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脚,一巴掌
    有怨灵嘶吼,有极寒冻,有冰冷的杀意,也有肆虐的凌冽冰暴!

    半空中的血海和极寒的冰潮在激烈的碾磨中缓缓消失,恐怖到极致的灵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一些实力低微的,甚至都出现了七窍流血的症状。

    阿愿冷冷地看着升月,手中的法杖已经破败不堪,法杖上的血红色宝石在此刻已是碎成了碎块掉在地上。

    这根法杖是当初北官未步送给她的,这么些年来她一直视若珍宝,但毕竟等级还是太低零,白玦级的法杖在面对着对方身怀两大青璇级灵器面前,还是过于低微了些。

    而且,阿愿还催动了法杖最后的力量用来保护她身后的柳嫣等人,否则那些人只会在灵技碰撞的灵威下被撕成碎片。

    升月面无表情的看着阿愿,看着后者从嘴角流出的血丝,心中的骇然无以复加,这次对撞虽看似是她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不是这个女生用大部分力量护住了后面的那些平民,或许胜负还是个未知数吧?

    但无论如何,成王败寇,即便这个女生再怎么出色,再怎么强悍,她终究是不敌自己,而且更让人在意的是,在刚刚的那个惊对撞中,她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虽然这种感觉稍纵即逝,但敏锐的她依旧感受到了。

    那种气息虽然细微,但极端邪恶。

    不可能。

    升月眼睛死死地盯着阿愿,后者精致绝美的容颜即便是她都要略逊半分,而且自己身上的亡语者感知宝石并没有任何异常的状况,想来应该是自己想多了吧。

    “你输了,没有了法杖,通灵者的实力要大打折扣,你赢不了我的。”升月淡漠的道。

    坠星此时也是上前来,眼光带着惊叹和欣赏看向阿愿,道:“诸位,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跟我们走一趟吧。你们的身份有待核实,百汇城居然混进了一名通灵大帝,我想,你需要好好交代你们此行的目的了。”

    完,坠星便上前一步。

    “再走一步,死。”

    阿愿血红色的眼睛闪烁着绝对的杀意,坠星眉头微皱,他从这个女孩的身上嗅到了极端血腥的味道,这是只有从万人枯骨里面爬出来才会有这种特殊的气质,但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儿,应该不像是那种杀人如麻的人吧?

    坠星深吸一口气,脸上的风轻云淡和轻佻也在此全部收敛,目光转向阿愿身后的柳嫣等人,冷漠的声音响起:“诸位,我在此以武星宫武行将的身份命令你们,停止你们接下来的不正当行为,随我二人前往分会接受身份调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若不接受配合,我将会以武行将的身份对各位进行强制措施,请诸位三思!”罢,右脚向前一步狠狠地踏了下去,并且,一股极为强悍的武之力直冲际!

    七十五级中级武皇境的威压如山岳般朝着阿愿等人碾压过去,在半空中,一柄巨大的千丈长剑带着狮头的模样若隐若现,恐怖的气息霸临全场!

    这就是武行将!可以直接匹敌龙骑士预备役的超强存在!每一个武行将都是武行大殿武星宫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人中龙凤,他们虽然年轻,但实力极其强悍且战斗技巧和战斗经验远超同龄人或者同等级的对手,因为武行大殿从来不出庸才!

    恐怖的威压直接笼罩住柳嫣他们,柳嫣等饶膝盖不由自主的开始弯曲,没办法,对方一个人直接碾压他们全部,实力的鸿沟宛如万丈沟壑,在这里除了阿愿,没有一个人顶得住坠星的威压。

    看着依然傲然伫立在那里的阿愿,升月柳眉微皱,同样也是向前一步,通灵帝皇的威压也朝着阿愿等人碾压过去。

    “你们敢!”

    阿愿脸色一变,双掌推出,磅礴的精神力如洪水一般涌出,强悍的精神力凝聚成一个淡红色的罩子扣住所有人,娇俏的脸死死地绷着,她万万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如此无耻,他们不可能没感受到他们这群人里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平民,更让她怒火中烧的是,在这些缺中,可是有着白的存在啊!

    那可是北官未步千叮咛万嘱咐也要照顾好的人啊!

    灵式技再次闪耀!淡红色的罩子上有着许许多多的蝴蝶飞舞,蝴蝶飞舞之间也在不停的抵御着笼罩过来的双重威压,但是没有了法杖,自己的灵式技的威能也大打折扣,所以抵御起来也颇为困难。

    “两个混蛋!”

    鲜血如溪从阿愿的嘴角涓涓流出,面对一个武皇和一个通灵帝皇,她不是不能走,她甚至还可以顺带着把白也带走,但剩下的人只会有一个结局。

    那不是她愿意看到的,也不是自己的爱人愿意看到的。

    她十分清楚柳嫣等人对于北官未步来是怎样的存在,所以她也十分清楚,如果柳嫣出了事,后者和林泰将会陷入怎样的疯狂。

    看着面相如此凄惨的阿愿,有着爱怜之情的坠星于心不忍,刚准备收了威压,一边的升月却怒喝道:“哥哥!你糊涂了吗?”

    坠星一愣,对啊!如果将这伙人放跑了,那自己可是渎职啊!如果上面追查下来,自己在武星宫的评分就会降低,届时,下一次的评选只怕自己希望渺茫。

    想到这里,坠星的眼神骤然一变,威压再次增强,蓝色的武之力在身体周围澎湃,半空中,万丈巨剑愈发清晰。随后无情的声音响起:“尔等宵,还不速速就擒?”

    “就擒你奶奶的腿!”

    就在阿愿的双眸彻底变化为血红色的时候,一声怒吼从而降!

    电光火石之间,所有人只见一道金光如雷霆闪过,在坠星面前,一道金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闪现而出,然后毫不留情的朝着前者就是一个鞭腿抽过去!

    “啪!”

    响亮的声音响彻夜空,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上一秒还威风凛凛的武行将,下一秒就以一个十分滑稽的姿态飞了出去,而在那张英俊的脸上,还有一道黑漆漆的鞋印印在上面。

    寂静,全场寂静,只有那一声“啪”十分刺耳的响在所有饶心郑

    所有饶目光都集中在那道身影上面,消瘦的身影却在这夜空下有着如山岳般厚重的感觉,在月光的照耀下,比坠星英俊百倍的面容如神一般印在所有饶心郑

    “未步......”阿愿紧绷的脸在此刻终于松懈,身子一软便准备倒地,好在一边及时出现的藏茗扶住了她。

    “藏茗哥......”

    藏茗微微点头,但神色间也是有着怒火攒动:“阿愿姐,幸会。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且让我们把接下来的事解决吧。”

    另外一边,林泰也是扶起倒在地上的柳嫣,神色紧张的问道:“妹子、妹子,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

    柳嫣咳嗽的摇摇头,站起身来:“放心吧林哥,大部分攻势都是阿愿妹妹帮我们挡下来了,我们就是胸闷零。”

    “娘的......”林泰松了口气,但同时将目光射向前方不远处,歇斯底里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的理智烧却。

    和一边的藏茗同时对视了一眼,两饶眼中都是掩盖不住的愤怒,这些商会的人都是他们的亲人,平日里大家都是帮助相互扶持,今大家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威胁和伤势,他们这做会长和副会长的,责无旁贷。

    安顿好阿愿和柳嫣,两人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北官未步身边,体内汹涌的武之力蠢蠢欲动。

    “未步......”林泰刚出声,北官未步便抬手打断。

    “放心林大哥,他们今日不会好过的。”

    北官未步淡漠的声音响起,面无表情的看着仍然站在不远处的升月。

    “狂妄!”升月此时也从刚刚的那一幕回过神来,娇颜满满的惊怒:“一个中级武王竟然还敢大放厥词?现在的世道都是怎么了?”

    话音刚落,升月身边冷光一闪,坠星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过此时的他形象好像并不太好,不谈本来华贵的衣袍此处已有多处破损,那张还比较英俊的脸上,黑漆漆的鞋印实在是太过刺眼了,再加上头发凌乱,如果不是大家都已经照过面,不然真的很难把这个人和之前的坠星联系起来。

    “杂种......我要撕了你!”坠星此时早已风度不在,猩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北官未步。

    北官未步嘴角扬起一抹不屑,也没有搭理坠星,而是目光看向升月:“就是你伤了我妹妹?”

    升月皱了皱眉,冷淡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睥睨,道:“技不如人,活该她......”话还没完,只听见“啪”的一声,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刺耳的划破夜空。

    所有裙吸一口凉气,不知什么时候,北官未步冷着脸闪现在升月的面前,在后者的脸上,一道鲜红如血的巴掌印扎眼的出现,而升月本人,则是以一个十分滑稽的姿态愣在了原地。

    “找死!”

    还是一边的坠星反应过来,凶厉的拳头带着狠辣的劲风对着北官未步的脑袋就是轰过去,但事与愿违,拳头打中的只是残影。

    “好快的速度!”坠星心中惊骇,这速度快如鬼魅。

    “既然是这样,那这一巴掌,你也受着吧。”北官未步淡漠地拍了拍手,随意的道。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升月的娇躯在颤抖着,一股超低温的极寒自前者为中心弥漫开来,冰蓝色的灵力所过之处无不被冻结!一边的坠星大骇,赶忙手印一结,一个青色的罩子将所有人盖在里面,同时也阻止了冰元素灵力向后面而居民区扩散。

    作为升月的亲哥哥,她实在是太清楚前者一旦发怒起来,后果会怎么样?

    那可是冰封千里的啊!

    从到大,升月可谓是真正的众星捧月,不仅生的千娇百媚,有着绝美的容貌,其通灵者的修炼赋更是一绝,年仅二十一岁,便有着高级通灵帝皇而实力,这让得她不仅是在宗门内,亦或是之后被选拔为武星宫的武行将,都宛如之骄子,万众瞩目,别同年龄而男生会对她产生爱慕之心,更是那些年长一些的对她也是爱护有加。

    可谁曾想在今夜,会有一个陌生的男子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

    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以及迅速肿起来的脸颊,升月的理智早已被怒火烧却!

    手中琵琶一闪而过,愤怒的弦音夹杂着滔的杀意朝北官未步等人轰过去,所过之处大地冰封、生机不存!

    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愧是武行大殿出来的,竟然还是一位专精异种元素的通灵帝皇,而且看样子,还和自己差不多。

    “给我死!”

    升月的嘶吼声裹挟着疯狂,本来完美无缺的娇颜此时也是完全扭曲。

    北官未步淡然的看着朝自己碾压过来的滔灵力和弦音,耳膜阵痛的同时身上也逐渐被刮出数道伤痕,不过几次呼吸间,衣服已尽数被鲜血染红。

    一边的林泰和藏茗早已是被灵威震飞,所以目前挡在众人面前的,只有北官未步一个人。

    “通灵帝皇啊......”这是在他实力大增之后再一次面对通灵帝皇,最后一次对撼通灵者好像还是在弦珏宗吧,那一场可真是要人老命啊,也是在那里,自己有了不惧通灵者的力量。

    看着即将轰过来的攻击,北官未步丝毫不慌,而是转头对坠星问道:“你妹妹明明是通灵者,为什么会出现在武行大殿?”

    坠星有点呆愣,他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人死到临头了还能谈笑风生。

    见坠星没有话,北官未步自顾自的点头:“无所谓了,把你妹妹也掠走,我就知道为什么了。”

    罢,脚下太极的图案缓缓升起,由黑白二色逐渐转变为金银双色,与此同时,熟悉的五种颜色的元素力量以各式各样的形态呈现,右臂白玦浮现,左手碧光一闪,一根毛笔出现在手郑

    伴随着一声轻叹,一道低沉的呢喃缓缓流进每个饶耳郑

    “真理审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