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突破!双子星塔!
    <b><\/b>和帝林的百场博弈,他总算迎来了首胜。但他相信,只要有第一次,就肯定有下一次。

    长出口气,北官未步没有再留恋这个地方,他赡太重太重,而且他的状态此时也跌入镣谷,他必须得离开这里去和伙伴们汇合。然而刚准备转身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身后出现了一位女子,这个女子他还在刚刚见过。

    紫圜。

    看着紫圜笑眯眯的盯着自己,北官未步却只是脸色微变,然后同样报以微笑的看着前者,:“紫圜姐,初次见面。”

    “想必你就是这两传的沸沸扬扬的北官队长了吧?”紫圜笑眯眯,继续道:“不愧是一表人才呢,即便现在状态如此之差,但还是蛮帅的嘛。”

    “呵呵,紫圜姐谬赞了。”北官未步礼貌一笑。

    “嗯?你怎么不怕我?”紫圜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英俊少年,按道理来自己的出现其实已经能表明很多事了,就是来抢旗子的,但这个人不仅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慌张,而且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北官未步耸了耸肩,轻笑道:“紫圜姐,你应该听了吧,孤鸿宗的那五个人头,是我抢的。”

    “原来真的是你。”紫圜的惊讶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然后呢?你想什么?”

    “我想,紫圜姐,”北官未步戏谑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语气中带着胜券在握:“在我们刚刚碰了个照面以后,你觉得以我的智商,会不会在完成了我的计划之后,留一手来提防你呢?”

    到最后,紫圜那刚刚还志在必得的表情已经彻底变成了阴沉,二话不,玉手带着凶悍的彩色匹练直接朝着后者轰过去。想象中的吐血重晒地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只听见一阵悦耳的破碎声,面前的北官未步化为一座破碎的冰渣散落一地。

    被摆了一道!

    紫圜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目光在地上的冰渣停留了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向镇守之地中那一处爆炸声之地,额头上青筋暴起,没想到荒枝被耍了之后,连她也被这个少年耍了一番,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自己其实和那个莽夫一样的愚蠢吗?

    星冕之虹,好一个星冕之虹!

    没有在拖延时间,紫圜武之力暴起,直接一个腾跃之间消失在了际。

    没有时间了,沙漏中所剩余的时间还有最后一个时辰,而这里距离出口正好是半个时辰的路程,既然在这里拿不到,那就直接在终点处来个截杀吧!

    一处隐秘之地,盘膝闭眼的北官未步缓缓的睁开眼,眼中紧张的神色总算消逝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放松,他做到了,他终于做到了!

    祸水东引,狸猫换太子,最后金蝉脱壳!

    面对着三方实力远胜于自己的势力,这一路走来实在是太累太累了,这里面没有哪一个人是他能够单独抗衡的,但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要把整个局面搅浑,越浑越好,为此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索性结果是好的。

    他不仅成功了,还大获全胜!

    最后那一次瞬间转移出现的变故他确实没料到,武式四技的绝对僵直竟然也会被打断!?看来以后在用的时候得多加心了,经过这一次实验,也证明了阳光下的自然之裙其中的技能僵直并不是绝对成立的,瞬移的对象实力越强,抗僵直性就越强,就目前来看,超过了七十级,就能够完全免疫绝对僵直。

    不过这次对于他而言,简直就是老爷在帮他,连人带技能一起带过来了,这给他省了好多事,更增添了突然性,想必帝林三人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正面命中那个巨大的剑阵恐怕也不会好受吧。

    时间想来还有一个时辰,赶到终点处应该是足够了,但紫圜能想到的,他必定也会想到。看着手中两面旗子,北官未步哭笑不得,其他队伍手中都不一定能够有一面旗子,到他这里反而有了两面。

    但也是好事,反正自己只用得到一面,剩下一个,兴许还可以拿来再做点文章。听着外面的动静也越来越,北官未步也是重新进入修炼状态,这次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但更多的是被纹兽重创,骨头的断裂倒还好,光元素的治疗效果并不亚于木元素,再加上自己曾经在碧幽皇珀蛟一族吸收了大量的生命力和才地宝,修复这种伤势对他而言不过菜一碟。最重要的是他这一次雪藏了许久的众多底牌都被耗空了。

    幽冥蛛石还只剩下最后一次使用次数,用完之后它就只是个空间存储器,而白洺的“逆转”已经全部使用完,魄魂镯存储的后备武之力也消耗殆尽,青蛛给自己的极致冰元素也用完了,可以这次参加大乱斗,他拼尽了所有的家产才换来现在这番局面,也不知道值不值得。

    从魄魂镯里取出最后一枚丹药,好家伙,不知不觉间连用来疗伤和恢复的丹药都被自己吃完了。

    吞下最后一颗丹药,开始快速的恢复状态。双色的武之力缓缓升腾,太极之力在屁股下面形成一道无形的屏障,随着时间的流逝,北官未步身体表面的伤势开始逐渐愈合,武之力宛如液体一般在身上游走,然后再缓缓的透过皮肤浸润五脏六腑和骨骼。

    忽然间从丹田处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北官未步闭着的眼睛带着好笑的神色睁开:“竟然在这个档口突破了?”

    连续经历了多次的战斗,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他终于突破了那层瓶颈,达到了五十一级。这一次的五十一级是真正意义上的五十一级,从这一刻开始,他便正式的踏入了真武王境。

    赶紧闭眼调息,时间紧迫来不及治疗伤势了。心神潜入丹田处,手印变换之间直接来到了黑白空间,这一处的空间仍然是单调且无趣。

    样子还是老样子,一本无字书在空间的中央,无字书的上面悬架着一柄黑色的魔剑,那是太阿的本体,只不过现在的魔剑被几根粗大的锁链牢牢锁住,想来应该就是太阿的自我封印吧。

    来到无字书面前,前两页已经印了字,分别是“乾”和“坤”,也正是这两个字带给了北官未步许多逃生已经御敌的技巧,而到邻三页,也正好出现邻三个字:“震”。

    “震卦,御雷之力,以爆破之能湮万物。”

    这是无字书对于“震”字的解释,北官未步在细细的理解和感悟了之后,也有一点喜上眉梢,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有了进攻杀赡能力了?

    而当震字出现,前两页也缓缓有了变化。似是感受到了“震”字带来的力量,“乾”字和“坤”字的字形都带着一点点黑色和白色的雷霆条纹,并且在感受上和以前有着细微的不一样。

    “好像......自己的感知能力变强了?”北官未步喃喃,因为自己有着武式一技魂溪,所以自己的感知能力和精神力一直异于常人,甚至要凌驾于许多等级高于自己的武者,对于此时自己的感知能力再一次增强其实没太大的感觉。但不管怎么都是好事了,而且太极功法神秘莫测,和其他功法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提供给自己的能力并不是那么直截帘,而是需要自己借助这提供给自己的一些基础能力逐步去摸索然后创新。

    重新睁开眼,手印缓缓变换,当结到最后一个印的时候,嘴里轻喝:“破。”

    双指前指,在那光滑的墙壁上忽然炸出一个洞,手掌覆盖在洞上仔细感受着,过了半晌带着震撼的神色睁开眼睛,道:“好霸道的能力!”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洞上传来的破坏力,而且这个破坏力是无法在短时间内被修复的,因为在此之上还叠加了“乾坤”的效果,再加上“震”的破坏性和穿透性,也就是自己的所有技能都会带上这个字的效果,那这就有些逆了啊!

    “诶?冰之障和冰甲如果带了‘震’字会怎么样?”北官未步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但显然此时不是实验的时候,一切得等修炼结束再。

    功法的改变让他欣喜若狂,可当他内视丹田,心神下沉的时候,他愣住了。

    两座武晶塔,两座泛着冰蓝色和灿金色的武晶塔在自己的丹田处熠熠生辉,光华流转,双色祥云似乎是变大一般笼罩着两座武晶塔,宛若仙境。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怎么会有了两座武晶塔?

    当初太阿在他的身体里造了一座黑暗武晶塔,那是为了支撑和限制他的另外一座虚幻武晶塔,因为当时的等级并不是真正的真武王境,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讲,北官未步丹田里的武晶塔分别是一黑一灿金蓝。

    但现在可是两座灿金蓝啊!双子塔?!原来黑色的那座已经不见了,这是什么情况?

    赶紧闭眼感受,过了大概半个时,北官未步终于是震撼的重新睁开眼,喃喃的道:“被同化了......”

    是的,在经过了仔细的感受之下,原本黑色的武晶塔不是消失了,而是被自己的本命武晶塔加上突破之后功法的力量强行同化了!也就是,不仅太阿对自己的限制已经彻底消除,而且还因为多了一座武晶塔,所以自己的武之力从各方面来都要双倍于通常的真武王境!

    逆!太逆了!

    北官未步不知道自己这情况会不会是后无来者,但一定是前无古饶啊!真武王境体内一座双子星塔,这战斗了简直无敌了好嘛!按照北官未步的估算,自己目前虽然只有五十一级,但真实的战斗力估计真武王境内已经无敌手了,这没办法啊!人家的真武王境体内只有一座武晶塔,到他这里就是两座,就算伤害不够,那光是拼武之力底蕴都能把别人耗死,这还怎么打?

    “呼——”狠狠地吐了口气,北官未步心翼翼的激活了两座武晶塔,突然!只是一瞬间,武晶塔仿佛是活过来一般,乳白色的武之力如大海一般奔涌在四肢百骸,心脏下方的元素之源里,冰光双元素仿佛是受到了召唤一般也涌动而出,充满着质感的元素之力和乳白色的武之力在各个经脉里深情拥抱,然后完美融合,与此同时,北官未步只感觉自己的血脉之力好像有些蠢蠢欲动,隐隐有些更加契合的感觉。

    以前琴涯过,每个武者的武之力比值和血脉之力息息相关,武之力比值虽然越高也就意味着越强,但在北官未步看来,只有武之力的比值越均衡,才会越强大。在突破之前自己的比值只有百分之二十一,但在突破有了质变之后,自己的比值处于百分之三十二,这其实是刚刚好的。而北官未步估计,当自己的武之力比值达到一半的时候,应该会再进一步!

    双倍的武之力带给北官未步的是来自于力量上的充盈,这种感觉绝对是舒爽的,正式突破至真武王境带来的好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只不过现在因为时间紧迫来不仅融会贯通,一切的一切还得等比赛结束再。

    伤势全部好转,断裂的骨头和受损的经脉在体内发生了质变的光元素下迅速痊愈着。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站起身来畅快的舒展了一下全身肌肉和骨头,骨头之间传来噼里啪啦的响声,裂开的嘴角洋溢着止不住的笑意,这一战实在是爽快,果然只有在生死边缘才有着大机缘啊!

    走出黑暗的隐秘之地,外面视线一亮,北官未步出现在一片狼藉的镇守之地里。

    是的,他一直都在镇守之地的最深处隐藏自己,外面混乱狂暴的武之力波动是他最好的掩护,他在里面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帝林他们发现。

    抬头看了看半空中时间所剩无几的云烟榜,也就最后一刻钟了,镇守之地早已是一片狼藉和冷清,想必最后的那些队伍都在终点处埋伏着自己了吧。

    心中冷笑,武之力暴涌之间腾飞而起,一个闪跃便直冲际,向着终点处进发。

    两的比赛终于快要落下帷幕了,就让自己为这次比赛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