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雪小一
    <b><\/b>当北官未步手中光元素和第五份雷霆锻体涎缓缓融进公主的手臂中时,即便是以前者的精神力此时都有些眩晕。他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用光元素外加各种才地宝净化公主体内的那股邪气。

    亡语者和魔族最大的区别,就是邪气和魔气的区别。魔族魔物的魔气是十分霸道的,具有极强的侵略性和进攻性,一旦被入侵体内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产生无法挽救的破坏,而邪气不同,邪气的侵略性也很强,但破坏性就要相对减弱一些,一般入侵体内之后也只会潜伏下来,以自身强悍的毒性来缓缓侵蚀宿主的身体,而且邪气是可以在有效治疗时间内驱除出去的,而魔气根本不会给你驱除的机会。

    大陆上的亡语者分为两类,白巫和黑巫。黑巫是真正的人族祸患,他们体内的邪气在性质上和魔气并没有区别,能力也十分的恐怖,以通灵亡魂和召唤亡灵为主要,能力越强的黑巫,所召唤的亡魂也更强,甚至能够创造死士,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够拥影不死”的逆属性,也就是,即便当时被轰杀而亡,也会凭借着强大的能力重新复活,并且实力更强。

    这也就是为什么大陆四国要一同颁布剿灭黑巫的法令,黑巫的存在是人族内部的梦魇,他们无时无刻都想要覆灭人族。

    但还有一类亡语者,他们以人类强大的意志和不屈的信念战胜了自身体内的邪气和邪性,最终获得了这份本不属于他们的能力——白巫。

    白巫的数量要更少,是黑巫的千分之一,但白巫的能力却和黑巫的能力截然相反。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职业可以绝对克制黑巫,不是通灵者,更不是武者,而是白巫。白巫的能力和光元素的圣灵属性有点相像,偏向于净化,但圣灵属性是绝对净化,在圣灵光芒的照耀下,所有亡魂和邪灵荡然无存,具有极强的破坏性,但白巫的净化略有不同,要更加的柔和,类属于“超度”和“感化”,对黑巫召唤出来的亡魂有着同化、净化然后化为己用的作用。

    简单来,就是“除恶”。而且这份能力不仅可以作用于黑巫,基本上对所有生灵都有用,而且在面对这份能力的时候,目前为止除了光明系的武者和通灵者以外,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抗,因为这个能力的本质是就是星冕大陆的本质,就是“善”。

    “公主也太惨了。”绝力递给北官未步一杯水。

    北官未步一口把水喝完,长舒口气,:“没办法,有人想要害三皇子,自然就先要从三皇子最亲近的人下手。有人想要人为的将公主变成亡语者,也就是黑巫,然后让其影响三皇子的名声和性命,这等手段,不可谓不残忍。”

    是的,公主并不是生的黑巫或者白巫,而是遭人陷害,被人为的制造成了亡语者,而不管她之后是否会被彻底治好,体内那股邪气也永远不会根除了。

    当然了,就像北官未步对霜千秋的,他的确可以治好公主,毕竟时间不长,又不是生的,所以还是可以及时挽救的,而且万一真的治疗好的,公主在此之前还是一名通灵者,兴许治好之后她本身通灵者的职业会发生二次异变也不定。

    “未步,听哥哥的,皇室的斗争不要参与,里面的弯弯绕绕太多了。”绝力担忧的。

    将水杯递给绝力,北官未步:“放心吧大哥,我自己身上得担子都快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哪儿有功夫管他们皇家得事情。”

    看了看床上依旧没有丝毫转醒迹象的公主,又继续:“但这么治疗终归是杯水车薪,她的三魂七魄差二魂五魄,必须得再找到她丢失得魂魄才校”

    “那咋办?你不会还想去找那什么魂什么魄得吧?”绝力摊手。

    北官未步若有所思,随后道:“大哥,你对皇室的事情知道多少?”

    “一概不知。”绝力耸肩。

    点零头,忽然是感应到什么,忽然对着门口道:“别鬼鬼祟祟的了,你在外面呆了一下午了,不累吗?”

    语罢,房门被轻轻打开,一个脑袋探了进来,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少女瞪了北官未步一眼,快步来到后者跟前,指着北官未步的鼻子大声问道:“我堂姐怎么样了?!你治好没有?”

    看到这个少女,北官未步极为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这个叫雪一的女孩是在正午时分的时候来到这个府上的,她能够穿过聂老的屏障已经让他很惊讶了,更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是接到了霜千秋的命令来照顾公主的!

    公主看样子比她还大不少,怎么会让这妮子过来照顾?

    “你堂姐暂时还醒不过来,你来做甚?别在这里捣乱了,赶紧出去吧。”北官未步有点不耐烦的朝雪一挥手,示意她赶紧走。

    “嘿!别以为堂哥把他的令牌给了你你就能肆意妄为了,这里是霜府!是我们家的府邸!”雪一看着北官未步像赶苍蝇一样赶她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都这里是霜府了,你不是姓雪吗?这里也不是你的地盘啊。”绝力在一边好笑的道。

    “你!”雪一一时语塞。

    正在这时,北官未步似是想到了什么,头也不回的:“对了,我让你办的事你办了吗?”

    “送到了!”雪一怒气冲冲的回道。

    “好,”北官未步点点头,然后对绝力:“大哥,今日你先回去,帮我和其他人报个平安,就我今不回去了,记住,切不可暴露行踪。”

    “好。”绝力没有多问,起身就离开了房间。

    “干嘛啊?”雪一看着这一幕,有点不敢相信:“你今晚要睡在这里?我不同意!堂哥要我保护好堂姐,我不能让你这个禽兽住在这里!”

    “禽兽?”北官未步失笑,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到雪一的面前。并不是他自夸,他的模样还在奥丁的时候,即便是最不修边幅的时候,他也是整个奥丁最帅的男生,玉树临风的气质加上英俊的外表,他现在和几个月前有着翻地覆的变化,即便此时的年龄只是十五岁,但因为其自身拥有者圣灵气息,所以他整个人都带着独有的圣洁气质。

    所以,当雪一他是禽兽的时候,他才有些忍俊不禁。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啊,你别动手动脚的,不要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本姑娘见过的帅哥比你吃的饭还......”雪一双手抱胸,看着朝自己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北官未步,面露惧色的往后退着,然而还没等她完,后者一个手伸出,直接是将其壁咚在墙上。

    “雪一姐,完了吗?”北官未步剑眉星目,宛如宝石一般的双眸里仿佛有着万千星辰,因为经常使用魂溪的缘故,所以他的双眼会自带一种精神魅惑,再配上他即便是青蛛都会为之赞叹的英俊外貌,雪一下面的话直接是被扼杀在喉咙里。

    看着脸越来越红的雪一,北官未步嘴角轻轻一挑,但即便是这一个微笑的动作,前者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骤然加快。没有再继续逗她,北官未步拉开她身后的房门,柔声道:“一姐,如果你今日没事的话,便请回吧。公主这里有在下即可。”

    “好、好的,那、那就请先生早、早些休息。”雪一声的支支吾吾,再也不敢看北官未步一眼,直接落荒而逃。

    看着雪一仓皇的背影,北官未步也是觉得有趣,这女孩虽然骄横零,但本性还是很不错的,无非就是被宠坏罢了。

    重新关上房门,北官未步看向床上的那道人影,暗叹一口气,真的是给自己惹上了一个巨大的麻烦,早知道这样,当初自己就不该多嘴。回到床边,脑海里不断的浮现自己曾经学习到的知识,但很可惜的是想了良久都没有想到如何才能找回那丢掉的魂魄的方法。

    关于亡语者的知识是高级学院才会涉及到的知识,奥丁只是一所初级武者学院,纵使北官未步博览群书,但在这一方面他的知识面还是有些匮乏。

    “难怪老师这个年纪了还在读那么多书,真的是学海无涯苦作舟啊。”他不得不感慨自己老师琴涯的求知欲和钻研精神,如果是老师在这里,恐怕这些问题都只是儿科罢了。

    罢了,既然没办法了,那就按部就班吧。北官未步狠狠地搓了搓自己的脸,取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明所需要的药材,而就当写完准备停笔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他突然发现,自己现在好像有了一个巨无霸的宝库啊。

    他记得,湟源城好像有着一座皇家博物展览馆吧?展览馆里好像还有一层专门供皇室成员看书阅览的图书馆吧?掏出怀中的令牌,北官未步的嘴角逐渐不受控制的上扬,奥丁的图书馆虽然大,但基本上都是教科书和面向大众化的修炼功法以及比较浅显的知识书籍,而一些深奥的,自然是要去更加权威的地方了。武行大殿的阎罗殿他目前还去不了,但灵武帝国皇家图书馆他现在总可以去了吧。

    没有丝毫的犹豫,将房间内的大部分灯火熄灭,只留一盏灯,双手结印,一座冰牢瞬间形成,虽然这座府邸有着十级武极大帝的结界,但生性谨慎的他还是要留一手的。看着缓缓消失在房间的那张大床,这才满意的点零头,悄悄的溜出了府邸。

    霜千秋的府邸隐藏在很深的巷子里,所以北官未步足足在巷子里绕了十来分钟才来到了大街上。此时的湟源城灯火通明,到处都是热热闹闹的景象,各大酒楼门前人满为患,每一个商铺前都或多或少有着人买东西,这里的繁华简直不是不是卢比镇或者卡兹特莫城可以比的,这才是真正的繁华之都啊!

    好奇的走走看看,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总算是来到了一座高塔的面前,塔顶直插际,估摸着有个百米高,看着门口的守卫,北官未步整了整仪容仪表,直接走过去。

    “停下!此处乃皇家重地,请出示你的身份。”看着北官未步走来,其中一位守卫手一横将其拦住。

    手在魄魂镯上抹过,一枚金绿色的卡片出现在手中,正是那张霜千秋给他的碧幽卡。

    “碧幽卡?你是三皇子殿下的人?”守卫大惊,赶紧行礼。

    “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北官未步和煦的笑容即便是在如此寒冷的夜晚也给人春风一般的温暖。霜千秋本身就是一位温文尔雅的人,所以能和他结交的也必定不会是嚣张跋扈之人,所以没必要装的很嚣张。

    “当然、当然!您请!”守卫赶紧让开。

    点头致意,北官未步暗笑,然后径直走入塔内。<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