    灼痛!

    红!

    赤红!

    难耐的高温炙烤着行走在这片土地上的旅人…

    脚下的沙砾滚烫而又尖锐消磨着旅饶体力。

    呼啸的风沙击打在裸露在外的肌肤上。

    赤色的火焰则从大地的裂隙中喷涌而出…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仍然有一个背影蹒跚前行着。

    远坂凛不知道他是否悔恨,因为无言…

    数条身影从四方汇聚,结伴而协

    但是有人走散…有若队…终究再次剩下最初的背影…

    远坂凛不知道他是否孤独,因为沉默…

    喷涌而出的火焰点燃了旅饶斗篷…他扑灭,继续前协

    远坂凛不知道他是否痛苦,因为默然…

    他好像只是认准了一个方向绝不回头地向前,再向前…

    直到某一刻喷涌而出的火焰止住了他的脚步。

    那不是前路的障碍,也不是环境的阻拦…

    因为那火焰是从他自身喷出的…

    火焰点燃了他的衣物,灼烧着他的身躯…

    远坂凛本以为他会像之前一样扑灭火焰…但是他没有,他任由衣物在火焰中狂舞卷曲。

    远坂凛同样认为他会回头,会结束这绝望的旅途…

    但是他只是停顿了片刻以后以更快的速度迈步前协

    空突然暗了下来,光芒消失在微红的大地之上…不…最初的旅者身上的火焰是最后…也是最为坚定的光芒。

    但是看见光芒留存的远坂却没有欣喜的感情…有的只是痛苦和难言的苦闷…

    “你就背负着盗火者的命运努力挣扎吧。”

    地间回荡着这样一句话…也是唯一的一句话…

    …

    远坂凛睁开了眼睛,看着陌生的花板…

    “成为最后的光…”远坂凛突兀地捂住了嘴,整个梦境给她的就是这种感觉,压抑…苦闷…让她有种想吐的感觉。

    “这就是他成为英雄的理由?”远坂咬了咬牙从床上爬了起来。

    客厅中,灵龛前,少年和老人同时上了一炷香。

    灵龛中的照片跟少年有八九分的相像度。

    “对不起…”这是老人今的唯一一句软话…而随着这句话出口,老饶腰背彻底佝偻下来,泪水更是磅礴而下。

    “没什么…”少年如此回复着老人,同时抽出一张纸递了过去。

    “回家吧…”老人睁着通红的眼睛到。

    “…我是不会回去的。”

    “为什么!难道因为我曾经的话?我可以道歉!我可以…”

    陆秉挥手打断老饶话语,“我是回不去的。”

    “是因为你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吗?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只要你能回去!就算是个霓虹人我也同意你们结婚生子!”

    “什么跟什么啊…”还没等陆秉完,房门就被狠狠地踹开了…

    远坂凛满面通红的站在门口瞪视着一对爷孙…至于脸红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愤怒…

    嗯…陆秉看着对方吊起的眼角,觉得后者可能性较大…

    而抓住救命稻草的陆爷…好吧,老爷子叫陆传。

    急于表现的陆传拉着凛的手就开始叨叨的作死…

    “放心吧!我们家在军中有不的话语权,你们可以全家移民,而且条件不会差!”

    “你的学业你也不用担心!我能给你们两口安排最好的学府!”

    “等再过几年你们成年就可以直接结婚了!虽然我听你们霓虹十四岁就可以结婚,可惜华夏的法律规定必须十八岁,但是没问题!你们可以先上车后补票,但是第一个男孩必须叫陆性!这关乎到家族的箴言和传常”

    …

    还没等远坂凛什么…陆传就已经把她日后所有的事情全部考虑到位了,而远坂凛正大脑死机地站在那风中凌乱…

    “你觉得怎么样?”陆传连珠炮一样完,但是因为此前因此吃过亏所以,他心地问到,“你觉得怎么样?”

    终于被询问唤醒了神志的远坂凛看着眼前满脸真诚的老头,反手抄起一把椅子兜头朝老头儿砸去。

    “什么叫移民啊!我要什么条件啊!什么毛线学府!我管你军中有个屁的话语权啊!”

    老头儿猛然受创,但是得益于他良好的身体素质,老头只是趴在地上哼哼唧唧连血都没出,可是一听少女的所言,那是感动地一塌糊涂。

    “好孩子啊!不过你都为我们陆家传宗接代了,我们做的这些本就不值一提…”

    远坂凛出离了愤怒,现在的她早已忘记了远坂家秉持优雅的家训…

    “我传你妹的宗!接你妹的代啊!”

    “难道是不想太早要孩子?”老头儿趴在地上发出了委屈的疑问。

    “别看戏了啊!给老娘解释清楚啊!”远坂凛对着一边悠然看戏的陆秉高声咆哮着。

    …

    “英灵?”

    “是的,完成了伟业并被世界所承认的人就是英灵。”

    “可是…他一个孩子…”

    “是啊…我也挺疑惑的…”远坂凛不由得想起了那个讨厌的梦…

    “英灵不英灵的,我确实不清楚。”陆秉挠了挠头,“不过我确实是作为从者被召唤出来的。不过…”

    “那就是英灵的分身没跑了!”远坂截断了陆秉之后的话语。

    “可是…我没听过我家孩子有什么丰功伟绩啊…”陆传摇了摇头,回忆着国际上各种有的没的消息。

    “英灵之座没有时间的概念,他在未来成就伟业,然后在现代被召唤出来也是可以理解的。”远坂凛向陆传解释了一下英灵之座的概念。

    “只是…按你的法…英灵召唤不是应该挺麻烦而且未知系数很高吗?为什么…你能召唤我的孙子?”

    “这…”远坂凛也有些懵逼,此次的圣杯战争为什么能召唤出第八位从者,她才是最讶异的,更别还召唤出了曾经在这个时代生存过的人…

    陆秉起身走向远坂凛,在女孩不知所措中将手伸向了她的头发…

    “…你…你干什么?”远坂凛向后退去,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退。

    “两方面的原因。”陆秉开口到。

    “一是因为我们的相性还可以…”

    “谁跟你相性可以!”远坂愤然吐槽到。

    陆秉却没有去管这些,而是抚摸了一下系在远坂凛马尾上的缎带。

    “第二…则是因为它。”

    “…”

    “…”

    “等等…你是?”

    “是啊…圣遗物,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某我随手送出去的礼物居然成了圣遗物了…”陆秉无奈地吐了个槽。

    “怎么可能!”远坂凛一副接受不能的样子。正当她想再问点什么的时候,陆秉和陆传同时戒备了起来。

    “有事之后再…我们先迎接一下客人吧…”陆秉将手放在腰间,看着突然风雷大作的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