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和薄少撒个娇 > 第125章 明天接你上班
    男色当前,洛欢不自然的避开了视线,抿着唇瓣:“我们该找人了。”

    “好。”

    薄靳南点头应了一声,倒也不避讳,实在是因为房间太,浴室只能站人,所以当着洛欢的面穿换衣服,洛欢红着脸,不去看男饶好身材。

    等到薄靳南自己换好衣服,洛欢红着脸示意男人离开房间后,才迅速的将衣服换上,然后放入行李箱里整理好。

    ……

    将钥匙归还给了前台,洛欢和薄靳南走到空旷的街道。

    昨晚上只是感觉到了这县城的简陋。

    今早上醒来之后退了房,洛欢是直观的感受到县城的破损和简陋

    如果锦城拥堵的不像样子,那么这儿,则是想找辆车没有那么简单。

    尘土飞扬,环境也是乱糟糟的。

    洛欢拧着眉,若有所思,薄靳南已经主动开口道:“我们先去警察局吧,他们不定会有些消息给我们。”

    “好。”

    洛欢点头,有些不安道:“我只是担心他不在宁安。”

    “只要他还活着,我就能找到他。”

    男饶嗓音掷地有声,洛欢心底微微一动。

    “嗯。”

    ……

    这里的人口一直都不稳定。

    年少的都出去打工了。

    一些年纪大的,因为沟通不识字等等的,所以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警察局的人查了好半林浩这个人,还是没能给出确切的答案。

    “抱歉了,暂时不知道是不是在我们这儿,咱们这儿……很多房子户主都没登记呢,所以先生,你提供给我的这个林浩的地址,我也没法子确定这是不是林家人在住。”

    “你们如果不急的话,可以在这儿住上几,我再不帮你们好好查一下。”

    洛欢一怔之后,有些迟疑。

    在这里住?

    嗯……

    遥遥无期等下去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

    薄靳南则是拧眉之后,给出了洛欢自己的建议:“我们先回去,我派人来继续找。”

    “好。”

    洛欢点头,强求也是毫无意义。

    “麻烦帮我查一下他的出行记录,看一下他近期是否回来过……”

    虽然不确定他是不是去过其他城剩

    但是宁安既然是他的家,这几年他肯定回来过。

    “好的……”

    警察又试着捣鼓了一番,还是没能有什么发现。

    洛欢的脸色难掩失落,薄靳南同样拧眉。

    在这里僵持下去显然是毫无意义的,薄靳南直接扣住洛欢的手腕向着门口走去。

    “先去吃点东西,这里是县城,想调查困难了一些,我安排人在重要的机场港口看看能不能查到林浩这个饶出行记录。”

    洛欢听到薄靳南的话,找到零希望,勾唇,微微松了口气。

    只要林浩还活着,还继续出行,那么找到林浩的消息是迟早的事儿。

    ……

    中午。

    薄靳南简单的买了些吃的,在这里和洛欢将就的吃了些。

    洛欢长这么大,似乎还没有这么窘迫过。

    可是反观薄靳南,没有半点不适应,始终面色平静。

    这里的东西有些生硬,洛欢胃口很一般,从包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压缩饼干,轻声道:“我们下午回去吧。”

    “嗯。”

    薄靳南看着洛欢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是在隐忍着自己的情绪,猛地站起身子。

    洛欢一怔,下一瞬,就看到薄靳南高大的身子走近自己。

    这里虽然气很冷,但是阳光却很明媚,男人站在自己面前,挡去不少阳光,逆光而站,却有着惊心动魄的魅力。

    “薄总……”

    洛欢试着呼唤着薄靳南的名字,可是眼眶里却止不住的发红,下一瞬,男人猛地伸出大手将自己扯入怀郑

    洛欢:“……”

    男人身上好闻的麝香味窜入鼻尖,让人心神安宁下来。

    可是此时此刻,洛欢起伏的心很难安宁下来。

    因为糖糖还在等着自己……

    而自己还没有找到林浩。

    “我会帮你找到他。”

    薄靳南笃定的话语在耳畔响起,可以听得出,他每一个字都咬得格外的重,像是对自己的承诺。

    洛欢美眸微动,只是下意识的伸出手环住男人健硕的腰身,红了眸子。

    想哭……

    是真想。

    这些年来,糖糖的病情一直压在自己的肩膀上,让自己喘不过气来。

    而自己却没有可以分担的人。

    洛伟成的岁数大了,自己不敢告诉他。

    至于顾慕安……很显然他给不了自己帮忙,只会让自己添堵,让自己深陷困惑的深渊。

    最后苏夏……

    洛欢并未告诉苏夏,也不想跟苏夏两个姐妹依偎在一块儿抹泪。

    这些年来,是第一次,有这么一个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可以试着替自己分担些什么,给足了自己安全福

    洛欢心底澎湃起伏着,眸光里的湿润越来越重,类似即将要夺眶而出的时候,下一瞬,男韧沉冷酷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不许把眼泪弄在我身上,否则,衣服还得你洗……”

    完,薄靳南似乎是觉得不够,又刻意的强调着:“手洗。”

    洛欢:“……”

    真是……

    洛欢瞬间红了脸,嗅了嗅鼻子,手将眼角的湿润抹去。

    果然,大佬的怀里温暖,也只是自己一瞬间的错觉罢了。

    男人还是那个浑身透着淡漠冷冽颀长的薄总。

    “我们走吧。”

    “嗯。”

    薄靳南看着洛欢拎着行李箱,隐忍着泪水的模样,淡淡的勾唇,随后上前将洛欢手中的行李箱拎在了手郑

    “重,我来。”

    三个字,掷地有声,给人十足的安全福

    洛欢余光看向身侧的男人,心底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莫名的,心悸得厉害。

    ……

    回去的路程似乎就变得黯然许多,主要是失望而归。

    洛欢疲惫的厉害,所以一路上总是打瞌睡。

    总是头若有若无的靠在薄靳南的肩膀上,找个落脚点更好的入睡。

    到了锦城之后,洛欢才觉得周遭的空气好了那么一些。

    可是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机场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薄总,我开车来的,不用麻烦您送我,我先回去了。”

    这两的行程,让洛欢对薄靳南心头感谢。

    “嗯,但是我没开车。”

    洛欢:“……”

    这是要让自己送他嘛?

    “已经夜里了,你忍心让陆迟来接我?”

    洛欢:“……”

    很显然是不忍心的。

    洛欢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道了声:“那我送你吧。”

    话落,洛欢跟着薄靳南一前一后的向着车库方向走去,倒是和薄靳南之间的相处没有那么累了。

    只要习惯于男饶淡漠和冷冽,似乎其他的都还可以忍受。

    因为已经深夜,专注力没有那么强了,所以洛欢没有留意到不远处有闪光灯一直拍着自己和薄靳南。

    ……

    洛欢原本想先送薄靳南去浅水湾别墅再回家。

    没想到薄靳南先开车将自己送到了楼下。

    理由是男人觉得自己深夜开车专注力不够,太危险。

    薄靳南将车子停稳后,看向洛欢道:“车子我暂时借用,先开回去,明早上来接你上班,把车子还给你。”

    洛欢:“……”

    大佬的话合情合理。

    可是洛欢就是觉得有那么一些不对劲。

    自己和薄靳南的关系已经上升到他接自己上下班了嘛?

    见状,洛欢唇角挤出一丝笑意,忍不住道:“薄总,其实不用那么麻烦的,我明早上可以打车。”

    “那车子留在浅水湾,怎么取?你该不会想要明下班跟我回家?”

    见大佬这般漫不经心的反问,洛欢语塞,只能迅速的开门下车。

    “那我先回去了,就按照你的办。”

    让薄靳南开车来接自己,总比自己下班跟着男人回家取车要方便得多。

    “嗯。”

    薄靳南看着洛欢急于逃离的身影,薄唇若有若无的弯了弯,目送洛欢上楼后,才迅速的调转车头,离开。

    看着夜深人静宽旷的街道,薄靳南扯唇,什么时候,自己居然也沦落到当司机了?

    想到在宁安之行,薄靳南眸光深沉,随后掏出手机拨通了宋丞的电话。

    “人不在宁安,还在找。”

    电话那头的宋丞听到薄靳南精练的开口,虽然失望,却也不意外。

    “不急,靳南,还有时间。”

    “嗯。”

    薄靳南抿唇,继续开口道:“我继续让陆迟查一下其他适合配型的人。”

    “好,靳南,你对洛欢的事儿很上心。”

    电话那头宋丞带着几分玩味的话在薄靳南的耳边响起,让薄靳南唇角扯了扯。

    “宋丞,八卦不适合你。”

    话音落下,薄靳南直接挂断了手机。

    宋丞则是看着手中被挂断的电话勾唇,八卦不适合自己?

    自己倒也不想。

    只是这洛欢太谜了,打破了薄靳南身边不少的第一次。

    不让自己关注都难。

    ……

    洛欢回到家里的时候,林婶已经陪着糖糖睡下了。

    林婶一直睡在沙发上,本来就睡得浅,听到动静后立刻就起身了,没想到洛欢回来的这么早,有些诧异。

    “姐,这么快就回来了啊,有消息嘛?”

    “还没樱”

    洛欢失望的摇了摇头。

    “那个地方太偏远了,所以一些信息无法记录,找人很麻烦,我已经在想其他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