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6章 阎雀裁缝拔刀术
    阎魔亭。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修养,陆秉终于能够从床上爬下来了。

    感谢红的裁缝技巧和星之笼吧,否则这会儿陆秉的头七应该已经过了…

    而从床上爬起来的陆秉正穿着伙计的服饰局促地站在那里听着老板娘宣贯着阎魔亭的待客原则。

    “…让客人感受到宾至如归的感啾!

    当然,我们的客人是神明,神明面对繁重的工作会积累相当的压力。

    当他们来到阎魔亭之后,在温泉的洗濯和我们倾情的接待之下,消减他们的压力,这样神明自然会将自身的谢意化为神气,来支付住宿旅馆的费用啾。

    积累的神气越多阎魔亭的名声啾会越高,从而吸引更多的神明前来疗养啾!

    而我们努力的目标啾是让每一个前来的客人吃到最好的料理!感受到最好的服务来消减压力啾!”

    “是!”

    “我过啾!要从柴米油盐酱醋茶开始一点一点调教你啾!准备好了啾?”

    “是!”

    “那么啾!去获取今所需的食材啾!森林!溪流!都是获取食材的地点啾!”

    “是!”

    陆秉背着竹篓,回身准备出门,却被一个布裹的长条拦住了…

    他顺着长条看见了老板娘纤细的手…

    “这是?”

    “连准备工作都不做啾!食材的获取是与自然的争斗啾!没有武器你怎么对抗自然啾!难道你指望食材排队走到你面前啾?”

    “是…”

    “获取食材结束后!加练一千次挥刀啾!”

    “是!”

    看着大踏步跑出大门的陆秉,一只麻雀扑棱棱地飞了过来,“老板娘…没问题啾?”

    “怎么可能没问题啾…但是啾…他并不适合温柔的教导啾…他的本质是从自己的伤痛和热情中吸取力量和知识…”

    “越受伤越厉害啾?”麻雀歪着头疑惑着问到。

    “…”红阎魔皱着眉头,“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啾…即使再厉害…最终留给他自己的只有伤痛啾,他的力量和知识所产生的结果只会反馈给靠近他的人…真是…”

    “真是?”

    “可悲的起源啾…”

    “那么我们啾这么看着啾?”麻雀不自信地问到。

    “只能希望他永远没有自觉啾…没有自觉啾不会靠向那一边…”

    “那是什么原理啾?”

    “人类起源中危险的不知凡几,最终觉醒的又有几个啾?”

    …

    森林中,陆秉喘着粗气,身上的脏污和破烂的衣物证明着他必行的不顺利…

    “呜叽叽!”

    数只猴子骑在树枝上耀武扬威地抛着手中的石头和烂泥,很显然陆秉身上的脏污是这些猴子造成的。

    “所以…这就是与自然的战斗吗?”陆秉手中拿着一柄长刀…而包裹它的布条和刀鞘则早早的消失不见了。

    “呜叽叽!”漫的碎石再次朝陆秉袭来。

    但是正如一句老话所,疼痛是最好的老师。

    它可以让白鼠学会如何走迷宫,也可以让熊孩子学会怎么为人处世…所以各位千万记得不要放纵熊孩子!他们不听话是因为你揍的不够狠。

    长刀上撩,横过来的细窄刀身撞飞了数颗朝自己脑门飞过来的石头。

    “呜叽叽!叽叽叽!”猴群大声的鼓噪着,好像不满于下面无毛猴没有承受它们的戏弄。

    而陆秉则在这一刻找回了一些自信,他持刀向前冲去,而猴子们则是再一次投掷出了手中的飞行道具。

    “木大!”陆秉高喊着再次向眼前的飞行物拍去,但是这一次显然没有上一次幸运了…

    湿答答的泥浆糊满了他的面孔…

    “叽叽叽!叽叽!”猴群兴奋地欢呼着,很显然猴子变更了策略,既然能挡住石头,它们就不投掷石头了…还有这个事实告诉我们,在这个世界牛顿的棺材板还是能按的住的。

    毕竟…这里仍然有惯性的存在。

    陆秉抬头,看见猴子们的弹药又一次倾泻而出…

    “休战!”他高喊着然后扭头撒丫子就跑,因为他明明白白地看到有些猴子是从自己屁股底下掏出的东西…

    他不愿意去赌那玩意儿有没有味道!

    …

    最终陆秉是跃入溪流之中才最终摆脱了猴群,顺流而下的他最终穿着清洗干净却湿答答的衣裳,花费了一上午从山脚回到了阎魔亭…至于食材…只带回了两条鱼和半篓的山珍…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食材的可贵之啾!”红点着头翻捡着陆秉带回来的食材。

    “那么你啾亲自烹饪这些食材吧!做完之后我会给你评分啾!”

    “是…”

    陆秉略显头疼的看着眼前的食材…虽然他独自生活过一段时间,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做饭…否则他也不至于大半夜去买牛丼被人诱拐…

    而这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食材如果废了…

    “呵呵…”

    他看着花板,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并且最终拿起炼…

    他没有停下来的余裕,他现在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勇往直前!

    他现在所要做的一切都是为将来而获取的力量!不管是什么样的力量!

    因为…

    他痛恨无力的自己…

    他再也不想将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对自己的态度之上。

    与此相比,一道的料理算什么!

    两个时后…

    红阎魔瞪着死鱼眼看着餐桌上一坨坨不可名状的玩意儿,而陆秉则正坐在榻榻米上低头听训…

    “为什么你要把山珍放在锅里焙干啾?难道你想啾妇罗?就算你想做妇罗你也要明白妇罗是用油炸的啾!而不是用大火脱水啾!”

    完全脱水的青菜在红的筷子下轻而易举的粉碎了,只留下炭沫般的残骸。

    “至于鱼…明明新手可以选择相对稳定的蒸笼啾…为什么你要选择啾它烤了?就算要烤…为什么明明啾现成的烤炉你不去用而是要把它塞到灶眼里面跟柴火为伴啾?”

    完全碳化的鱼散发着焦糊的味道,漆黑的粉末随着红的挥舞飘落在陆秉的面前和头顶…

    “零分啾…”红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睛,将桌上的东西统统扫入垃圾桶郑

    “去洗澡吧…回来记得挥剑一千次!还啾…把衣服缝一下啾!”红拿起一旁被换下,陪伴着陆秉大战猴群的伙计服饰瞅了瞅,回头到,“我啾做一次!只帮你缝合好一只袖子啾!好好看清楚!”

    “是!”

    陆秉跪坐着大声回应着,这是能够将破碎的血肉和骨骼缝合在一起的技术,他眼馋这个技术一个多月了。

    只见老板娘从那只袖子中抽出了一根丝线,在手中轻巧的打了一个结后连同破损的衣物一同抛至空郑

    下一刻凌厉的太刀从腰间出鞘,缭乱的刺击在红阎魔娇的身躯带动下缠绕着丝线点在那只袖子之上…

    当衣服落地,陆秉将之捡拾起来,原本破损的袖子已经完好如初…

    “…”

    “缝纫要选择物体本身所带之物,啾如同你的伤口,如果选择其他的缝合物,你不可能这么快就站起来啾!”

    “…这是什么?”陆秉咽了口口水震惊地问到。

    红瞪着死鱼眼无语半晌,最终她到,“阎雀裁缝拔刀术!”

    这是红阎魔在夺衣婆手下磨练出的技艺,只不过看着震惊的陆秉,她并没有将剑法的来历出…

    她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仍然震撼的不敢稍动的陆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