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言情网 > 玄幻魔法 > 魔武灵合 > 第一百七十六章 离去
    <b><\/b>当北官未步苏醒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气血两空如果是放在其他地方或许需要一个多月才能够恢复过来,但是在碧幽皇珀蛟境内,充足的光元素气息和生命力足以加快恢复速度。

    感受到体内比之前更加充盈数倍的武之力和精神力,北官未步心中一喜,赶紧盘膝坐好进入修炼状态。

    抱元归一,心神内敛,北官未步兴奋的看着自己丹田处的武晶塔,此时的武晶塔浑然成,熠熠生辉,周边双色的祥云缭绕,俨然一副仙境般的模样,细细的感受了一下,结果是让人兴奋的。

    四十九级。

    长达一周的高负荷战斗以及屡屡险象环生、突破极限的战斗让北官未步实力高歌猛进,再加上这次大逃杀和帮助白若若,北官未步的实力再一次精进四级,这已经让他十分满意了,再有两级就是一名真正的武王了,到那时,太阿留在自己身体里的那个定时炸弹也随之消散。

    等级的提升随之带来的就是身体各方面的强化,北官未步此时的防御力也初现峥嵘,全身上下每一处经脉和血肉的韧性都有着大幅的提高,真要起来,现在的他足以承受一次武帝巅峰的全力一击而不死了。

    想到这里北官未步不禁苦笑出声来,看来自己这块沙包的觉悟真的是越来越高了。

    武灵巅峰了,希望自己能够赶在前往武行大殿之前突破至武王吧,武灵巅峰这个境界越往后面越不够用,只是个选拔赛就已经出现皇权这种武帝巅峰的存在,那就更不用城市淘汰赛和后面的总决赛了。

    “你醒了,怎么样?恢复的还好吗?”门被打开,白乾笑着走进来。

    北官未步抱拳道:“多谢白老前辈的关心,晚辈已经无碍了。我这次昏迷了几?”

    “三。”白乾坐到床边,手掌搭在后者的肩上微微感受了一下,方才点零头,:“不愧是幽冥冕下的侄子,你的韧性强度在人类里乃老夫平生仅见。”

    “三么......”看来自己耽搁了太久太久了,城市淘汰赛赛程为期一个月,这都已经二十来了,恐怕再有一周的时间就结束了。

    不行,必须得赶紧赶过去。

    “白老前辈,恕晚辈无法久留,大陆组织的城市淘汰赛快结束了,我需要立即赶过去。”北官未步道。

    白乾点点头,:“你放心,老夫亲自送你过去。但是在过去之前,你还有一件事没解决。”

    “还有一件事?”北官未步一愣,然后反应过来:“那两个神秘人?”

    穿好衣服来到庭院中,两块人形琥珀赫然出现在视野里。白乾扬了扬下巴,:“这两个饶身份半个多月前你也知道了,来自通灵山,这两人是通灵山的门卫,实力虽然一般,但用来解决你或者把你带回去是绰绰有余的,估计背后的那人也没想到你会这么难缠,以及老夫的出现。”

    “这两人死了么?”

    白乾点点头,:“死了。琥珀石里从来都只存标本。”

    北官未步有点纳闷了,:“我一个武者,而且还是个学生,等级也只有初级武王,通灵山来找我的麻烦干什么?我和他们无冤无仇的。”

    白乾摇了摇头,:“他们做事不讲缘由,你还是太真了。而且你忘了,他们是要活捉你,不然你早就挂了。”

    到活捉北官未步倒是想起来了,的确,当时在双方刚刚碰面的时候,有个声音就提到了“那个女人”,而北官未步之所以会中计,就是听到了他妈妈的声音。

    “你母亲?”白乾听到后者的讲述,眉毛一挑,看来这个孩子的身份已经确凿无疑了。

    白乾屈指一弹,琥珀石粉碎,里面的两具尸体也同时化为灰烬,手一招,两个形状各异的首饰飘荡过来,将首饰递给北官未步道:“不用想了孩子,老夫不是你姑姑,没什么可以避讳的。你的母亲老夫见过,虽然没有过交流,但是一位很强悍的强者,而且她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

    “什么?”

    “她是通灵山的人。”白乾悠悠的道。

    回想起那一夜,白乾不得不感叹命运弄人,同样是一个夜晚,同样是被追杀,出手的同样是他,没想到几十年前救下了夫妻二人,几十年后又救下了那对夫妻的儿子。

    “你母亲很不一般,那追杀你父母的十来个人,个个都是通灵山的高手,当时你的父亲重伤,是你的母亲背着你父亲误入了老夫的领地,老夫一时心软,再加上你母亲神色恳切,我这才出手相助,帮他们避了这一劫。当时你母亲好像也才三十岁出头吧,如果不是后来你母亲抱着你又来了一趟,我恐怕都认不出来。”白乾缓缓地道。

    “扑通!”

    一声闷响,白乾有些诧异的回过头,看着跪向自己北官未步,后者言辞真切地道:“白老前辈,多谢您的大发慈悲,救了我父母一命,往日上刀山下火海,晚辈义不容辞!”

    白乾没有避开这一礼,他现在是这子的爷爷,于情于理都要受。袖袍带着一股轻柔的能量将北官未步扶起,缓缓的道:“老夫救人,纯粹是举手之劳。我之所以将这些陈年往事告知于你,就是让你明白,你现在背负了很多东西,不能够轻易出事,通灵山为什么要迫害你们一家,这里面的秘辛只有等你以后实力强大了才能够慢慢知道,现在的你,社会经验不足,实力不足,背后又没有一个稳定又强大的依靠,你根本没有资格去向通灵山要法。”

    还是没有将命运同心契的事儿告诉他,这是白乾留了一手,此子心性撩,人品也十分不错,但未来的路太过坎坷,虽然白乾在心里已经认可了他,并且愿意让整个族群成为他的后盾,但至少在目前这个阶段,他还不行,还没有这个能力去承担,他不愿意看到碧幽皇珀蛟变成北官未步的依赖,那样就废了。

    “你也别想着你姑姑了,这次不就是个意外吗?你姑姑恰好不在,而纹兽也不能出手帮助你们人类,老夫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白乾语重心长的着。

    北官未步听罢也是眉头紧锁,他当然知道白乾的言外之意,他不能再依靠外力了,自身实力够本才是硬道理。

    “多谢白老前辈的劝诫,晚辈铭记于心。”北官未步抱拳。

    白乾叹了口气,似是有些于心不忍,屈指一弹,一枚硬币射向后者,道:“这是老夫的答谢,也算是这次你救了女的回报吧。它叫碧幽琥珀币,用你的光元素去淬炼它三百六十五,然后将其融进你的装备里就可以了。”

    将硬币拿在手中,北官未步明白,接下来的路必定会不好走,通灵山那里藏着关于自己母亲的秘辛,自己母亲的失踪很可能就和前者有关,而自己父亲以及家族又需要前往武行大殿才能够得知背后的秘密,而不论是哪一边都需要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平时和绝力他们这些出身于宗门的人也聊过,深知宗族纠葛是一件多么复杂的事情,而自己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和足够硬实的靠山,根本没办法在这些危机中存活下来。

    而且毕业之后也不是他一个人,他还要带着阿愿,他当初亲口承诺过,要一辈子守护她,而如果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何谈保护阿愿?就更不用提寻找双亲的秘辛了。

    “白老前辈,我去收拾一下,然后即刻出发。”完便赶紧向屋内走去。

    看着北官未步离开,白乾身边灿金色光芒一闪,白若若出现。

    “唉,这子啊,这么的年纪就要背负这么多东西,希望他未来能够平平安安吧。”白乾叹了口气,他今是有史以来叹气次数最多的一。

    白若若有些于心不忍,问道:“爷爷,我们真的不能出手帮他吗?”

    白乾摇了摇头,:“不校你别忘了,这座圣暝不止我们一个大族,还有其他纹兽大族盯着在,如果让他们发现我们和人类走那么近会是什么后果?幽冥冕下无所谓,他们这一族本来就她一个人,而且又是个帮亲不帮理的,我们不校”

    “我没有将命运同心契的事儿出来,其实是在为你们两个考虑,这子以后必定会龙游于九之上,但前提是要吃够足够多的苦头才行,你看看哪个强者不是苦尽甘来的?而问题就在于他能不能在一次又一次的困境中挺过来,别到时候自己没挺过来,反而把你害了。”

    “这次帮你恢复到了圣级血脉,老夫也送了他三样回礼,至少能够帮他安然度过到成年,至于之后的事情,便全看他的造化了。你也别看了他,虽然以你目前的实力战胜他是没问题的,但我恐怕你要吃不少苦头,如果是以命相搏,我只怕你和他会是同归于尽。”白乾咂了咂嘴,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北官未步的称赞。

    “啊?”白若若有些不信:“我再怎么也是七纹巅峰吧,又是碧幽皇珀蛟,即便是人类的八级武皇都拿我没办法,他一个的武王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白乾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家孙儿实力是不错,但是那个眼界以及城府,和那个子相比就是巫见大巫了。

    没用多久北官未步便收拾好行李和衣装从房间内出来,看到白乾身边多了一位靓丽的身影,回想起三前的那一幕脸上不禁微微一烫,赶紧调整好心态,笑道:“若若姐,恢复的如何?”

    白若若回以一个甜美的微笑:“多谢你的帮忙,我已经彻底恢复好啦。”

    “那就好。白老前辈,我们动身吧?”北官未步欣慰的点点头,他的任务总算圆满结束了。

    白乾点头,一道光柱从而降,将后者笼罩在内,然后对白若若传音道:“你也要抓紧时间,族内的大比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若是真的想帮助他并且让他没有后顾之忧,你的实力也得赶紧提升上来。”完,手一挥,又一道光柱落下将其笼罩在内,随后光柱冲而起消失不见。

    看着北官未步消失的方向,白若若心中也是有些落寞,这一别又不知何时再见了。<b><\/b>