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都市言情 > 和薄少撒个娇 > 第104章 跟我回家,洗衣服
    薄靳南之所以脸黑,是真的想要动手把眼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给掐死。

    嗯。

    看着就让人心烦意乱的。

    莫名的,只要洛欢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就很难静下心来处理任何事儿。

    缄默。

    洛欢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话,见薄靳南依旧是闲适的坐在沙发后座上,心一横,继续开口道:“我现在转给你?”

    这下子算是有诚意了吧?

    不只是局限于动动嘴皮子。

    薄靳南:“……”

    薄靳南听闻洛欢的话,淡淡的扯了扯唇,淡漠的视线扫向了洛欢,没有回答,而是反问:“洛欢,你认为我会缺你那点钱?”

    洛欢:“……”

    男人冷冽的嗓音讽刺十足。

    洛欢语塞。

    的确……

    薄靳南可是有本事分分钟可以拿钱砸死自己,怎么会缺自己给的几千块呢?

    “我知道……”

    顿了顿,顶着男人冷漠的气场,洛欢一字一句认真道:“但是我已经欠了你那么多了,我真的不想再欠你了,所以能偿还和弥补一些的,我也希望可以补偿到你。”

    话音落下,洛欢抿唇,打量着男人紧绷的俊脸,看着薄靳南的俊脸依旧是淡漠,不想多看自己一眼,洛欢泄了气。

    “如果你不要赔偿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不在这儿碍你的眼了。”

    薄靳南:“……”

    真特么的想要掐死这个女人。

    洛欢本来就不想和薄靳南待在一块儿,男人气场冷冽,走近几分都觉得自己似乎是要被冻伤了。

    再这么和薄靳南待在一块儿,洛欢觉得怕是自己会被冻死。

    还没等洛欢走几步,男韧沉的嗓音响起。

    “等一下。”

    洛欢:“……”

    大佬这又是要干什么?

    洛欢拧着眉转过身子,就看到薄靳南已经从后座起身,高大的身子一步一步向着自己走来。

    伴随着男人走近,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停车场的明黄色灯光投射在男人身上,落下倒影,而自己完全被困在他的倒影之内,莫名的,洛欢心漏跳了半拍。

    “还有其他事儿嘛?”

    薄靳南缓缓地开口,视线紧盯着洛欢苍白的脸。

    “我的确是不缺钱……”

    “嗯?”

    “但是既然你需要道歉,那么为什么不选择最有诚意的方式?”

    洛欢一怔,其实自己心底比谁都想知道什么方式更有诚意,能够让大佬满意啊,薄靳南的心思洛欢觉得自己就没有正儿八经的摸透过。

    “跟我回家……”

    洛欢:“……”

    洛欢再度变了脸色?

    薄靳南这是个什么意思?

    现在这个阶段,自己怎么可能会跟他回家?

    洛欢刚准备出言反驳,下一瞬,就听到男人薄唇轻启,漫不经心的继续开口道:“替我洗衣服。”

    洛欢:“……”

    什么?

    这特么的是什么操作。

    “我的西装和衬衫难道不是你弄脏的?”

    反驳的话因为薄靳南的反问一时之间似乎是彻底失去了言语,洛欢只觉得头皮发麻,半响在男人炙热的视线凝视下,不自然的点零头。

    “嗯……”

    见洛欢如此乖巧,薄靳南的视线缓和了些。

    “可是洗衣服我毕竟不是专业的,我可以帮你送去干洗店。”

    洛欢试着开口,薄靳南却拧眉拧得很深。

    “我的衣服都必须手工搓洗后烘干熨烫。”

    洛欢:“……”

    所以这就是薄靳南想要看到自己的诚意,让一个病人给他洗衣?

    “上车。”薄靳南不给洛欢任何迟疑的机会。

    真是大佬的霸道啊。

    洛欢并未迈开脚边,而是轻声道:“我可以自己开车。”

    洛欢试着想和薄靳南保持距离,想起两个人之前不愉快的争执,现在并不想和男人独处一室。

    “但是我不想开车。”

    言下之意,自己需要个司机。

    洛欢:“……”

    什么?

    自己居然被薄靳南当成了佣人?

    听着薄靳南面无表情笃定的话,洛欢淡淡的扯唇,大佬的套路就是多,让人应接不暇的那种。

    洛欢虽然心底想反驳,但是行动力上却依然不敢怠慢,从自己车内将薄靳南的西装取了出来,上了薄靳南的车,坐在了驾驶位置上。

    薄靳南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半闭眸子,在休息,看起来似乎很疲惫……

    洛欢一怔,意识到薄靳南似乎是真疲惫了。

    昨是男人照顾了自己一整夜,一整夜自己鼻息之间都是淡淡的酒精味,多半是男人用来帮自己物理降温的。

    想到这儿,洛欢心头微动,随后发动引擎向着浅水湾别墅的方向开去。

    等红绿灯的间隙,洛欢发消息让林芝安排人去夜宴国际的车库将自己的车取回公司。

    ……

    一路上。

    两个人缄默无言。

    洛欢发现薄靳南是真的累了,男人呼吸均匀,应该是熟睡了。

    洛欢淡淡的勾起唇角,莫名的,心头淡淡的暖意蔓延着,交织着,和薄靳南之间的相处虽然有争执,但是却没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和算计,这一点很舒服。

    等到车停在浅水湾别墅门前,洛欢转过头打量着薄靳南,男人却似乎没有醒来的意思。

    “薄……薄靳南……”

    洛欢解开安全带后,伸出手推了推男饶胳膊。

    下一瞬,男饶身子向着自己倾倒,洛欢一怔,就看到男饶头枕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准确来,因为身高差的缘故,薄靳南这个姿势看着就很僵硬。

    可能是因为男人真的累了,所以没有察觉到,而后继续熟睡。

    洛欢:“……”

    今早上,自己闻了一早上薄靳南西装上那好闻的,淡淡的麝香味。

    而现在,男人就在身边,洛欢一怔,似乎好闻的气息挥之不去了。

    洛欢抿唇,借着这么个机会,将自己心底想的话出了口:“谢谢。”

    这一声谢谢,洛欢道得十分真诚。

    昨晚上如果不是薄靳南救了自己,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没曾想到……

    曾经最为暖意,阳光俊朗的人,带给自己的伤害很大。

    而自己曾经认为永远不会有交集的大佬,却可以救自己于水火之间。

    有些事儿

    意外得让人不可思议。

    却暖得不可思议。

    ……

    洛欢担心自己乱动会让薄靳南醒来,所以一直保持着发僵的姿势不敢乱动。

    男人在耳畔呼吸均匀,察觉到耳畔有那灼热的呼吸,洛欢不自觉的红了耳根。

    不知道过去多久,管家看到门外有薄靳南的车子,便快步走了过来,连带叫嚣着的还有公爵。

    “汪汪……”

    公爵眼尖的看到驾驶位置上是洛欢,正在殷切热情的跟漂亮的姐姐打招呼呢。

    洛欢哑然失笑,淡淡的勾唇,就看到身侧的男人挣扎着身子,已经有要醒来的迹象了。

    管家走近一看,脸色微微一变,瞬间懊恼极了。

    先生的车上居然还有洛姐?

    刚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现在居然靠在洛姐的身上睡了?

    嗯……

    管家有些局促了。

    现在想要捂住狗嘴是不是来不及了?

    很显然,先生已经要被自己和公爵吵醒了啊……

    管家:“……”

    完蛋了。

    ……

    耳边狗叫声不断,薄靳南幽幽的醒来,睡梦之中只觉得嗅到好闻的气息,让自己难以控制的沉沦着,想要睡得更深。

    一直以来,薄靳南的睡眠时间偏多,而且很浅。

    似乎没有什么事儿可以让自己更好的入睡。

    但是刚刚,自己却睡得非常沉,很显然,这是洛欢的功劳。

    颈脖处传来一阵僵硬感,薄靳南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枕着洛欢睡着了。

    准确来,自己的头靠在她纤弱的肩膀上。

    薄靳南拧着眉,看着洛欢僵硬的身子,以及发红的耳根,墨眸闪过一抹幽深的暗光。

    ……

    车外的公爵则是叫唤着不停。

    管家:“……”

    真想把公爵的狗嘴给捂住啊。

    这么好的画面就要被公爵给打破了。

    ……

    洛欢有些微许尴尬,见薄靳南坐正身子,不自然的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肩膀,试着开口道:“薄总,到了。”

    言下之意,可以下车了

    薄靳南余光落在洛欢发红的耳根,惹得洛欢有些慌乱,只能避开视线,缓解自身的尴尬。

    “嗯。”

    见薄靳南解开胸前的安全带下了车,洛欢随即跟上,刚走下车,就看到公爵迅速的向着自己奔跑而来,摇着尾巴,好不谄媚。

    洛欢哑然失笑,缓缓地蹲下身子,摸了摸公爵的狗头。

    “好久不见。”

    “汪汪……”

    公爵激动的叫唤着,成在别墅里就只有薄靳南和管家,以及打扫的老阿姨,自己早就无聊了。

    看到漂亮的姐姐心情简直是不要太舒畅啊。

    洛欢挑了挑眉,看着公爵激动的不能自已的模样扯唇。

    其实也就是二零。

    整体还是能接受的。

    这脖子上的珍珠项链去哪儿了?

    似乎是看出了洛欢的困惑,管家解释道:“珍珠项链之前公爵当成仙丹硬是给吞了……后来连忙给它灌了泻药才排出来,生怕肠胃落下病根子呢。”

    管家的忧心忡忡,这公爵可是老夫饶心头肉啊,半点都不能马虎。

    洛欢扯唇,忍着笑,果然是二哈,真是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