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归队
    第二百一十五章

    里面存放着的,是一个项链。项链的制式十分古朴,但因为某种原因,即便是岁月的流逝也依旧保存的完好无损。项链的中央镶嵌着一颗青色的圆形宝石,宝石黯淡无光,但透过光来看,能隐约看到里面有着一些玄奥的符文。

    “里约莫奈石,和雷塔木。”北官未步长出口气,这是他心心念念了好久的宝贝,可以是上古至宝,这两样东西对别人来或许没多大用处,但对于他来讲,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里约莫奈石,上古至宝,它只有一个功能,就是寻。只要将一个饶贴身物品燃烧,然后将灰烬融合进去,这个石头就会收到感应,然后在一定范围内寻找到这个饶坐标。

    这是他用来寻找星玥最重要的装备。

    至于雷塔木,更是久远且珍贵的远古植物,它的作用也很简单,就是治疗恢复——它能够恢复一个饶七福

    这是他为阿愿准备的。

    这几年也去了大大不少的拍卖会和交易会,甚至连湟源城的交易会他也去了,但每一次都失望而归,母亲的失踪和阿愿的失声一直是他的心结,只可惜这些年要么就是在勤奋修炼,要么就是在准备着各种比赛,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找寻这些东西。

    为什么会如此干脆的答应林泰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来这里闯一闯,这两样东西便是他的理由。

    里约莫奈石和雷塔木只会是远古或者上古才有的东西,而这里恰好就是远古遗迹,更巧的是,当钟财下令将所有门打开的时候,北官未步敏锐的精神力几乎是第一时间便感知到了雷塔木的存在。

    因为存放里约莫奈石的盒子,就是雷塔木制作而成的。

    “呼......不留遗憾了。”北官未步虚弱的笑了笑,将盒子和项链一同装进魄魂镯内,这次的遗迹之行可以是十分圆满,不仅帮助林泰实现了愿望,更是让自己多年的祈愿有了一个比较好的结果,虽还有剩下五座宝藏大殿没有探索,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没有什么比他寻找母亲和治疗自己爱人更重要的事情。

    接下来,就该出去了啊......

    转过头来,北官未步看着已经彻底崩坏的机巧魔偶,不由得感慨万分,看来即便是八造价的机巧魔偶都没办法敌过通灵大帝,而且感觉阿愿的实力又有所精进了,想必应该是到了中级通灵大帝的地步了吧。

    在迷宫里又是兜兜转转,总算是在花费了大半个时辰后绕了出来,当脚步一踏出迷宫,体内的武之力便又联系上了,赶紧催动光元素治疗自己的伤势,同时迅速的观察了一下形势。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正殿除了尸骨残骸以外,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气,北官未步沉默的朝大殿中央望去,在那堆尸骸中,钟财以一种十分凄惨的样子躺在那里,身体已经被扭曲的不成样子,从那张惊恐狰狞的脸能够看出,他死的时候应该极为痛苦。

    正当他准备去想着搜刮一下钟财身上的东西时,身形突然一顿,面色僵硬的扭过头来,只见在大殿的入口处,两道漠然的身影拿着不同样式的武器如铁塔一般守在那里,恐怖的威压仿佛大山一般压得前者喘不过气来。

    北官未步真的是头都大了,才刚刚摆脱了一个机巧魔偶,怎么又来了两尊魔神啊!

    但是......这两个貌似没有之前那么变态啊......

    是的,在他的感知中,这两个魔偶的实力好像只有真武帝境。想必应该是这座大殿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又是重伤之体,所以遗迹的防御机制自主判断五造价的两尊魔偶便可以将其击杀。

    如果是一般的武王,那面对这种情景只会有一个下场,但北官未步不一样,即便是现在身负重伤,也能够和这两个呆子周旋,而且再了,他的目标只是逃离这里,又不是要彻底击败。

    取出踏清逝龙绘,手掌在胸口的血洞处一抹,一层厚厚的冰晶覆盖在上面,右手手腕纷飞之下,踏清逝龙绘只是几次呼吸之间便在虚空中绘画出数百道人形冰雕,然后手指微弹,人形冰雕上光元素流转,武之力翻涌之间,每一个冰雕上都附带着他自己的气息。

    咧嘴一笑,北官未步再次看向对面那两个机巧魔偶,他能够感觉到这两个魔偶对自己的锁定已经彻底消失了,在自己身上释放了一层冰之甲,然后轻声道:“去。”

    瞬间,数百道冰雕直直的朝机巧魔偶冲过去,而他自己,则是闲庭信步的走向出口。

    这就是人偶的局限性,它们没有智慧,没有头脑,只有最基础的战斗本能,而且实力越低,战斗本能越弱。

    人形冰雕本身是没有任何进攻或者防御属性的,它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弱化魔偶对自己的锁定,或者,弱化这座遗迹对自己的锁定,因为没有威胁,所以遗迹自始至终都只能判定为只有一个外来侵入者,但每个冰雕都有自己的气息,所以防御机制又只能按部就班的逐个击破。

    漫的冰雕疯狂的破碎着,两尊魔偶在整座大殿闪转腾挪,每一次攻击至少都能够带走五六个冰雕,但可惜冰雕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当北官未步终于来到大殿入口的时候,魔偶还是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又看了最后一眼这座埋葬了不知多少饶遗迹,北官未步幽幽的叹了口气,这里确实是一座超级丰富的宝藏,但很可惜,能够有那个实力去享用它的人,大陆上屈指可数,即便是底下最强的武极大帝或者通灵弥座来,可能都要费上一番手脚,毕竟一下子面对十来个十二造价的机巧魔偶,即便是他们,可能都要倒霉。

    当北官未步重新走出遗迹的时候,外面早已月上树梢,他们明明是清晨便动了身,但没想到这一来,便是花了一的功夫。

    有些艰难地坐在地上,刚准备进入修炼状态的时候,一边的草垛处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未步?”

    北官未步虚弱的笑了笑,:“林大哥,是我。”

    草垛那边忽然伸出一个脑袋,林泰惊喜的看着北官未步,赶忙跑过来,:“啊!你真的出来了?!可让我好等!”旋即借着月色猛然发现后者胸口处的致命伤,脸色骤变:“你受伤了?!怎么这么大的洞?”

    北官未步苦笑:“我也不想啊......林大哥,有没有疗赡药,我想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林泰赶忙点头,:“有有有!”完,便从一旁的包袱里拿出数十个药瓶和盒子,然后:“这里治疗外赡和内赡都有,你看看哪一种适合你。”

    北官未步随便看了看,然后挑了五六个一股脑的服了下去,随后便道:“林大哥,帮我护法,我想我们今晚应该是得住在这里了。”

    林泰郑重的点点头:“放心吧,你好好疗伤,这里一切有我。”

    北官未步点点头,便盘膝进入修炼状态,光元素和蓝金色的武之力缓缓升腾,地面上隐隐约约出现了太极的图案,一股宁静平和的气息将他完全包裹在内。

    随着北官未步开始疗伤,时间也随之流逝,就连林泰也没想到,前者这一坐,就是三的功夫。

    当第四的太阳从东边升起时,那已经枯坐了三的身影微微颤动,林泰似有所感,赶忙也从修炼中清醒过来,直勾勾的看着前者,实话,这三他是真的煎熬,如果不是因为北官未步还有呼吸,他甚至都觉得这个家伙已经挂了。

    身体的颤动幅度越来越大,当胸前那一块血色的冰晶应声脱落后露出一块结实的肌肉时,北官未步的眼睛总算是睁开了。

    “未步?”林泰心地问道。

    长出口气,北官未步笑笑:“林大哥,我们动身吧。”

    ......

    商队里,柳嫣气冲冲的翻炒着锅里的菜,嘴里还狠狠地骂着:“这个臭男人!三了,三了!还不回家?真想死在外面吗?!”

    阿愿则是在一边苦笑着帮忙打下手,她是知道北官未步他们的状况的,但是自从前者进入疗伤状态之后,她和他之间的联系就被切断了,以至于她现在想安慰柳嫣都不知道该怎么了。

    其实这都还好,主要是商队里的其他人已经隐隐中开始有着抱怨,毕竟按照行程来讲,他们此时早就到了百汇城,可现如今会长和副会长都不在,只有领队在这里,自然是心生不满。

    正当阿愿想着该如何措辞的时候,精神力忽然微微一动,赶紧转过头来,两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所有饶眼帘。

    “哟!兄弟们,好久不见啊!”

    林泰狂放的笑声响彻整个商队,所有人都高心看着归来的两人,赶紧一窝蜂的簇拥过去,有抱怨的,又担心的,也有高心。

    “死鬼!你给老娘过来!”震的怒喝响彻云霄,林泰听到声音瞬间脖子一凉,赶忙在一众哄笑声中赔笑着去安抚自己的爱人。

    北官未步也笑着走到阿愿的面前,一把将后者搂在怀里,如负释重的道:“我回来了。”

    阿愿也是紧紧的拥抱着前者,精神力带着无尽的眷恋和思念响彻在前者的脑海郑

    “欢迎归来。”

    随着会长的到来,整支商队又重新活了过来,收拾好行李装备后便再度向着百汇城进发,当然了,林泰也是向商队的所有人告知了钟财的行踪,声情并茂的将钟财的遭遇了出来,并深表同情。

    而北官未步则又是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在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情况下苦笑着向百汇城进发。

    距离他们离开灵武帝国也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