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7章 魔术师
    自从第一次出门采集食材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月...

    “你...那种剑术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陆秉叼着野茶树的嫩枝拍打着在他脚边上蹿下跳的猴子问到。

    “叽叽叽!”猴子愤怒的想要冲出这片空地,但是每一次都被绵密的斩击迫回场地中央...

    “完全想不到究竟是经过怎样的经历才能磨练出那种剑术啊...”陆秉再次叹气。

    他回头看了看一个个趴在地上被剃了毛的猴子叹了口气,觉得有些抱歉。

    毕竟这些没毛的猴子巨丑无比,如果吓到了偶尔来修养的神明,让他们对阎魔亭有了不好的映象就不好了...

    “如果老板娘在这...不定就能把这些猴子的毛给缝回去?”

    …

    陆秉终究不可能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去劳烦自己的老板...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这帮猴子因为丑和羞愧而不敢露头出门了。

    五分钟后,陆秉背着一竹篓的山珍和鱼向山上走去,顺道还提溜着一个坛子。

    那是猴子们储藏在树洞中的水果发酵而来的半然酒精饮料,也就是在无数幻想志怪中登场的猴儿酒...

    只不过让列位看官失望的是,这玩意终究只能算是基底好,哪怕再嘴硬的人喝了猴儿酒原酿之后,也只会从嘴里蹦出来俩字...“就这?”

    陆秉准备将这一坛子过滤蒸煮一下,最后再用阎魔亭的特产调配一下味道,这样即使比不上阎魔亭原本的铭酒雀舞,也可以让好酒的客人尝尝不一样的味道。

    “陆秉啾!陆秉啾!”

    圆滚滚的麻雀从远处飞了过来,陆秉不管看几次都觉得这几位麻雀同事太肥了...导致他们的飞行高度太低…容易被一些地面生物攻击,比如那些现在正在自闭的猴子们…

    “怎么了都市?”

    “来客人了啾!来客人了啾!老板娘喊你回去接客啾!”

    听着麻雀同事嘴中的虎狼之词,陆秉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最终只能闷闷的点着头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老板娘呢?”

    “虎名主大人又开始大闹了,老板娘去安抚他了啾。”

    …

    阎魔亭很奇怪,作为一家温泉旅馆它有着滋养神力的温泉,有着最好的厨师,最美的景色和最殷勤的服务...但是这么多远超同侪的优势,并没有让它宾客如云,门庭若市,反倒是门可罗雀...罗雀还都是自家的…

    问了老板娘几次,得到的却都是语焉不详的答案,很显然,老板娘是在顾虑着什么。

    阎魔亭内几个长住的客人也同样讳莫如深…虎名主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为了广开客源,陆秉很重视这两个多月来头一次造访的客人。

    而已经经过自己修缮的温泉,和一个月来苦练学习的接待技巧给陆秉平添了几分底气,遗憾的确是手中的酒暂时无法形成有效的战力…

    “对了都市,来的是哪里的神明?”陆秉换着接待用衣物确认到。

    “不是神明啾!好像是叫葱者啾?”

    “葱...者?那是什么鬼玩意儿?”

    满头雾水的陆秉决定自己去见证一下,毕竟阎魔亭的衰败不在这一两年,自己的同事已经太久没有接触外界的信息了,认不得新生或者转生的神明无可厚非。

    当他走入客房时看见的是一个长发披肩气质文雅的年轻人。

    陆秉挂起营业微笑,将几样点心和茶水放到了对方的案几之上,然后收起盘子轻声笑问道,“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对方没有话,只是注视着他。

    “如果您没有其他的安排,我们旅馆的温泉最近重新装潢,您可以去放松一下自己的身心,如果需要酒,我会烫好了给您送去。”

    陆秉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沉默而冷场,作为营业人员的第一要务就是要挖掘客饶需求,以客饶角度考虑,再结合实际满足客饶需求。

    当然,也有一些人并不知道自己的需求,这时就需要营业人员将自身的东西灌输给客人,让他“相信”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对方仍然看着他没有话。

    “您好?”

    “你是魔术师?”对方终于开口了,却是直接飚出了这句虽是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的话语。

    “抱歉...我想我并不是魔术师,毕竟我不会变鸽子也不会玩扑克。”陆秉有礼却又带着点俏皮地回复着对方的话语。

    当然这句话的潜在意思就是,老子不会变戏法…但是作为从业人员,这种话显然是不能的。

    “是这样嘛...看来你并不了解魔术师的定义。”对方再次凝视着他,最终他笃定的到,“你之前似乎受过很重的创伤?”

    “啊哈哈,客人您真是目光如炬,不过确实是之前,现在我已经好了。”陆秉恭维着,同时略微垂了垂胳膊,不动声色地将手笼在袖子里面,遮掩住那狰狞的伤痕。

    他尴尬地笑了笑准备结束这场意义不明的对话。

    “如果您有需要,请随时叫我,我叫陆秉,您可以摇铃或者通过麻雀将话带到。”

    罢,陆秉拿好托盘准备离去。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觉得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还未等陆秉离开,对方直愣愣的话语就再次砸了过来。

    “...”这一次陆秉是真的无语了,对方是丝毫不会转弯啊...

    自己的身体情况确实不算好,但是在老板娘的调理下已经愈发往好的方面扭转了,而且第一次见面就聊这些合适吗?

    “我是一个还算有名的医生兼魔术师。”对方平静地到,“你的身体已经被人治疗过了,对方的技艺很高超,白了我基本没有见过这种治疗方式,所以我没有打乱对方节奏的打算,我并不会擅自插手对方的治疗...

    但是对方并不了解魔术师...而我则可以帮你调理你自开通之后一直胡乱运用丝毫不知爱惜的魔术回路。”

    “...”

    “还有什么疑问吗?”

    “您不是来调养的吗?这种事就不劳您了。”陆秉挂着笑容轻声拒绝着,自己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老板娘的帮助是因为他会回馈阎魔亭,他不会无缘无故接受别饶善意。

    “我并不是来调养的...”对方叹了口气,这是陆秉跟对方对话以来第一次语气明显的波动。

    “我只是一个没有受到应有惩戒的背叛者而已...”

    陆秉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个俊秀的年轻人,这些话真的适合拿出来!?

    “你还有什么顾虑吗?”

    “...”我顾虑多了!

    “不相信我?”

    “...”作为旅馆伙计的我应该怎么回答?

    “还是觉得危言耸听?”

    “抱歉...就我所知我没有什么可以回馈给您的,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些不必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陆秉只能如此敷衍着。

    而听到了少年的回话,俊秀的年轻人今终于第一次流露出了笑意,让陆秉摸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医生和魔术师之后我还是一个炼金术师,我们崇信等价交换,你的觉悟很好。”

    我在扯什么!我为什么要扯这个理由!陆秉在心中疯狂吐槽着。

    然而还没等他再次话,就有新的情况打断了他…

    “我代他答应了啾!”红在这时推门走了进来,“我确实不熟悉魔术师,所以不清楚你啾魔术回路,但是…这位客人,您不应该正式介绍一下自己啾?”

    对方露出了适时的笑容,“啊,抱歉...我叫冯.霍恩海姆.帕拉塞尔苏斯。”他顿了一下低下头轻轻道,“一个本应接收惩罚的背叛者,还迎您的料理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红阎魔阁下。”

    …

    看着相谈甚欢的红阎魔和帕拉塞尔苏斯。

    陆秉瞪着死鱼眼看着两饶交流…

    所以我呢?老板娘代我答应了,那我的立场呢?有没有人考虑我的想法!

    不过一千道一万,这事也确实已经变成定数了,陆秉没有反对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