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诡异的金寒星笋
    <b><\/b>快速来到单人间的休息室,北官未步关好门窗锁上房门,然后赶紧将刚刚买到的那个琉璃珠拿出来仔细观摩,紧接着又从魄魂镯里把以前的那一枚也拿出来进行对比,再反复确认了之后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没买错。

    将两个琉璃重新收入魄魂镯,北官未步拿起那根巴掌大的绿级笋,眉头微微一皱:“不论是从外观上看也好,还是从能量的浓郁程度来,这起码都是个蓝级笋啊,那个人怎么是绿级的呢?”

    金寒星笋,是金寒星竹的幼生形态,又或者是第一阶段。金寒星笋的颜色等级也决定着未来金寒星竹的等级,一般来绝大部分金寒星笋的颜色等级都是白色到绿色不等,那么最终成长为的金寒星竹也才七十到一百年限,这一类的竹子最多也只能打造一个品质极差的白玦级武器。而蓝级到紫级,则是会生长到两百年至六百年不等,这一类的金寒星竹才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锻造材料,可以用来打造白玦级到青璇级的装备。

    而在紫级之上,则是红级和玄金级,这一类的金寒星笋几乎都出自于极寒之地,未来可以成长到一千年至六千五百年不等,属于绝佳的完美锻造材料,可以锻造出靛瑶级到紫环级的上等装备。

    当然了,在玄金级之上还有一个等级,也是当初北官未步在拍卖会上见到过的,神权级的伴生金寒星竹,虽然是个伴生,但其效果也不是玄金级可以相比的,那可是有一定概率打造出橙瑰和粉瑾级装备的极品材料!

    现在北官未步手中这个,就是一个绿级的金寒星笋,但根据他敏锐的感觉来讲,应该不止这个级别才对。

    难道是有问题?

    掂拎重量,好像是要比常规的重一些,难道里面有法?但是金寒星笋一旦被打开,那就没办法种植了,就彻底损坏,如果只是个绿级的那北官未步肯定不会有丝毫的心疼,但万一是个蓝级的呢?那还是有培养价值的。

    犹豫再三,又拿手掂拎,还是决定打开吧,从魄魂镯里取出一柄刀,心翼翼的沿着竹笋外面的纹路切割着,切掉一层又一层,随着掉落的笋衣越来越多,这颗竹笋的变得也越来越。

    当露出里面的笋肉时,北官未步面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已经发黑的笋肉,这代表着这颗金寒星笋已经完全被污染了。

    “金寒星笋吸地之灵气,享日月之精华,能被污染到这个地步,应该是人为的。”北官未步喃喃道。

    忽然他眼睛一亮,他隐约发现这颗笋上好像还有别的东西,仔细看去,在笋尖的地方有一点红红的东西,这是什么?

    手指微亮,一点光元素朝笋尖缓缓靠过去,温度一点点升高,在精妙的控制之下,那一抹红色被指尖的那一团光元素包裹进去然后慢慢分解。精神力如蛛丝一般向那些红色物质缠绕过去,最后细细感受着。

    过了半晌,北官未步才有些凝重和疑惑的睁开眼:“是血迹?”

    应该是透过笋衣渗透进笋肉,然后把还在生长的竹笋从里至外的完全污染了,能污染如此纯净的植物,想必那个流血的人应该是个至邪之物。

    可惜了,阿愿现在不在身边,身为专精精神力的她可以通过血液里微弱的精神波动来感知这个血迹的大致方向,等处理完这里的事儿就去和他们汇合吧。

    如果这事儿放在以前,北官未步他都不会去在意,但今非昔比,这段时间以来在他身边发生了各种神秘莫测、蕴含危机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对这种事情都会留一个心眼,以防万一。

    将手指上的那一团包裹着血迹的光元素存放在一个玻璃瓶内,北官未步将已经完全废掉的绿级笋处理干净,然后叹了口气,到底,这笔钱还是白花了,起码买竹笋的那一笔是彻底打水漂聊。

    收拾好房间后,刚打开房门,便发现红衣侍从早已等候在门外,心中一动问道:“是有消息了吗?”

    红衣侍从一如往常的躬身回答:“确有消息,在三楼的第三十一号商铺有一根红级的金寒星笋在交易。”

    “红级?!”一听到这里,北官未步眉头一皱,有的时候品质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果然,仿佛是为了印证他心中的想法一般,红衣侍从继续补充:“其中,有着三名神权级贵宾在争夺交易权,我们交易市场的价格调解员已经赶过去了,请问您过去吗?”

    “三名神权级?!”北官未步彻底惊到了,虽然他对这里不熟悉,但一到三层的交易物品按道理来应该入不了那些大人物的法眼吧,这下倒好,一下子出现三个。

    心中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心一横,将兜帽重新戴好道:“带路。”

    当北官未步赶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重新恢复了秩序,但从周边那些莫名看热闹的眼光来看,在几分钟前这里应该是人满为患。

    围在第三十一号商铺的人并不少,但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一共有四个势力,分别是三位气场迥异的交易争夺方以及一位价格调解员,而他们争执的核心,就是桌上摆着的那棵足有臂大的金寒星笋。

    “好家伙,基本上都是九级武圣压阵,这我还抢个屁啊!”北官未步在远处冷眼旁观,每一方的人数都是两个人,也就是所谓的主和仆,这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主人看上去都很年轻,差不多二十刚出头的样子,实力也在七级武帝中期的样子,关键是每个主人后面站着的老人,个个气息如渊如狱,这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武圣以上啊。

    而反观北官未步自己这边,啥人都没有,自己的实力还低的可怜。

    “能够知道他们是哪方势力吗?”北官未步心中略微一思忖,然后偏头问道。

    “可以的。”红衣侍从组织了一下语言,道:“您看到服饰大多偏青绿色的那两位吗?他们是灵武帝国里宗门排行榜排名第十一位的茗叶宗,那位是他们家的二公子卉青;服饰偏灰色的是来自第八位的灰星宗,那位是他们家的大公子,而至于最后一方......”到这里,红衣侍从莫名的顿了顿。

    “怎么了?”北官未步疑惑。

    红衣侍从轻笑一声,声音轻轻的道:“您看到那位公子的服饰了吗?上面的图案贵宾可曾眼熟?”

    “服饰?”北官未步一愣,这他还真没有仔细看,赶忙魂溪运转,定睛望过去。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北官未步惊讶的道:“他是皇室的人!?”

    好家伙!竟然还是皇室的人,而且这个饶衣着虽然低调,但腕处、腰处都有彰显身份的皇家玉佩,更关键的是,在其手腕处的袖口,纹有一条栩栩如生的四爪金蟒!

    “他是当今的太子?”北官未步赶紧收回目光,偏头问道。

    红衣侍从摇了摇头,:“不是,但确实是皇亲国戚。他是当今圣上的三皇子霜千秋,为人儒雅风趣,性格温和阳光,颇得百姓喜爱,而且与人交谈之间没有半分皇子架势,本人也特喜爱微服出访,体察民情。”

    “听你的语气,看来这个人确实了不得。”北官未步啧啧称奇,真的是稀奇啊!活了这么久,竟然能看见当朝的三皇子,而且还如茨英俊儒雅,风度翩翩,难怪这么招人喜欢。

    而且经过北官未步的估算,这位三皇子本身的实力也不俗,大概在六十五级左右的样子,如此年轻就达到这种程度也确实是一代骄了。

    “不过......看这个局面好像这位霜皇子情况不太妙啊。”北官未步喃喃道,然后头也不回的问:“现在的皇子都这么好欺负的么?两个宗门的人都敢虎口夺食了?”

    红衣侍从面无表情的解释:“茗叶宗和灰星宗的宗主以及太上长老都是皇室的重要大臣,茗叶宗的老宗主更是武行大殿的四长老,霜皇子虽然贵为皇子,但本人不喜权斗,所以在朝中的势力也并没有多少,有的人自然就蹬鼻子上脸。”

    “唉,又是权势斗争,真无语。”北官未步一听就头大,他是真的有些反感这些权势斗争,争来争去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把时间花在修炼上。

    “但是这位皇子怎么越看越眼熟呢......”北官未步手摸着下巴,皱着眉头道,他是真的眼熟,因为这几年他虽然见过的人不少,但能够如此英俊和气质不凡的人,还真没有几个,而这位霜皇子更是其中最特别的一个。

    “霜皇子、霜皇子......姓霜,我这几年有认识过姓霜的人嘛......到底是谁呢,是谁呢......”

    忽然北官未步灵光一闪,当初的爵零佣兵团,那个爵零拍卖会......那个询问自己电焱豹的年轻人......

    不会吧!?真的是他啊!?<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