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5章 英灵召唤
    所有的孩子都已经逃了出来,而此时的远坂凛则站在远处,心翼翼的观察着情况。

    当看到警察已经接管了现场并且控制住局面之后,她松了口气。

    而现场发现她消失不见得只有琴音,这样就很好了。

    远坂呼了口气准备离开…

    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胸前的魔力针却爆发出有史以来最大的反应…

    远坂凛惊恐的看着魔力针,没有办法不惊恐,因为现在魔力针的剧烈波动比父亲告诉自己“尚无法应付”时…更剧烈!

    她带着畏惧和不信转头看向指针所指的方向…

    一坨不可言状的“章鱼”突兀的扑了下来,她惊恐地退后…

    “我的御主还真是受到你不少的照顾啊。”

    略带神经质的声音回荡在陋巷之中,而一个高大的身影也随着声音在黑暗中显现出来…

    英灵!圣杯战争的参与者,是在死后升格为超越人类存在的英雄之魂…他们是被冬木的圣杯召唤而来的杀戮兵器!

    远不是她能够应付的存在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眼前,远坂失神地后退,想要远离这里…而对方显然没有打算放过眼前的少女。

    “那么…愚弄我御主的’罪’你想好要怎么获得宽恕了吗?”

    高大男子的金鱼眼死瞪着一步步后湍少女,狰狞的面庞隐藏在黑暗之郑

    “不…不要…”远坂几乎失声,异质的魔力刺激着她的神经,恶意几乎塞满了周边所有的空间…

    “龙之介啊!就让这最鲜活的恐惧成为今晚的愉兴吧!我吉尔德雷会让你见证最cool的瞬间!”

    罢,刻印着魔纹的手指前指,游动在陋巷之中的黑影猝然暴起,张着狰狞口器的海魔向中间的少女扑去。

    “不要啊!”远坂高声尖叫起来,生死间的恐惧促使少女做出了应对。

    魔力爆发的一瞬间吹飞了数只扑来的海魔,而远坂凛也在包围出现缺口的瞬间从缺口向外跑去。

    “会死!会死!”对方不加掩饰的恶意让远坂凛明白,自己一旦被抓住就必然会面对的结局。

    她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在交错的道中疯狂奔跑,只为了远离后方的恶魔。

    但是身后的恶意却如影随形…

    她猛地向转角扑去,在她扑出去的瞬间,一个海魔落到了她原本奔跑而过的地方。

    她回头,那个没有建功的海魔正张大口器发出“嘶嘶”的厉啸声,一团绿色的粘液随着海魔的厉啸喷射过来,她再次前扑,粘液落在柏油路面上,只是一刹那就将地面腐蚀出一个坑洞…

    看着那仍在冒着白烟的地面,远坂凛飞速起身,再次向前跑去,而急于逃跑的她并没有发现,她所行进的道路尽头是什么…

    逃亡还在继续,但是当她喘着粗气死按着胸口拐进前方必经之路的路口时,一堵墙出现在那里…

    “死胡同…”她有些绝望的呢喃着,“他是故意的…”

    少女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一如某些恶趣味的猎手,狩猎是他们的兴趣,他们总是致力于将猎物逼入绝境,一边看着他们绝望的挣扎,一边一点一点慢慢杀死他们…

    面对这种暴力,远坂凛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试图反身冲出这个绝境,但是紧随而上的海魔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它们堆叠起来,像是一坨腐烂的肉块,堵住了出口,随后一道道粘液从它们的口器中喷射而出。

    少女吃力的闪躲着,但是因为密度过大,终究被击中了腿部…

    她踉跄着倒了下来,发出一声苦闷的呐喊。

    而海魔在此时却停下了攻击…它们蠕动着形成了高墙,将少女围在中间…

    “我应该怎么办…”远坂凛绝望地看着那恶心的肉块,她不知道此时此刻究竟可以依靠谁。

    这也让她想起了父亲让她和母亲搬去禅城时的景象。

    “果然…我真的帮不上忙啊…”她自嘲地到,“但是!我还没准备去死!哪怕再难看!哪怕再无谋!我也要反抗!”

    远坂凛咬着牙,转化着自己的魔力同时高声念诵起来!

    “满盈吧,

    满盈吧,

    满盈吧,

    满盈吧,

    满盈吧!

    周而复始!

    其次为五然!

    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是的,英灵召唤…她曾经因为好奇而记录了英灵召唤的咒文…她要召唤英灵,用非人对抗非人!

    然而冬木市正在举行名为圣杯战争的魔法仪式…在七对主从已经役满且没有圣遗物的情况下,远坂凛知道自己连十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都没迎

    但是这就是她的挣扎!这是她在被彻底堵死后路情况下唯一的可能性!她愿意相信在英灵之座上有与自己有缘的从者能创造出十万分之一之外的可能性!

    虽然是自我安慰…但是在这一刻她坚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一定…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

    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

    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者,回应吧!

    吾在此起誓!

    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

    吾乃惩戒世间一切恶行之人!

    吾手握其锁链!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

    来自于抑制之轮!

    秤的守护者啊!”

    一定!一定能够成功的!远坂凛在心中这样对自己到。

    这时她前伸的手上,赤色的纹路开始浮现,那是…令咒!

    于此同时,一道雪亮的刀芒如匹练般划破了陋巷的黑暗,将包围着她的肉墙斩断。

    “我…成功了!”远坂凛紧紧地攥住了自己的右手和其上的三道令咒那是她的倚仗,是她使役英灵的关键。

    她看向前方,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人影站在那里…

    他沉默着四下观察着,观察着充满现代气息的街道…还有瘫坐在地上的自家御主…

    正当黑衣人想要话时,一个疯癫的声音在陋巷中响起。

    “为什么!为什么!圣杯战争怎么可能还有第八职介!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被召唤!”

    “我?”黑衣人开口,只不过斗篷下传来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年轻?

    “只是一介旅人而已。”黑衣人轻描淡写的为自己的身份盖棺定论。

    “杀了你!杀了你!所有圣杯战争的参赛者都要铲除!除了我的贞德!”吉尔德雷从黑暗中显出了身形,“所有的意外都要消除!”

    “是吗?”黑衣人伏低了身体,抓住了腰间的剑柄。

    “去死吧!”吉尔德雷身后涌出了无数的海魔向黑衣人涌去。

    “炎雀拔刀术.荧惑”满布着火焰的长刀划破虚空,斩碎了涌来的海魔,飘舞的星火让整个陋巷染上一层绚丽的色彩…

    远坂凛愣愣地看着名为吉尔德雷的英灵攻击被阻之后更是被斩断了一只手臂。

    但是奇怪的是…

    他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仿佛断掉的手不属于他一般。

    而远坂也被绚烂的星火吸引了注意。

    青蓝色的刀身却猛地竖在远坂的眼前,遮挡了她的目光,让她的眼神重新恢复清明,“这个世间越漂亮的东西往往越危险,这种东西不要多看,也不要擅自去接触。”

    远坂凛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黑衣人,正当她想什么时,吉尔德雷的声音惊醒了她,让她明白现在还在战斗之郑

    “贞德…贞德啊。”吉尔德雷如同瞎子一般摸索着,呼唤着“这就是你受到的苦楚吗?”他的眼泪从鱼泡眼中流出…然后迅速被蒸干,赤色的火焰从吉尔德雷的身体中迸发而出…把他变成了一个燃烧的火炬。

    他嚎叫着…挣扎着…最终随着火焰变成点点光斑消失在空气之郑

    “你…是谁…”远坂凛有些瑟缩,这完全看不懂的情况让她对眼前的黑衣人抱有一丝恐惧。

    “还真是伤心啊。”黑衣人摆了摆手,语气中却听不出丝毫伤心之意,“远坂家的家教就是对救命恩人发出质疑吗?”

    “…你是谁…你为什么知道我姓远坂?我们还没有做自我介绍吧!”

    黑衣人耸了耸肩,将厚重的帷帽挑起露出了下面让远坂凛很熟悉的面庞,“我想我们可以舍弃昂长的自我介绍了。”

    “…”

    “…”

    “陆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