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9章 阎魔亭的危机
    陆秉手中正缭绕着灵动的火焰,虽然帕拉塞尔苏斯过,现在他的魔术回路还没完全调整好还不适合使用魔术。

    但就像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你不可能要求他对新玩具放手不闻不问…

    因为他总会偷摸地把自己的好奇心倾注其上。

    所以聪慧成熟什么都是虚的,不管平常表现的如何…陆秉的熊孩子本质总会在不经意间冒头兴风作浪一番…

    至于为什么他有这个闲工夫在这儿实验魔术则是因为老板娘给他放了个假…

    免了食材采集,劈柴等一系列工作的陆秉在练习了剑术之后终究是没有压制住对魔术的好奇心…

    所以…列位为熊孩子头疼的人也可以给熊孩子们找点事做,因为一个个的干废…抱歉,劳动之后没有精力的他们破坏性可以瞬间下降八十个百分点。

    正当陆秉想要再玩点花活的时候,阎魔亭本身却突然出现了问题…

    原本鲜亮的雕栏彩瓦在一瞬间暗淡了下来,满溢的神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

    陆秉瞬间收起了所有玩乐心思,抓住了手边的刀瞬间掠出,每上山下山的训练并没有白做,现在他的速度甚至可以让人只看见一抹淡淡的残影。

    而他的目的地是处于阎魔亭一楼中央的供奉殿…

    那里是将阎魔亭日常产生的神气收纳的地方,也是阎魔亭的绝对核心!

    再次强调一下,神气可以是阎魔亭存在的根本!秘境的存续,与外界勾联的通道,旅馆本身的功能,各种配套设施的运作都是以神气为根本来运行的。

    陆秉甚至能听到阎魔亭整个建筑都在神气衰弱中的发出的阵阵悲鸣!

    “快了!”陆秉再次加力,在长廊的尽头腾身而起,踩踏着拐角的木质墙壁,在转换了方向之后像离弦之箭一般窜出,落地之后更是没有丝毫缓冲,而是借助这股力量将速度再次提高了一成。

    而眼看着供奉殿的大门临近,陆秉俯身前冲,右手更是放在了剑柄之上,不管是谁!都不能随意糟践红的努力!

    他微微扭动着腰身,保持着腰身的柔韧性,以保证…下一刀能达成最暴戾的斩击。

    而当他撞入供奉殿的大门,看见的则是一个面目慈和的老人正在打开的神箱处大把大把地攫取着满溢的神气…

    已经不需要语言交流了!

    陆秉只是在离他三米之外将身躯压到了最低…然后如同残影一般拔刀。

    “阎雀拔刀术.奥义.雀之一刺!大旋风!”

    扭动的腰身带动着手中的太刀,老板娘所赠送的太刀在冲击的势能和旋身的扭矩之下发出如同烈风一般的呼啸声,雪亮的刀身在空中迤逦出新月般的刀芒,朝着那张慈眉善目的脸上斩去。

    “陆秉!住手啾!”

    后发先至的刀身截住了陆秉的剑…

    老板娘的话语让他的动作缓了下来…然后那柄陪了陆秉一段时间的太刀就这么在各种因由之下裂了…

    断裂的刀身打着旋飞向一旁狠狠地扎入木质墙壁之汁

    而陆秉因为刹不住车仍然合身朝着慈眉善目的老人砸去…

    “…”红骤然前冲,细弱的肘部顶着陆秉的胸口,巧的手掌却抵在陆秉的下颌上…然后吐气开声“嘿呀!”

    有句话怎么来着?

    哦,对了,“下武功出升龙!”

    虽然老板娘用的跟升龙拳完全不一样,但是效果却出奇的相似…

    被转换了受力方向的陆秉直愣愣地向上飞去…

    意外头铁的他撞破了花板…却没有更进一步…如同吊死鬼一般挂在花板上给眼前一地鸡毛的情况平添了至少五六分的…喜福

    “抱歉…伐竹翁大人。”红低头道歉,“陆秉才来到阎魔亭啾,我事先并没有告知他实情,导致现在的情况,一切罪责啾我,请您原谅这个孩子啾。”

    名为伐竹翁的老人默默地抬头看了看还插在花板上晃悠着的陆秉,再看看眼前满脸愧疚的红发幼女…

    不动声色转了数道眼神的他最终到,“这让我很难办啊…”

    他叹了口气,“明明是因为你们的过失,使我失去了我的至宝,且因为你们无法找到贼人,才定下的还债条件…”

    伐竹翁话音一转用生气的语调道,“现在却还借由一个所谓的’新人’对我喊打喊杀?”

    红窘迫地低下了头,无措地辩解着,“伐竹翁大人,陆秉确啾是新人…”

    伐竹翁以愤怒中夹带着不信任的语气厉喝到,“新人!一个新人用着红老板娘你的独门绝技威胁着我!”

    “抱歉啾…我愿意啾父亲大人所赠送的法衣为代啾…请问…您能原谅他啾?”红咬着牙盘算着自己的资产,以便压下伐竹翁的怒火。

    然而等到红的话语出口,周边的麻雀们纷纷鼓噪起来。

    “不行啾!不行啾!”

    “那是阎魔大王给您的礼物啾!”

    “那是您的身份象征啾!”

    红大声打断了麻雀们的鼓噪,“这是恩义啾!那孩啾愤怒出手是为恩义啾!我们麻雀又怎能罔顾恩义啾!”

    而伐竹翁在一旁看着压下麻雀的红阎魔问到。

    “是阎魔大王所赠送的狱卒法衣吗?”

    “是的啾!您愿意原谅他吗?”

    “如果是那个东西的话…”伐竹翁悄悄咽了口口水,最终淡漠地到,“勉勉强强吧…”

    “谢谢您!谢谢您啾!”红阎魔高胸到。

    “那么给我吧!”伐竹翁伸出了手。

    红从怀中取出一根色彩绚丽的羽毛放到伐竹翁伸出的手上…

    伐竹翁捏了捏那根羽毛,最终点零头,将剩余的神气攫取一空后转身离开了阎魔亭…

    红舒了口气,看着仍然挂在花板上的陆秉,起跳,拔人…

    看着脑门一片青紫,胸前渗出血迹的陆秉,红叹了口气,将陆秉背向他的宿舍…

    “这么鲁莽可不行啾…以后要好好教育啾!”红碎碎念着,不过随后却在唇角绽出一抹笑意…

    “真的没想到啾…你居然能用出我的奥义啾!”

    红终究带着患得患失的心情开始给昏迷的陆秉上药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