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二百零二章 一招
    “吧子,怎么个比法?”钟财看着林泰微变的脸色,心中快意大升。

    北官未步淡然一笑,:“很简单,我挨你三拳,你挨我三拳,全抗下来的人算胜。”

    “哦?有意思。”钟财眉毛一挑,但狡猾如狐的他还是道:“那万一我们两个都没有全扛下来呢?”

    “数量多者为胜。”北官未步。

    “好!”钟财双眼大亮,然后对着柳嫣道:“柳妹,还是麻烦你在此处张开结界,免得这里塌了。”

    这里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如果动静闹得太大把这里损坏,那可是要面临巨额赔偿的,这对于一向爱财的他来可不愿意见到。

    当然了,对于这场比试的胜利,钟财心中十拿九稳,他实在是不知道一个初级武王怎么在他手上讨得好处,就算他自己是伪武帝境,那毕竟还是武帝啊,而且还是高阶伪武帝,就算是面对林泰这种中级的真武帝境也有一战之力,那更别提一个的初级武王了。

    “来吧,流程是什么?”钟财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北官未步轻轻一笑,:“流程就由钟副会长定夺吧,毕竟我先提出了比试方法。”

    对于前者的这句话,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作为对手的钟财都有些难以置信。所有的人心中都现出一个念头:绝对的自信。

    一边的柳嫣目光闪烁着异光看着这个从然淡定的英俊少年,在这个少年身上,她仿佛感受到了一股宛如宗师的风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子,既然你都这么了,那你的金卡老夫就笑纳了。”钟财真的是怒极反笑,柳嫣和林泰感受到的是宗师风范,而他却觉得自己是被当着所有饶面给侮辱了一番,被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乳臭未干的毛头子这样侮辱,这简直是他人生一大污点。

    既然这么讲武德,那就该教教他,在江湖上讲武德可没有活命的机会!

    “干脆一点,我先来三拳,你再三拳,如何?”钟财狰狞的笑容下隐藏着无限杀意,干瘦的躯体内,一股恐怖的武之力缓缓沸腾。

    北官未步有些哑然失笑,道:“你个老不要脸的,我还以为你贵为武帝境,无论真伪与否,都会选择更加公平的方式。”

    北官未步所公平的方式,就是轮流制,一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那种。但显然他高估了对方的人品,不过也是,伪武帝境,抛开赋高低不谈,武德便是决定因素,看来这个老家伙活该呆在伪武帝境。

    “呵呵,怎么?后悔了?这可是你让老夫决定的,莫不是你要反悔?”钟财的武之力已经蓄势待发。

    “罢了罢了,就这样吧。”北官未步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懒得再废话了。

    “子,一招取你命!”

    仿佛是早就等着这句话,当北官未步话音刚落的那一瞬间,一道黑影带着极为恐怖的威势对着前者轰过来,炽热的拳风撕裂空气,拳风所过之处空气发出凄惨的爆鸣,空间震荡不已。

    拳头所过之处,烈焰焚烧一切!

    感受着如此恐怖的攻势,北官未步的内心却是毫无波动,脸上的风轻云淡充满着绝对的自信。在所有饶注视下,缓缓抬起右手,脚下太极图案隐晦的一闪而过,武之力只是稍稍沸腾了一下便沉寂下去。

    再然后,下一秒,拳与掌狠狠相撞!

    只见一股炽热的气浪以拳掌为中心瞬间爆发,林泰赶紧护着柳嫣将气啦下来,然后两人赶紧看去,最后瞳孔一缩。

    那个看上去只是简简单单举起手掌的少年居然毫发无伤?!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要知道钟财这一拳即便是林泰都要尽全力防御啊!

    “怎、怎么可能......”林泰和柳嫣面面相觑。

    和林泰、柳嫣相比,钟财更是不敢置信,他这一拳虽没有动用什么武式技,但武之力的调用是全部啊!这一拳包含了他全身所有的力量,怎么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

    北官未步收回手掌,笑道:“钟副会长平时还是多吃一点吧,力量尚可。”

    “不可能!”钟财心中咆哮,旋即退后十来步,目露凶光的盯着后者,深吸一口气,然后道:“子,不管你什么来路,第二拳,必要你命!”

    “哦?”北官未步眉毛一挑,笑道:“那晚辈就拭目以待了。”

    “大言不惭!”钟财武之力再次沸腾,身上数个光芒闪烁,这是使用武式技的征兆,能感觉到此时他的气息在节节攀高,只是几次呼吸的功夫,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极大的压力。

    “伪武帝巅峰境!”林泰面色凝重的看着钟财,这个状态的钟财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击败他,看来那个家伙有麻烦了啊。

    感受着熟悉的威压,北官未步淡淡一笑,这种感觉太亲切了,因为自从北官未步正式修炼以来,几乎都是伴随着压力在成长,每一次都战斗几乎都是越级战斗。所以对于这种威压他反而还比较喜欢,毕竟能够快速的促进他成长,相反他讨厌的是那种绝对的压制,就像那晚红姑对他的压制,在九级武帝的威压面前他完全反抗不了,哪还有成长的机会。

    这个钟财倒是有几分实力,但还是那句话,伪境就是伪境,再怎么厉害,在真境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第一拳就试探到了钟财的虚实,所以也没必要再动用太极了。武之力如江河一般在经脉中奔涌咆哮,一股极寒缓缓弥漫整个房间,一面只有巴掌大的冰镜出现在所有饶眼中,冰镜缓缓贴附在手掌之上。

    另外一边,钟财也是蓄力完毕,冲刺!挥拳!一股比刚刚还要强悍百倍的攻击瞬间降临在北官未步手掌上的冰镜之上,所过之处,空气散发出一股极浓的焦糊味。

    这一拳,连空气都被点燃了!

    所有饶目光都死死地注视着碰撞之处,在那里,钟财的拳头燃烧着炽热的火焰紧紧地轰在冰镜上,火焰和冰晶相撞,发出嗤嗤的声音,大量的水蒸气散发,冰元素武之力和火元素武之力之间相互碾压,两者之间竟然形成了僵持之势!

    这一下,就算是钟财都不得不感到恐惧了。

    他这一拳可是自身所有的巅峰汇聚啊!自己可是武帝巅峰状态啊!这子只是一个真武王境,还是初级的,怎么可能挡得住自己的全力一击?

    不可能啊!

    双眼带着恐惧之色注视着北官未步平淡的眼睛,对方宛如宝石一般明亮的双瞳深处,那一抹冰寒的冷意他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这个一直带着和煦笑容,温文尔雅的英俊少年,竟然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拳掌碰撞之处,火焰已经彻底燃烧殆尽,钟财的武之力开始逐渐被北官未步的冰冻结,前者大惊失色,赶忙挣脱开前者的手掌,连退了好几步,最后踉跄的跌坐在地。

    淡然的收回手掌,北官未步俯视着钟财,淡笑道:“钟副会长,第二拳结束了,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最后一次机会?开什么玩笑,刚刚那一拳已经是钟财的巅峰了,他怎么可能还能施展出第二次这等攻击。

    似是感受到了前者的想法,北官未步:“既然这样,那晚辈可要攻击咯?就借用副会长的话——”

    “一招定胜负吧。”

    又是太极,北官未步往前轻轻踏出一步,手掌握拳后缩,然后推拳成掌,轻飘飘的对着钟财印过去,体内的无字书轻轻颤动,在第三页,震字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而在丹田处,两座双子星塔轻轻的颤抖,一阵悦耳的吟唱响彻在北官未步和钟财的耳边。

    在林泰和柳嫣的眼里,北官未步只是简简单单的做出一个动作而已,什么能量波动都没有感受到,但在钟财眼中,那印过来的仿佛不是一个手掌,而是呼啸而来的山峦。

    恐怖的气息和如山峦一般厚重的镇压席卷而来,北官未步此时的双眼极为璀璨,散发着夺目的金光,这是武之力和元素之力运转到极致的征兆。面对钟财他没有留手,没这个必要,不谈之后他会不会影响自己顺利到达万汇城,光是刚刚他打算干掉自己这一点就足够杀他了。

    与其让一个定时炸弹一直影响自己的行动和心情,还不如现在就把炸弹清除掉。

    自从自己体内有了双子星塔和震字的出现,自己现阶段已经具备了完全的杀伤力,可能在战斗力上还是有着那么一点欠缺,但最起码自己已经可以不用再一味的去防御了。

    伪武帝境而已,如果是真武帝境或许还有那么一点棘手,但伪武帝境在北官未步面前完全不够看。

    “啊啊啊啊啊啊啊——”面临着生死存亡之际,钟财总算是清醒过来,面对着死亡的压力,全身武之力爆涌,红色的武之力仿佛是不要钱似的在对抗着北官未步的那一掌。嘴角处,鲜血如涓涓泉水一般涌出,这代表着在恐怖的攻势之下他已经受到了十分严重的内伤!

    钟财歇斯底里的咆哮和反抗,林泰和柳嫣尽收眼底,两饶脸色瞬间大变。前者反应最快,赶忙喊道:“北官团长!快快收手!”完,便一个箭步打算冲到两人中间。

    北官未步眉毛微皱,这一击他已经心存杀心,所以皆是倾力而为,但林泰对自己还不错,又是此行商队的核心,要是把他山了,那可真是亏大发了。

    微微叹了口气,北官未步淡漠的声音传进钟财的脑海里:“钟副会长,此次比试是我赢了,还希望你能按照约定行事。我既然能重伤你第一次,那么肯定还会有下一次,希望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否则下次,你可能就没那么好运了。”话音落,北官未步也是深吸一口气,手掌微微一颤,体内的双子星塔再一次绽放出夺目的光彩,手掌上那必杀的一击也是缓缓消散。

    再次恢复到阳光和煦的笑容,北官未步对着踩下急刹车的林泰抱拳笑道:“林大哥,接下来的日子,就仰仗商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