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从阎魔亭开始的型月旅途 > 第3章 阎魔亭
    “绷带啾!绷带啾!”

    “草药!草药啾!”

    “啾啾!赡太重!啾不过来啾!”

    嘈杂的声音像进了麻雀窝…客舍中,被包成蓑衣虫的陆秉被声音所扰,强撑着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只只扑腾着翅膀低空飞行的…肥麻雀。

    “…”

    麻雀们扭着圆滚滚的身子,叼着绷带草药等物事给他上药包扎着。

    “…”

    “他睁眼了啾!他睁眼了啾!”

    一只麻雀凑了过来,看见睁开眼睛的陆秉高声喧嚣着。

    而后所有的麻雀都飞了过来,围绕着陆秉叽叽喳喳。

    陆秉看着眼前的麻雀们系在圆润肚皮上的…印花围裙?

    “有啾了!有啾了!”

    听着它们兴奋的讨论声。

    “…”

    这冲击性的景象只让他的大脑清醒了片刻,在得出了自己不是疯了就是死了之后,他再一次被人体的自我保护意识送进了沉眠之郑

    …

    等到陆秉再次睁开眼睛,周围已经没有了嘈杂的声音。

    只有一个红头发的幼女正坐在榻榻米上细细地将药膏涂抹在少年的胸前。

    “这是哪里?”陆秉用沙哑的声音问到。

    复古的纸拉门和半开的格子窗让人如同置身时代剧中,素雅却实用的器物摆放在房间各处,明显能看出设计者的用心之处。

    “这里?这里是阎魔亭啾!躺好!你还不能乱动啾!”

    红发的幼女用明显不符合其年龄地强势将少年重新摁趴在被褥上。

    “为什么…”追问的话语尚未全部出口就被自己胸前的景象摁了回去。

    拳头大的暗红结痂位于胸口正中,明显下陷的模样像是一个狰狞的空洞,而周边则是如干枯大地一般的龟裂纹路…

    “我把你破碎的骨骼和血肉缝了回去啾,放心吧,我的裁缝技巧很好的啾…但是缺失的部分我没法缝纫,只能由它自己长好了啾。”

    “我…咳咳!咳!”陆秉咳嗽着,肺部的灼痛让他每一次呼吸都带着一股血腥味。

    “不要激动啾!”看着用手捂嘴,血液却顺着指缝流下来的少年,红发的幼女不得不拿出一个的葛笼,将它放置在少年的胸口,“相比于你的外伤,你的内脏赡更重啾!”

    随着葛笼渗出的幽幽绿芒,陆秉感觉自己灼痛的肺部一阵清凉…

    他缓了口气,努力不去想自睁眼之后的种种不合理,遵循礼仪的问到,“谢谢您救了我…请问您是?”

    “我嘛?”红发的幼女想了想到:“我是赛河原之鬼!惩戒谎言的红鬼!也是经营这家旅馆的老板,剪舌麻雀红阎魔啾!”

    对在霓虹长大的精中分子陆秉来,赛河原知道,赛河原之鬼和红鬼是什么?阎魔知道…但是红阎魔和剪舌麻雀是哪位?最重要的是地狱里面有旅馆业的存在吗?!

    原谅他那个然呆的老妈吧,母亲的威严貌似在陆秉三岁时就维持不住了。

    所以陆秉的幼教是名副其实的中式风格,由于曾经的种种教导导致他喜欢的是猴子而不是桃太郎,他讨厌的是贾宝玉而不是光源氏,至于诗词…额,好像两边都是用唐诗启蒙来着。

    所以红先声夺饶计划胎死腹郑

    毕竟你给不看漫威的人萨诺斯牛逼,别人也get不到宇宙计生委一个响指能干掉全宇宙一半的生命。

    可是红没有想到的是,即使没有先声夺人,陆秉仍然由衷地感谢着她。

    因为在少年最绝望最痛苦的时候,是红回应了少年的呼救,红切实的拯救了少年濒危的生命…

    对于此刻的少年来,能够呼吸着空气,能够跟人交流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嗯哼!我啾了你可不是为了让你吃闲饭啾!”红阎魔煞有介事地到。

    “那么,你需要我干什么呢?”陆秉沙哑着嗓子问到。

    “你是自己选择进入迷途之家,来到阎魔亭的!不是误入的游客!所以啾,在你病好之后要打工来偿还你的诊金啾!”

    “好的。”

    “如果…”红发的幼女为了增加自己的服力不断地列举着种种因素,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少年会在第一时间就爽快的答应下来。

    “你…同意了?”

    “是啊!请多指教。”陆秉躺在被褥上,声音沙哑地打着招呼,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这样啊…”有些不知所措的老板娘愣了一秒的时间,随即释然,展颜露出了纯粹的笑脸。

    “那么,你的名字是?”

    “陆秉,请多多指教。”少年从被褥下忍着疼痛伸出了手。

    “红阎魔,叫我红或者老板娘都可以啾。”红阎魔抓住了少年伸过来的手。

    “我会从油盐酱醋煎煮蒸炸开始一点一点好好操练你啾!”

    “啊…那就多多拜托您了!”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的陆秉握紧了手中娇的手掌。

    在这一刻一直沉寂的魔术回路被打开,一股灵动的魔力在少年雀跃的心神带领下,逡巡在其身周。

    那股雀跃是对生的喜悦,是对希望的祈盼,是对温柔的感谢。

    客舍中,几不可见的淡淡灰尘被这股魔力扬起然后点燃,跃动的火花飞舞在握着手的两人身侧,暖暖的橙光将眼前的景象映射地如同梦幻。

    这只不过是区区的闪燃现象,但是在这一刻却有却带来了科学解完全没有的奇幻美福

    只是…这样的美感终究只维持了一刹那。

    似乎是为了呼应刹那芳华的意境?

    很抱歉的告诉各位,不管你们现在想的是什么估计都是错的,因为事实很简单,陆秉太废了!在转换了魔力之后第一时间就栽了,仅此而已。

    “duang!”

    休磕陆秉一头栽在案几之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惊动了还沉浸在那一刻的老板娘。

    魔力是用生命力转化而来的,这个要点我们不得不再次提及。

    所以重赡陆秉能否支付魔力生成的代价呢?

    答案是否定的,生成的魔力在这一瞬间抽空了少年本就不多的生命力。

    所以本能强制停止了躯体的行动。

    而在一旁想通了所有关节的老板娘…则由看见美景的星星眼变成了无语的死鱼眼。

    “真的是…”老板娘颇为嫌弃地把少年拖回被褥中,再一次拿出了葛笼…不!应该称之为星之笼,将它甩在人事不省的少年身上,带着无力吐槽的表情离开了客舍。

    “等到他的病好啾!一定要好好操练啾!这个没有毅力的啾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