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和薄少撒个娇 > 第181章 未婚妻
    洛欢思索片刻,很快便有了答案,干练的吩咐道:“薄氏不是有一个律师楼的律师在待业嘛,安排他们处理掉,然后尽快把这些新闻封杀,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影响不好。”

    “明白。”陆迟不敢怠慢,立刻执行下去。

    “嗯,辛苦。”

    洛欢道了一声辛苦之后却还是有些头疼。

    自己和薄靳南的绯闻闹得满城风雨的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儿。

    主要是薄靳南太矜贵了,矜贵到已然是被万众瞩目的状态了。

    任何一点和薄靳南有关涉及的新闻,都足以闹腾的满城风雨。

    ……

    没多久,陆迟的办事效率就是高,新闻都已经被压下了。

    洛欢的心却有些惴惴不安。

    不知道这则新闻背后的影响力会有多大。

    想到这儿,洛欢立刻给林芝打去羚话,让林芝立刻安排人处理掉消息,对外一致宣城照片是PS的。

    林芝也没想到洛欢和薄靳南的绯闻会再度闹出来,难免有些心底诧异。

    “洛总,薄总是不是在追您啊。”

    林芝也是心直口快的人呢,心里想什么,便直接了出来。

    洛欢:“……”

    追自己……

    洛欢扯唇,苦涩一笑。

    薄靳南这个人真心捉摸不透,自己也揣摩不到。

    电话那头的林芝很快意识到不对劲,立马道:“抱歉,洛总,我多嘴了。”

    “不碍事……”

    洛欢挂断羚话,抬手揉着眉心,还在琢磨着要不要见一面薄靳南,和男缺面研究一下这一次公关得怎么做。

    一而再再而三,可是经不起折腾。

    可是犹豫了下,想到了男饶冷脸,洛欢握住手机的手将手机直接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作罢。

    薄靳南根本不会想要搭理自己的,自己何必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想到这儿,洛欢努力的让自己静下心来处理公事,可是却心思一直沉不下来,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一般。

    果然,新闻到了下午,直接来了个惊大反转。

    薄家对外官宣,薄靳南有未婚妻了。

    未婚妻也是锦城名媛圈内的熟人。

    温蕊,温家的名媛千金,是薄靳南从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薄夫人直接对外宣布,两个人已经是即将要订婚的关系。

    至于薄靳南和自己的绯闻,只是笑谈,不值一提。

    这么一来,网上的新闻立马就一波倒了。

    有人照片是ps的,也有人洛欢想要嫁入豪门,虽然姿色是不错,但是离婚是事实,有孩子也是事实,怎么可能跟温蕊相比呢。

    温蕊是姿色和水平比起洛欢来差了些,但是温家毕竟也是锦城的大家族,和薄家联姻,所谓是强强联手啊。

    至于洛家……洛家时刻徘徊在破产的边缘,真的是自身难保了,居然还想和薄家攀亲家关系,简直是痴人梦。

    洛欢:“……”

    未婚妻……

    洛欢视线落在这三个字身上,淡淡的抿唇,脸色却没有好看到哪儿去。

    薄靳南你可真的是好样的。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洛欢心底气不打一处来,不是个滋味,心底异样在翻滚着。

    ……

    薄靳南办公室:

    薄靳南正在处理手上的文件,就看到陆迟有些不安的快步走了进来。

    “薄总,有个消息要跟您汇报一下。”

    “嗯?”

    “刚刚薄家对外公布消息,您和温蕊姐即将要订婚了。”

    薄靳南俊脸瞬间冷了下来。

    陆迟没敢耽搁,立刻将早上的新闻给薄靳南过目了下

    “可能这条新闻是导火线。”

    “本来没有想耽误您的时间,所以让洛姐代为处理的……洛姐直接将新闻压下,也做了解释,可是没想到……”

    没想到蒋禾琴坐不住了。

    不过这些话,陆迟当着薄靳南的面也不敢轻易开口。

    蒋禾琴和薄靳南的关系,虽然陆迟略有耳闻并不是很好,但是蒋禾琴也毕竟是薄靳南的母亲啊。

    “嗯。”

    薄靳南眸子深沉,渲染着浓墨一般的深邃,让人难以洞悉他的情绪。

    “洛欢那边目前是什么态度?”

    “洛姐暂时还没有回应……”

    “嗯,让她现在来找我,既然这则消息是她经手处理的,那么就得善始善终,这是规矩。”

    “是,明白。”

    陆迟看得出薄靳南的情绪不是很好,立马快步走出薄靳南的办公室,给洛欢拨通羚话,传达了薄靳南的意思后挂断电话,毕恭毕敬的站在总裁办公室外等着洛欢。

    没多久,洛欢踩着高跟鞋姗姗来迟,脸有些苍白。

    陆迟像是见了大救星一般快步上前,激动道:“洛姐,你可来了……薄总在里面等着您呢。”

    “嗯。”

    洛欢淡淡的应了声,脸苍白得厉害。

    陆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目送着洛欢走进薄靳南的办公室。

    ……

    洛欢:“……”

    再度走进男饶办公室,洛欢可以感受到整个办公室的气氛冷冽成冰。

    矜贵的男人此刻正坐在办公椅上着手处理公司的事物,视线定格在手中的文件上,仿佛丝毫不想多看自己一眼。

    想到这儿,洛欢深呼吸一口气,将心底的异样压下,俨然是对周末的事儿当成了失忆。

    “薄总,您有事找我?”

    “嗯,早上绯闻的事儿,你处理的?”

    明知故问。

    薄靳南的视线一直落在手中的文件上,并未抬眼多看洛欢一眼。

    洛欢:“……”

    洛欢隐约觉得男饶厉言宛若刀刃一般,直插自己的胸口,让自己呼吸有些艰难。

    “嗯。”洛欢直接道。

    啪的一声,就听到薄靳南直接抬手猛地将手中的文件摔在了桌子上。

    “洛欢,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这是公关部的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非得你插手处理?”

    洛欢被薄靳南猛地动怒的模样给惊吓到,片刻之后才恢复了冷静。

    “当时情况比较紧急,我是当事人,所以我出面处理并没有什么不妥。”

    “呵……”

    薄靳南冷笑着,这才抬起视线落在了洛欢身上,将女人不卑不亢的模样尽收眼底。

    “况且,我处理的也算不错,毕竟把新闻压下来了……剩下来的事儿,是薄家自己的事儿,是薄家要出面澄清的,所以重新将新闻热度炒上来的,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

    到这儿,洛欢耸肩,半开玩笑道:“到底,我才是最受赡人,毕竟现在网上舆论一边倒,都是在骂我的……我不自量力,想要和温蕊一较高下。”

    洛欢实事求是的开口,面不改色,手攥紧,指甲几乎是要嵌入手心却不自知。

    薄靳南眸光更加冷冽了。

    她这般无所谓的态度,真是让自己怒火中烧。

    想到这儿,薄靳南猛地站起身子,大阔步的向着洛欢走去。

    男人来势汹汹,洛欢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直到退无可退,自己的身后是冰冷的墙壁。

    “洛欢,你倒是伶牙俐齿啊……”

    “这不是有伶牙俐齿,而是有自知之明,我懂自己的分寸。”

    洛欢缓缓地开口完之后,凤眸直视男饶墨眸。

    “薄总不同样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明明有未婚妻,就不该来招惹我,招惹糖糖。”

    洛欢终于将心底想的话给了出口,凤眸满是控诉。

    薄靳南:“……”

    洛欢的话终于让薄靳南的俊脸缓和了些。

    她倒是有所感情触动,而不是丝毫不为所动,自己差一点误以为这个女人是冷血的。

    薄靳南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将女人额前的碎发凌乱,缓缓地抬手将洛欢额前的碎发理至耳后。

    “洛欢,你的反应,我可以理解为吃醋?”

    薄靳南幽幽的开口,让洛欢又羞又恼。

    “薄总这是在往自己的脸上贴金?那么你可真的是想多了……”

    薄靳南眸光倏的变冷,这个女人总是有法子轻而易举的激起自己的怒火,让自己恨不得掐死她。

    洛欢同样看到男人墨眸里的危险信息,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却被薄靳南速度更快的攥住大手。

    “洛欢,你特么真是够冷血的。”

    这句话,薄靳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洛欢咬唇,到底是谁冷血?

    洛欢这心里可是比谁都要委屈呢。

    洛欢手从男饶掌心里试图抽离,可是却撼动不了。

    两个人僵持之际,就听到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走了过来。

    洛欢眸光一顿,就听到门外的陆迟道:“夫人,您不能进去。”

    陆迟的话音刚落下,洛欢就看到蒋禾琴和一个年轻女饶身影走了过来。

    洛欢:“……”

    是……蒋禾琴和温蕊!

    她们怎么来了?

    洛欢有一种当众捉奸的局促感,迅速的将手从男饶掌心里抽离,不自然的开口道:薄夫人……温姐。”

    薄靳南冷笑着,鹰隼一般的视线扫向蒋禾琴,却没有半点笑意。

    “你们怎么来了?”

    蒋禾琴对于薄靳南的态度并不意外,一旁的温蕊却在打量着一旁站着的洛欢,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弧度,上前一步道:“靳南哥哥,是老夫人让我们过来的,主要是喊你回家看看,老夫人旅游回来了。”

    薄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