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漩涡
    <b><\/b>翌日。

    当北官未步和绝力站在一家豪华大院门口时,霜千秋正好从门口出来。

    “咦?北官兄?今怎么来这么早?啊,想必这位就是绝力兄了吧。”霜千秋看到正笑看着自己的北官未步二人,赶忙上前打招呼。

    绝力一脸疑惑,但也处于礼貌微微躬身。

    北官未步有些好笑,赶紧介绍道:“大哥,这位是上一次与我们有过一面之缘的霜先生,还记得爵零拍卖会吗?”

    “原来是霜先生,幸会幸会。”听到这里,绝力也是恍然大悟,赶紧行礼。

    “嘿嘿,这点礼数可不够哦。”北官未步贼兮兮的一笑,然后在绝力耳边悄悄着什么。

    “什么?!皇子殿下?!”绝力大骇,赶紧准备双膝下跪,但一把被霜千秋扶住了身子。

    “免礼免礼,孤这段时间是微服私访,你可莫要暴露了孤的行踪啊。”霜千秋打趣道。

    “遵命!”绝力恭敬的答道。

    没有再逗自家大哥,北官未步叹了口气,:“没想到霜先生还是查清楚了我的信息。”

    霜千秋微微一笑,对于前者隐瞒自己的姓氏并不在意,只是道:“北官兄的谨慎孤能够理解,但是我们既然是合作伙伴,那最基本的信任还是得有吧。”

    北官未步点点头道:“那是自然的,还请皇子殿下领路,带我去看看令妹。”

    “好,二位请随孤来。”

    走在大院的路上,北官未步故意落后霜千秋几步路,等着绝力的提问。果然,后者终是忍不住性子,传音问道:“未步,现在是什么情况?这就是你的霜千秋?他竟然是个皇子?!你怎么不告诉我?”

    北官未步也是嘿嘿一笑,:“来时路上人多眼杂,不方便嘛,再了,都见过一面了你还怕什么?”

    “那不一样!”绝力低声咆哮:“那个时候我哪知道他是皇子,感觉就一普通人,谁知道皇子这么爱微服私访?”

    “现在不就知道咯。”

    “那我们现在是去干什么?”绝力问。

    北官未步也是叹了口气,:“三皇子有一个妹妹,也就是当朝公主,这几年染了一个怪病,怎么治都治不好,还记得上次的电焱豹吗?就是他买来给公主治病的。前几日我赶到湟源城的时候,在交易市场碰到了他,之中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帮他解决了,作为报酬,我从他们那里得知了你们的比赛正处于危急的时刻,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到的那么及时。”

    “再后来,我便和三皇子达成了合作,我帮他解决掉他妹妹的病,他欠我一个人情。”

    绝力听完后一脸震惊:“你还敢打皇子的主意?你不要命了?”

    “这有什么?”北官未步耸耸肩,:“大家都是明白人,而且三皇子为人诚信,待人平等,性格也很随和,虽然我和他之间必定不可能是朋友,但俗话人在外,多个伙伴多条路子,各取所需嘛。”

    “呼——”绝力长舒口气,这太疯狂了,今能够见到皇室的皇子殿下已经够疯狂了,没想到自己的兄弟更疯狂,直接和皇室的核心人员做交易。

    “北官兄,绝力兄,到了。”前面,霜千秋笑着转过身来,旁边是一间低调且豪奢的房子。

    递给自家大哥一个一切有我的眼神,北官未步便放轻脚步和呼吸,率先走进房间,绝力和霜千秋紧随其后。屋子并不大,整体的设计也非常简约,但从桌椅的色泽来看必定造价不菲。

    屋子的最里层摆放着一张大床,透过白色的窗帘看过去,一道人影静静的躺在上面。扭头看向霜千秋,后者轻声:“孤妹现在就是那种状态,孤曾与你讲过。”

    点点头,快步来到床边,在得到霜千秋的允许之后,便拉开床帘看向床上的那道人影。

    公主给饶第一印象,就是美,那种美很特别,是一种我见犹怜的美,就仿佛是即将凋谢的百合,眉眼之间尽是淡淡的哀愁,精致的脸上并无粉黛,但即便是这样,即便是昏迷的状态,公主的容貌依旧是给了北官未步的震撼,他无法想象如此精致美丽的人若是化了妆会漂亮到何种地步,恐怕届时只是略施粉黛就会倾国倾城吧。

    一见倾城,再见倾国。

    从公主的美丽中清醒过来,深吸一口气,武式一技魂溪开启的同时,精神力也如蛛网一般将前者整个笼罩在内。仔细的探查着,过了大概半炷香的时间,北官未步重新睁开眼,一抹凝重之色浮上眉梢。

    来到霜千秋这边,还没等前者开口就道:“出乎意料的严重,那棵金寒星笋你用了?”

    霜千秋赶紧点头:“用了。怎么样北官兄?能治好嘛?”

    北官未步扭头看了看公主,随后道:“方法是有,但需要时间,公主殿下应该是被下了某种诅咒,这种诅咒不禁隐藏的很深,而且特别的怨毒,若不是我的能力正好是探测,恐怕连我也感觉不到。”

    “诅咒?”霜千秋一惊,似是想到了什么。

    北官未步一愣:“怎么令下?”

    霜千秋摇了摇头,神色变换莫常。北官未步也是有些疑惑,但还是着:“殿下,我希望您能帮我准备几样东西,一块幻灵诈铁,一株晔华祛邪草,十份雷霆锻体涎外加一株玄金色的冰凝魂蛇花。”一边着,一边在纸上写着,最后交给了霜千秋。

    “北官兄,孤妹真的有希望?”霜千秋脸上充满着焦急和期待。

    北官未步点点头,:“那根红级的金寒星笋及时的帮她吊住了命,但没办法长久,彻底治疗的时间会很长,我还要参加后续的赛事,所以目前只能尽力把续命的时间拉长,等我比赛完毕,就能够彻底治好她了。”

    “好,好好好!北官兄,只要你能够帮孤救回妹,孤什么愿望都可以满足你!我现在就去准备。”完,霜千秋激动的扭头就走了。

    看着房门被重新关上,北官未步也再一次来到公主面前,绝力也是悄悄地跟在后面,看到公主时不禁感慨道:“哇,这也太漂亮了吧!”

    “要是被久久姐听见,你又要回去跪搓衣板。”北官未步无语,旋即叹了口气:“漂亮有什么用?她现在就相当于是一个活死人,只有肉身,没有灵魂。”

    “什么意思?”绝力问。

    轻轻的捏住公主的脉搏,道:“气息尚存,但公主殿下的魂魄不知所踪,我们武者都知道,武者前七十级是在锻体,而后三十级,就是在强化自己的意志力。意志力对于通灵者来讲,就是精神力,而对于亡语者来讲,就是魂魄。”

    “亡语者!?”绝力大骇。

    “对,”北官未步点零头,放下公主的手腕,有些心痛的:“公主殿下是一位亡语者。”

    ......

    “殿下,你想到了什么?”院子里,霜千秋正在快速的收拾行李,在他的后面,聂老缓缓浮现。

    “是霜降!”霜千秋怒喝。

    聂老一惊:“二皇子殿下?!”

    “那一年冷姨失踪,雪儿外出找寻,本来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回来的时候却是这种情况,据孤的斥候报道,虽然现场有被清理的痕迹,但还是发现了霜降的衣物碎片,不仅如此,据当时空气中还残留着细微的亡语者波动。”霜千秋眼中尽是怒火与恨意。

    “告诉北官兄,孤这段时间不在皇城,一切事宜让他自便,把孤的令牌交给他,他有权出入孤的府邸。”霜千秋快速的着,然后将一张纸递给聂老。

    “聂老,派人将这些物品在一炷香的时间内搜集齐然后交给他,然后您帮我在此处设下结界,除了那二人,包括我府上的侍卫和丫鬟,全都遣走!”

    看着霜千秋骑上自己的战马,聂老赶紧问道:“殿下,你这是......”

    “我要去找大哥!”霜千秋道,他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他只希望自己想错了,但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一切都完了!

    “聂老,将北官二人安顿好,他们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他们,对了,把一叫过来,从现在开始由一全权负责雪儿的治疗过程,您忙完之后赶紧来城关外二十里处汇合!”话音落下,霜千秋将自己头上的帽檐尽可能压低,戴上蒙面罩,直接朝着城外飞奔而去。

    ......

    “嗯?殿下近日会不在皇城?”北官未步接过聂老递过来的令牌,一脸惊讶的问道。

    聂老点点头,:“殿下有要事在身,急需出城。出城前特意嘱咐老夫,他十分信任你的能力,所以请你无论如何也要赶在殿下回来之前治好公主。”

    北官未步抱拳,郑重的答道:“在下必竭尽全力!”

    聂老点头,指了指那枚令牌:“这是殿下的贴身令牌,见令牌如见人,你现在就是殿下身边最亲近的人,但你一定要心,皇城局面诡谲莫测,即便是殿下在这里也是步步为营,所以令牌不到关键时刻莫要动用。”

    “我明白了。”

    “还有一点,”聂老提醒道:“此处是殿下在外的隐府,待会儿老夫会在此处设下结界,持令牌者方能进入,府上所有人已经被遣走,你大可在此随意而为。”

    “多谢聂老前辈。”这份礼不可谓不大啊!皇子的隐府,那可不是谁都能进谁都配得上啊!

    “最后的最后,老夫在提醒一句,想必你已经发现了公主殿下的虚实,还望友严守慈秘辛,这关系到许多。”聂老语重心长的道。

    北官未步点点头,:“请殿下和聂老放心,晚辈只负责治病救人,至于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点零头,聂老手一挥,一股强悍到极致的空间波动缓缓散发出来,直到现在,北官未步才感受到了这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聂老的真正实力。

    十级武极大帝!

    最后朝着后者点点头,聂老的身影缓缓的淡去,直至消失。

    过了好半晌,绝力才有些结巴的:“未、未步啊,我们是不是......”

    “是的,”没等绝力完,北官未步的声音透露出万般无奈和担忧:“我们被卷进了一个无底洞,一个深渊,一个——”

    “可能会影响大陆格局的漩涡之郑”<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